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风水小相士 >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霍家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霍家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江城这边,从洛凡回来后,着实热闹了一阵子,外面对于那场挑战闹剧津津乐道了好久。

    而远离晋省两千多公里外的徽省一座小城里,一户考究的建筑宅院里,从晋省灰溜溜跑回来的霍先生和老酒,正站在堂屋里,规规矩矩的低着头,听一个老者训话。

    老者看年纪怎么也有七八十岁了,满头银丝向后梳得一丝不乱,满面红光却一点不显老。

    只是一脸的阴鸷,凶狠的目光,让本来应该慈祥的年纪却让人感到脊背发凉。

    感觉他下一秒就会怒而杀人一般。

    霍先生低垂着眼眸,老酒抬眼偷偷看了一眼老头,又瞥了一眼旁边的霍先生,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严琦,你真的看清楚是那人拿的是打魂鞭?”过了好半天,老头终于开口了。

    原来这个霍先生叫霍严琦,老者是他的爷爷霍坤廷。

    霍家,在华国也算是大家族,只不过行事低调,外人并不是很了解,实际上他们也是华国有名的风水世家。

    只不过,他们从事的和洛凡他们完全是背道而驰。

    洛凡他们以无事阁为首,行正义解难之事,而霍家则是利字当头,无所不用其极,盗墓就是他们主要的营生。

    上推百年,也是江湖难容之辈。

    “虽然当时光线昏暗,但是那个年轻人手里拿着的鞭子,和您告诉我的特征一模一样。”霍严琦缓缓说道,“甩动之时发出的声音,就像老僧诵经一般刺人耳膜,就像灵魂都跟着颤抖一般,我想,应该错不了!”

    霍坤廷把桌上的茶碗端起来,盖子将茶拨了拨,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之后又盖上放在了桌子上。

    “洛千已经被我引到西边去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在晋省,那个人应该是他晚年收的那个徒弟。”他说道,站起身走到大门处看着外面天井,“据说他那个徒弟天赋异禀,算算时间二十多年了,当年冯天举和冯升的徒弟也有五六十岁了,要不是你父亲替我挡了洛千打魂鞭那一下,我也不会活到今天。”

    霍坤廷的话不长,但是里面的信息量却特别大。

    洛千匆匆离开江城竟然是被他引走的,又说到了冯不归的师傅和师祖,足以说明这个人不是简单的老者。

    “爷爷!”霍严琦说道,“这么多年了,您就不要再提这些了,身体要紧!”

    霍坤廷微微叹息,回头笑了一下,“算了,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们,晋省和江城两地合作风声太紧,你去北边呆些日子去吧!正好北边他们发现了一个古墓,你们跟着过去看看。”

    霍先生依旧低垂着眼眸,情绪不显,“那晋省那个古墓呢?”

    霍坤廷沉默了一下,“我会让人接手的,鬼影四现在失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落在了警方手里,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动静,就算是被抓了,也应该是没有把我们供出来。”

    霍严琦抬起眼看向霍坤廷的背影,答了一句:“孙儿知道了!”

    “那就下去休息去吧,收拾好后趁他们还没有发觉早点动身!”老头挥挥手。

    霍严琦和老酒行了个礼走出了堂屋,霍坤廷依旧站在门口看着外面,脸色阴沉似水,眼神更加狠厉。

    “多少年了,也该有个了断了,你去江城一趟,查查洛千那个徒弟和那个女警察到底是什么关系!”霍坤廷像是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留下一道阴影渐渐消失在了堂屋门口。

    而堂屋一角则露出一个人的身形来,低低的答了一声:“是!”就迈出了堂屋的大门,露出一张三四十岁平平无奇的脸来。

    ……

    江城。

    洛凡将一众力挺无事阁的人一一送走后,才从广隆寺离开。

    但是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跟着江未辰和袁朗去了博物馆。

    那天他给袁朗发了信息后,没多久袁朗就来了,见到他们又是好一通热闹,顺便也认识了白落尘。

    四个人就像四个好兄弟似的,整天黏在一起。

    现在,白落尘不得不离开江城继续办事,他们三个则是一辆车开到了博物馆。

    他们到的时候,文物局考古队的马教授正在和提前回来的江子午说话。

    “回来了!”一看到洛凡三人一起进来,江子午和马教授立刻停止了谈话。

    “马教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江子午站起来,指着洛凡说道:“这个就是洛凡了,别看他年纪小,对你们准确找到墓穴位置那可是非他不可了。”

    马教授眼睛一亮,立刻伸出手,“小伙子不错,很精神!那这次考古工作就要你多辛苦辛苦了。”

    洛凡赶紧伸手握住马教授的手,“马教授客气,到时候洛凡绝不藏私!”

    “好好!”马教授颇为欣赏洛凡,年纪轻轻,不骄不躁。

    “他是袁朗,江城大学袁教授的儿子!”江子午又给他介绍袁朗。

    马教授也和袁朗握了下手,“虎父无犬子啊,有点你父亲当年的风采!”

