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口拙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毕竟以往安儿一直只与家里人亲近,对外界基本上不闻不问,只有林钰来了之后,两人竟莫名地投缘,林钰又有耐心,陪他说话玩耍不说,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也都惦记着他,甚至还给他找来了这么好的一个玩伴。

    安儿从小就很喜欢小动物,所以以往家里也不是没有尝试过给他养个小猫小狗甚至是小马驹什么的,可没有哪一个能这样令他开心,令他玩得开,甚至能让他的性子都有所改善。

    所以,这定然都是林钰的功劳,是她给安儿带来了好运气。

    林钰自然不会认为这都是自己的功劳,忙摆手道:“姨母言重了!这哪里是多亏了我啊。都是您这么多年教导得好。况且,安儿本身就是个非常聪明懂事的好孩子,只是话比旁人少了些罢了。”

    “其实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就见过庄子上有孩子从小就不说话,也不爱跟人玩耍,直到有一天,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就能说会道的了,性子也活泼了起来。后来听庄子上的老人说,就是这孩子开窍了的缘故。所以安儿定然也是这样的,不鸣则已,一鸣定会惊人。”

    肃王妃知道这丫头不是个喜欢居功的人,也向来会宽慰自己,便把她的好都记在了心里,也不再说其他的了,只是道:“但愿借你吉言了。”

    林钰则笑着回应道:“定然就是如此。”

    两人相视而笑,之后肃王妃便问起了儿子和林钰此趟各自的行程来,傅玄毅的回答自然简洁明了,“师父对寿礼很满意,让我代为与您道谢,还让您保重身体。”

    肃王妃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你师父的身体也还康泰吧?他老人家可帮你把脉看过内伤了?如何?”

    “师父身康体健,帮我把过脉了,还帮我疗了伤,没什么大问题,只再将养段时日就好了。”

    林钰听到这里,心里不禁就是咯噔一下,抬眼就朝着坐在对面的那人望了过去。

    也不晓得她师父把他伤的怎么样了?虽说当时她央求师父给他喂了伤药,可仅仅只是这样,不太靠谱吧?

    还有那个毒,也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她该提醒下他,最好再让方神医来给他看看才是!别到时候旧伤未愈,新伤却跟着来了……

    不过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到底怎么样了?

    “阿钰……阿钰?”

    耳边传来了肃王妃的轻唤声,林钰这才跟着回过神来。

    肃王妃看了看林钰的脸色,再去看了看对面的儿子,这才笑道:“阿钰你方才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林钰这才忙笑着答了一声,意识到自己方才居然看着傅玄毅就出了神,此时他也正注视着自己,目光里有些探究。林钰赶紧收回了视线,跟着又道:“我就是在想,表哥这伤还是得好好养着才是。”

    肃王妃哦了一声,深表赞同,转过头去又叮嘱了儿子几句,这才回来问林钰道:“那你这边呢?一切都还顺利吗?”

    林钰笑着点头,“嗯,都挺顺利的,接下来只要派些人手去盯着开矿、出矿就可以了。我还打算多派些人手去,最好能在那片山脉里发现更多的矿来,这样才不枉我走了这么一遭。”

    肃王妃听了便道:“如果能发现更多的自然最好。只是这片群山里以往听说有不少世家大族都派人进去淘过金,如今还能剩下多少还真是不好说了。”

    林钰知道这是肃王妃怕她到时候失望,不过她对此另有考量,也不多说,只笑着回应道:“嗯,先找找再说吧。”

    而后,她犹豫了一会儿,才在心里想好了话语,这才与肃王妃说起了拜师的一事来。

    “……我师父姓白名槿,是个不世出的高人……当时恰好是在我去矿场的途中,她老人家也不知是看我哪里顺眼了,就问我要不要拜她做师父,我见她气质高华,容貌出尘,且武艺更是出神入化,当时就动了心,顺势就把这个师父给拜了。”

    “没有提前跟您说一声,实是我的不是,还望姨母见谅。”

    林钰刻意略去了那其中许多惊险曲折的过程,自然是怕肃王妃知道了会担忧多想,好在傅玄毅也与她说过了,这次带去的所有人,包括李星野,都已经被他下了禁口令,决计不会把她此行遇险的事情往外透露半分。

    可饶是她说得这样简明扼要,顺理成章,肃王妃也是听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不禁道:“你这孩子,拜师可是件大事,得有礼有节才行,怎可如此仓促草率?这也就罢了,那既然拜了师父,怎也不请她老人家来家里坐坐?也好让我表示一下歉意,不然不是太不尊师重教了吗?”

    林钰知道这些话肃王妃都是出于真心关爱她才说的,一则怕她还小,识人不清,在外面被不好的人给糊弄了,更甚者此后就被彻底带歪了,二则是,就像王妃说的,拜师是个大事,确实该有个章程礼节才是。

    于是她便赶忙出言解释道:“姨母,我师父她老人家曾经立过誓的,轻易不会出虎耳山。而且她老人家已经远离人间多年,对世俗礼仪看的不重,是以这才让我轻易就拜了师。”

    肃王妃听了这话,唔了一声,可还是沉吟了片刻,这才道:“那就让我准备好礼品过去拜访一番吧?不然哪有家里的孩子拜了师,大人就装作不知道,连个谢字都不去说一声的呢?”

    这……

    肃王妃若是真去见了师父,两边一对话,露馅了该怎么办?

    如此,总不能让她再去找白槿也封个口吧?

    想想她也不可能有这个本事啊,否则也不可能被对方种上那劳什子玉蛊了。

    再说了,以白槿那个古怪脾气,王妃若真的车马劳顿地赶过去了,没准儿就被她一句不见就给打发了呢!

    总不能再说她师父不但不出山,连徒弟的长辈都不愿见吧?

    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虽然这很可能是个事实,但如此左推右挡的,非但显得见不得人,也定然会让肃王妃心里起疑,以她对自己的关爱程度,到时候一定会一直在心里担忧着放不下,这可不是林钰想看见的。

    但林钰左思右想,最终还是觉得不让肃王妃去为好,可这话到底该怎么说呢?饶是她一向能说会道,此时也不禁口拙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