爱尚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天录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第七百二十七章 城头变幻大王旗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巫铁在想方设法拖延雪原部族的进攻步伐。

    令狐氏祖地,一座祭坛高高矗立,无数令狐氏族人全副武装,拖老携幼的围在祭坛旁。

    涂山堂主令狐九一脸惨淡的跪在祭坛上,他身后还跪着数百名出身涂山堂,身怀传说中最纯正十尾天狐血脉的涂山堂嫡系子弟。

    令狐青青身穿青sè长袍,上面用银sè丝线绣了一条极其神骏、邪异的十尾天狐,手中把玩着一柄黑曜石的短刀,静静的站在令狐九面前。

    之前,令狐九和涂山堂一脉被送去大魏,成为大魏进攻青丘神国的最佳借口。

    之后一番战乱,令狐九和涂山堂一部分族人落入大武神国之手。

    可是令狐青青一统三国,令狐九等人又被送回青丘。

    令狐青青一直将他们关押在天牢中,一直没有对他们做什么,也一直对他们不理不睬。

    直到今日,和幽若一番长谈之后,令狐青青突然下令,将令狐九等涂山堂的嫡系从天牢带了出来,秘密带回了令狐氏祖地,送到了这临时建起的祭坛上。

    “令狐青青……你安敢如此?我,是,涂,山,堂,之,主!”令狐九一个字一个字的朝着令狐青青怒叱:“你,安敢如此?”

    “涂山堂之主,是啊,你是涂山堂之主,血脉尊贵,地位尊崇。”令狐青青缓步走到了令狐九面前,用短刀挑起了他的下巴。

    “可是你没弄明白一件事情,而我,早在很多年前就深深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拳头大的,是爷。”

    “政令,自刀剑出。”

    “自从你涂山堂荣养在祖地,高高在上的从所有族人身上汲取养分,受所有分支供奉的那一日起,你不觉得,涂山堂其实已经变成了养猪场么?”

    “养猪场里的猪,迟早要被杀的。”令狐青青很残酷,同时也很明白的笑着:“此次,我们要祭祀神灵,缺少几颗白白胖胖、鲜活可爱的大猪头,你们,当然要做贡献喽。”

    令狐九和一众涂山堂的嫡系子弟疯狂的挣扎起来,歇斯底的吼叫着。

    可是令狐青青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他一挥手,大群令狐氏精锐一拥而上,将他们牢牢的按在了祭坛上,将他们的脖颈杵在了一个又一个祭坛的阵法节点上。

    “幽若大人,接受我令狐氏的祭品罢。”令狐青青看着站在祭坛边的幽若,沉声道:“令狐氏,是真正的太古十尾天狐血脉……十尾天狐,代表了智慧,代表了变化,代表了世间最灵动的力量。”

    “相信,他们的神魂,他们的力量,对您有大用。”

    令狐青青很残酷的笑着。

    幽若同样极残酷的笑着。

    “陛下,我感受到了你的虔诚,你的恭敬……所以,你放心,祭品到手的那一刻,我会给你们我说承诺的东西。你们,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得到安全。”

    微微顿了顿,幽若咧嘴一笑:“我很好奇,本来我以为,你们令狐氏作为将门出身……你们会选择死战到底?”

    令狐青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令狐氏从来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将门。真正纯粹的将门,是不可能篡夺主君江山社稷的……您不觉得,其实令狐氏,和公羊氏很像么?勾心斗角,争权夺利。”

    叹了一口气,令狐青青的目光落在了祭坛边站着的银鱼儿身上。

    “尤其是,放在以前,我可能会选择带着一小部分族人死战到底,算是为这一片江山,这一方江山上的子民流光最后一滴血。”

    “可是现在不行,我这辈子唯一真正爱过的女人,她的肚皮里有了我的骨肉。我要照护她,我要保护他……我现在,确确实实的明白了,这个世道,豺狼当道,绵羊苟存……作为一头稍微有点反抗之力的老羊,我必须保护自己的爱人。”

    “温柔乡,消磨了壮士情,冷却了英雄血……”令狐青青由衷的感慨着:“今年,今月,今日,今时,我只想带着家人,带着族人,安安稳稳的、太太平平的活下去。”

    幽若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这说法,很无耻,但是我喜欢……人类,卑贱成性,卑劣成性,无论做多么无耻的事情,总会给自己找一个过得去的借口。”

    “为了爱情……抛弃江山子民……为了亲情……牺牲亿万众生。”

    “看似伟大,实则道德卑劣的借口……真是让人欢愉的事情啊。”

    幽若大声的笑着,笑声中尽显狂狷:“那么,这么短的时间,你做好准备了?要带走的东西,都带走了?”