    “马教授过奖了!”袁朗赶紧说道。

    “哦?你认识我?”马教授奇道。

    “是,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特意去听过您的讲座,受益匪浅!”袁朗赶紧说道。

    马教授笑着点头,回头跟江子午说道:“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可比我们当年强太多了,有了他们的加入,这次考古工作肯定会非常顺利的。”

    “那也要你这位考古专家多多提携才行,走吧,先去我家吃饭去,边吃边聊。”江子午也高兴,自己看中的晚辈能得到华国首屈一指的考古专家的认可,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几个人又说笑了几句后,江未辰去办公室那边打了声招呼,就往江子午家去了。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就说到了这次的任务。

    “虽然晋省那边会出一个人协助,但我们也都了解实际情况,他们是真的缺人,所以,虽然是合作,主要还要靠我们这一边。”马教授说道,“那边最先发现的那处古墓,已经有两个人过去考察过了,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所以上面才会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

    洛凡几人静静的听着。

    江子午问道:“不寻常?难道被盗空了?”

    “那倒不是,还有很多没有来得及盗出去,只是晋省那边的同行说,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诸侯墓,规格什么的也符合,只是陪葬品的格式除了之前缴获的那批是从主墓室里盗出来的外,其他的都和墓主人身份不太相符。”

    袁朗和江未辰都点点头,这一点他们已经知道了,只有洛凡还在听着。

    “因此,我们这边让他们协助先派过去了两位研究员,据他们传回来的消息说,那出墓葬里面还有机关,而且还是比较完好的,另外,也发现了另一条盗洞,上次警方说主犯就是从那里逃走的。”

    洛凡垂着眼睛听着,脑海里回想了一下墓里的情形,按照八卦方位来说,老酒和那个霍先生离开的方向正是艮位生门所在,盗洞如果是从那里进来的,没有懂行的风水师是找不准生门位置的。

    会是那个霍先生吗?

    “洛凡!”马教授说完后,叫了一声,将洛凡的思绪拉了回来,“你进去过,你能说说你的看法吗?”

    江未辰和袁朗一起看向洛凡,他回来这么多天,在广隆寺也聚了一阵子,都没来得及问他当时在晋省的时候具体情况。

    洛凡理了理思路,开口道:“他们的盗洞非常专业,我觉得和那个老酒关系很大。”

    “老酒?”马教授皱起了眉头,“这个人我听说过,以前接手过几次大墓考古,都有他的手笔,但是当时湘省那边说,在一次围剿盗墓的行动中,那个人死在了墓穴机关中了,怎么?他居然没死?”

    洛凡没想到马教授居然会知道老酒这个人。

    “您也知道这个人?”洛凡问道。

    “老对手了!这个回头有空我们再说,”马教授道,“你继续说。”

    “当时发现他们的时候,是在山里的一个猎户住的小屋子里,那里有两个口子,一个通往山前的农家小院,隐蔽性非常强!还有一个从那里通往一座墓葬。当时救人心切并没有看的很仔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按照墓葬修建的规格来看,他们逃走的方向正是八卦里面的生门。老酒和一个人称霍先生的人在一起,那个人应该是个风水师!”

    “风水师?”江子午皱起了眉头,“姓霍……”

    “江老头,你知道?”洛凡赶紧问道,“当时他还在墓道里贴了一张引雷符暗算我,被我破了。”

    江子午深深的吸了口气,“如果是我想的那个霍家,就错不了了。”

    “爷爷,您别说话留半句啊,到底是哪个霍家,您倒是快说啊!”江未辰催道。

    江子午想了想,换了壶新茶,等大家都耐着性子喝过一杯后,他才慢慢的说了起来。

    “霍家,当年在江湖上也是个不能让人忽视的存在!他们也是风水世家,但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们把自己的本事都用在了盗墓上,不仅如此,还制作邪门法器谋财害命,在江湖上可谓是臭名昭著!当时和洛老爷子斗了很多年,对了,老冯的师傅和师祖,也是围剿他们的领头人。”

    “老冯的……”洛凡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可以前他怎么从来没有听洛千说过呢?

    “没错,老冯是怎么跟着洛老爷子的你应该知道,只是当年他还小,他师傅和师祖就是在一次与霍家交手的时候丢了性命。你师父为了保住他们师门的唯一传人,不得不忍下这口气回了江城。再后来在广隆寺外面捡到你,就关了无事阁。后来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江子午说的有些沉重,洛凡心里也有些不得劲儿,忽然就想起一件事情来,“江老头,你说我师父这次出去会不会也和霍家有关系?”

    “嗯?你怎么会这么问?”江子午愣了一下,“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该放下的早该放下了!”

    洛凡摇摇头,“我就是直觉,老头走的突然,现在又联系不上,就连上次吴痕说鬼影四知道我师父的下落,但是鬼影四自杀了,什么消息都得不到了。”

    江子午点点头,“我想,既然吴痕已经注意到你师父失踪的蹊跷就不会袖手旁观的,你现在该做什么做什么,你师父不告诉你任何事情,就说明他不想让你参与,你应该按照他说的去做。”

    马教授在旁边听得一知半解,等江子午停下了话头,他才问出一句:“你说的洛老爷子,是不是十六年前在滇省古墓里救我的那个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