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个小生命的奇遇 > 第十四章 压力山大

第十四章 压力山大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江河水腋夹人参,袖手走在雪地上……不知是忘了乘车还是没打算乘车,反正心绪有点儿紊乱。毕竟是将近二十年的夫妻,苏春艳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于情于理都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国外的儿子该咋整?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儿该如何想、有多难过?与儿子失联已久,他想去找苏春艳。苏春艳这时一定在她的办公室,公安局的人还没有行动。可他立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她又要结婚了,很可能她现在……?江河水想到这里不禁一阵颤栗,那顶刚甩掉不不久的绿帽子同样令人想来即悚。

    一进家门,离老远他就将人参盒子向写字台扔去,盒子没站住掉在了地上。他懒得捡,一屁股坐在了藤椅里。

    老太太看着他那副德行没出声,两眼瞪了他许久才把盒子捡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又放回了原处。人参许书记没收下,兴许这小子正和自己闹别扭呐?老太太心里想。老爷子不在屋,白天一般都去“老头乐”打发日子。

    小随缘正是睡觉的时候。江河水突然起身走过来,轻轻地坐到床沿上、愣愣地看着她。他看着、看着就闷哧一声笑了起来。

    “瞧你那德行—一会儿阴一会儿阳的,整个就是个神经病。”老太太不是恼、早已见惯不怪了。

    “妈,你说赶巧不?”江河水告诉老太太:“今天我在许书记那儿又见着了一位老战友,是从省城调来的,以前是我们团的二营长。他说他有个闺女也叫随缘。你说这事儿巧不巧?”

    “那有啥巧不巧的,重名重姓的多去了,咱院里就有好些个。”老太太不以为然。

    江河水讨了个没趣儿,觉得有些乏、想睡觉。于是起身在小随缘的小脸上亲了亲就回自己屋去了。

    这些日子接踵而来的烦心事儿,的确把他折腾的疲惫不堪。当下让他最上火的无疑就是苏春艳—这个娘们儿咋就成了贪官了呢?现在大概已经被铐上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天黑了,晚饭已经做好了老半天。小林子见江河水还没起来,就去掀了他的被窝。

    一家人围上了饭桌。江河水看见一只被撕开了的熏鸡,就知道是小林子带回来的。

    “咋地,有啥磨不开的事儿啊?”小林子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问了句。

    江河水“唉”了声,就抓起连着脖梗的鸡脑袋嚼巴开来。

    “是因为人参的事?许书记熊你啦?”老太太小心地问道。

    “这算啥事儿。”江河水觉得好些事儿可以公开了,于是又说:“是春艳—她今天下午被逮起来了,还有那个杨卫中。”

    整个屋里的气氛凝固了好半晌。事情让小林子猜着了:“指定是腐败呗?”他又想了想,“哎,那你愁啥嘛,这不是好事吗?”

    “好个屁!”江河水十分懊恼,“因为这事儿,让我差点儿占上包。要不是许书记格外信任,按照纪检的正常程序,我非得接受审查不可。真没想到,干了半辈子的纪检工作,末了自己的老婆就是个贪污犯。真不明白,这腐败分子咋就无处不在呢?”

    他的一番话把小林子给激活了,“按你们专业的话说,那就是犯罪成本太低,贪多少都不犯死罪。等民怨四起了,就杀只鸡给猴儿们看看,没个标准不好使。妈的,我要是大权在握,哼!指定给当官的们定个”双开一判“的有效准绳。谁要摊上了死码杀无赦,看谁还敢!”