    令狐青青用力的点了点头,沉声道:“青丘神国的国库,上千个州治的州库,还有数十万豪门贵族的私库,已经搜刮一空,所得积累,足够我令狐氏阖族安度数万年。”

    冷冽一笑,令狐青青幽幽道:“那数十万豪门贵族门下,所有血脉尊贵、资质上家的女孩儿,也已经掳掠一空。哪怕幽若大人将我们送去贫瘠荒芜之地,这些女孩儿,也足够为我令狐氏繁衍血脉,保我令狐氏子孙昌盛数万年。”

    幽若不由得感慨了起来:“好罢,你们人类……除了卑劣,你们的心狠手辣,也实在是让我又惊又怕。”

    摇摇头,幽若喃喃道:“难怪,老祖们在我们进驻观察前哨时,曾经说过……你们是世间最可怕的敌人,永远不能让你们恢复你们先祖曾有的荣耀。”

    令狐青青眉头一挑,愕然看着幽若:“您说什么?”

    含含糊糊嘟囔着的幽若笑了起来,口齿清晰、极其流利的笑道:“我夸奖陛下您,是一个非常决断的人呢。”

    令狐青青看了幽若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决断?呵呵,‘陛下’这尊称,我是不敢用啦,也没脸用啦……啧,希望……以后一切顺利吧。”

    祭坛下,一众令狐氏的神明境高手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

    他们都知道了令狐青青和幽若的谈话结果,对于青丘神国的未来,他们毫无半点信心。雪原部族看似野蛮落后,但是他们身后有诸神的支持……

    几个曾经参加三国决斗最后幸存的令狐氏老祖,更是对此战感到了绝望。

    被诸神全力加持的武霸等人,那是何等可怕的战力?

    而如今,十八尊玄冥老祖,没有经过诸神加持的时候,他们的本身战力,都和当日的武霸差不多了。

    这一战,没希望。

    除了逃,还能怎样?

    所以,逃跑吧……丢下这些荣华富贵,这些过眼烟云,逃跑吧。

    只是,逃跑也需要本钱。

    令狐氏已经一统三国,北面有雪原部族来袭,东面、西面都是无边大洋,南方是蛮荒之地,能逃去哪里?

    当然只能依靠幽若指路。

    而幽若指路,是需要代价的。

    令狐青青一手按在了令狐九的脑袋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我和你父亲……罢了……”

    摇摇头,令狐青青手中黑曜石短刀轻轻一刺,令狐九就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其他令狐氏精英纷纷下手,数百涂山堂嫡系纷纷被斩杀在祭坛上,热血注入祭坛的阵法枢纽,一道道血光在祭坛上急速闪烁着,一枚代表了幽若的冰晶神符在祭坛上骤然亮起。

    向诸神献祭,当祭坛上浮现某位神灵的私人神符,就代表了这是一次私人献祭,祭品将完全由这位神明个人收纳,其他诸神甚至感受不到这股献祭产生的任何波动。

    “那么,来吧。用你们的祭品,取悦我,然后……你们可以去往安全的地方。”幽若笑得异常灿烂:“我为你们挑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藏匿之地,物产丰富,四下环境安全,且……绝对不在未来巨变的战线上。”

    “我的为人,你们可以放心,我说了保你们令狐氏的安全,你们的安全就是有保障的。”

    令狐青青咬了咬牙,然后重重的一点头。

    一条条战舰上,大群大群昏厥不醒的人被丢了下来,令狐氏的高手们yīn沉着脸,拎着各sè兵器向着这些人走了过去。

    这些人,一部分是令狐氏私家领地上的普通子民,更多的是那些在短短一天之间,被令狐氏抄家的数十万豪门贵族的直系族人。

    和普通百姓相比,这些豪门贵族都有一定的修为,他们修炼各种功法,他们的神魂和血脉力量,都比普通百姓强出了许多。作为祭品,他们更加高等一些。

    令狐氏几乎所有族人都忙碌了起来。

    包括那些刚刚能提得动刀枪的少年,他们都杀得浑身是血。

    浓郁的血腥味在虚空中扩散开,令狐氏的祖地逐渐被一层粘稠的血浆覆盖。然后血浆中喷出一缕缕亮晶晶的血线,不断的被吸入祭坛。

    幽若沉醉的闭上了眼睛。

    他低沉的感慨道:“本尊感受到了你们的虔诚,你们的恭敬……加紧速度,本尊会为你们开启一扇直达安全之地的空间之门,你们令狐氏族人,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逃走。”

    “毕竟,如今做主的人是幽夻……我能看在我们过往的交情份上,让你们逃走……可是幽夻,他实实在在是想要你们死的。”幽若目光扫过令狐氏的众多神明境高手,轻叹了一口气:“你们,在他眼里,都是一块块的大肥肉啊……他怎可能让你们轻松逃脱?”

    “所以,一个时辰,我只能确保你们一个时辰的安全……如今本尊手中的权力,也只有这一点了。”

    幽若感慨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摆了摆手。

    杀戮的效率越来越高,血腥味越来越浓,无数无辜者的神魂和精血被吸入祭坛,直接传送到了幽若本体的面前。

    幽若的笑容越来越盛,他突然轻喝道:“好了,祭品的数量够了,我……很满意。”

    他厉声喝道:“做好准备,带上你们所有要带走的财物和人,用最快的速度逃离……”

    令狐青青大声嘶吼着,令狐氏的族人们纷纷登上了一条条改造过的快速战舰,所有战舰在空中迅速排成了一条极长的长队。

    一扇早已准备好的巨型空间门在虚空中冉冉张开,幽若眉心一道幽蓝sè神光喷出,迅速将一个空间坐标打入了空间门中,同时虚空中一道寒光落下,一件冰灵神族的天神器降下了神力,为空间门提供了足够的破开虚空、锁定坐标所需的能量。

    令狐青青和一众令狐氏神明境高手,以及他们最嫡亲的亲眷子女乘坐的一条巨型旗舰,一马当先冲进了空间门。

    随后一条条战舰犹如炸窝的沙丁鱼,蜂拥而来,迅速通过空间门逃去了不知名的安全之地。

    从高空俯瞰下来,以令狐氏的祖地为中心,方圆数千里内,地面上横七竖八不知道倒下了多少尸骸。这,全都是令狐氏为了保全自家性命,向幽若献上的祭品。

    第二日,一大早。

    公羊三虑一边咳嗽着,一边打着摆子,手里紧握着巫铁连夜派人送来的紧急军情,带着文武大臣走进了青丘宫。

    青丘宫内,空荡荡的。

    宫女,宦官,乃至天狐卫,全都不知去向。

    至高无上的神皇宝座前,巨大的龙案上,一枚玉玺悬浮在那里,旁边还静静的飘着一封诏令。

    公羊三虑呆了呆,大踏步走向了龙案。

    诏令突然炸成了一团青光,令狐青青带着几分戏谑之意的声音从青光中传来:“公羊爱卿,朕深感才学浅薄、德不配位,实非天下良主……值此国难之际,当有英雄豪杰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拯救亿万苍生。”

    “朕……不行!”

    “爱卿,可以!”

    “朕,看好你!”

    “所以,按照太古之规,朕将青丘神国神皇之位禅让于爱卿,还请爱卿看在江山社稷、亿万子民的情分上,禅精竭虑、呕心沥血,为天下苍生谋一条生路。”

    “朕无脸见天下人,羞愧,羞愧,只能避世隐居,再不现人前。”

    “望爱卿……哦,望陛下能力挽狂澜……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sè……朕……哦,不,老夫,期待陛下的好消息。”

    ‘啪’的一声,诏令炸碎成漫天青光飘散。

    一缕缕青光落在满大殿文武大臣的手中,化为一卷卷精美的文书,轻飘飘的,没有丝毫分量。

    公羊三虑一脸凌乱的站在大殿中,下意识的咆哮了一声:“令狐青青,我入-你-娘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