    江河水微笑着看着小林子,让人读不懂是敬佩还是戏虐:“说得好,点的都是死穴。中纪委书记让你干都不亏。”他这话把老两口都给说笑了。

    “快拉倒吧,你就别埋汰我啦。你以为中纪委就是净土一块啊?指不定更他妈的邪乎!要不咋恁么不给力呢?中纪委不就是国外的反贪局嘛?你看人家哎,能把一个总统一夜之间就弄成个阶下囚。”

    “小林子兴许说得对。如今的贪官忒多了,那还不都是上行下效嘛。”老爷子兴头上也弄了句。

    不管咋说,都是当下老百姓的街头巷议,一点都不新鲜。小林子鬼道,他知道江河水心里最堵的事儿是啥,别的都是扯淡。“那?他俩贪了多少?够判啥罪?”他问道。

    当江河水把两人贪敛的金额一出口,让小林惊悚得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儿没蹦起来。“哎呀,妈拉个B地!够花就得了呗。姓杨的、狗日的死定啦!”他忿然陈词,转瞬就觉得有点儿冲动了。见江河水没作声,“二哥?说真的,这嫂子我也叫了快二十年啦。一百来万兴许够不上死罪,你去跟许书记说说,兴许能少判几年。”

    老两口历来心地向善,听小林子这么一说,都把目光投向了江河水,不无期待。

    江河水何尝不这么做?可他十分为难,只是咂吧一下嘴,又深深叹口气。“她早已错失了立功表现的机会,现在可能影响法院量刑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她是否完全交代了犯罪事实,二是把脏款的漏洞全部堵上。

    “能差多少?十万八万的咱有。”老太太连忙说。

    “这得看怀军出国花了多少,我估摸至少也得二十万。这些年我俩的所有积蓄最多七八万,都刨去喽没有个十万、八万的下不来。”江河水算了笔账后,又似乎很有把握地说:“杨卫中也指定死不了,他的后台硬着呢。只要他不死,按小学一年级的加减法,春艳也能借上不少光。”他说的后台便是那个李副省长。

    “那还不是两说的事儿嘛?你去打听打听,咱先给她堵上,兴许又能少判几年。”小林子说的摯诚了然。

    江河水又担心起了国外的儿子来,“怀军往后可咋整?这小子一直都不搭理我,真愁得慌。”

    几经周折,江河水总算把苏春艳亏空的十五万赃款堵上了。其中十二万是老两口的一生积蓄,小林子帮着垫了三万元。父母的仁爱,小林子的义举,无不令江河水自愧不如,感激万分。

    法院终于要开庭了。

    这天,当江河水走进法院的候审厅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他的身上。都是熟人—除了以往单位的同事外,其他均是苏春艳和杨卫中的亲属,这无疑让他陷入了一个空前绝后的尴尬境界。不过,他能身临其境,就足以证明之前他早已战胜了自己;一脸的淡定、胸怀之大度让众多的世俗目光颇为汗颜。

    昔日的丈母娘缓缓地走到江河水的面前,用双手捂着他的一只手,含着眼泪说了好些暖呼呼的话。随即过来的老丈人、小姨子等人,谁也未改往日的称谓。眼前的一切,都是他江河水始料未及的,固然也打消了他的许多顾忌。

    开庭时,江河水与苏春艳的家人一并坐在旁听席的最前排,挨着丈母娘。被告席上,身着囚服的苏春艳始终垂着头,不时地以泪洗面;昔日那不可一世的妩媚早已荡然无存。杨卫中面色惨白,浑身瑟抖自不必说。

    结果正着江河水事先所料:杨卫中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苏春艳被判两年又八个月。

    苏春艳一家人对判决结果颇感满意。

    分手时,丈母娘把苏春艳的手机、房门钥匙等物品一并交给了江河水。他没有拒绝,也没啥理由来拒绝。因为这不仅是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一种信任,更是对方的一种难言的期许。

    未了,他还是走进了那个曾经让自己倍感幸福和饱经羞辱的门。由于长时间未开暖气,屋内俨然一个冰窟窿,没有丝毫的生机。窗台上的那对君子兰也早已奄奄一息,他赶紧为它们浇了些水,然后用布小心翼翼的将每片叶子都排擦了一遍。

    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觉得屋里开始暖和起来,眼前每一件物什儿都能勾起一段历历在目的往事……

    往后的日子该咋整?儿子在国外每年的费用是多少?那两个孩子的学杂费是否还能延续下去?如何面对父母倾囊相助的十二万?小林子的三万元饥荒怎么还?把小随缘抚养成人,路漫漫兮尽头又在哪里?想到这些,江河水的整个身心已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