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我爱他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梁大伯从没对梁伊婷说过一句重话,今天也是破了天荒。

    梁祁峰一把将宫御玦从轮椅上薅起来,质问他,“你这双腿残了还不够连命也不想要了?你说你接近伊婷是什么目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大哥,大哥你干什么,你快放开他。”

    梁伊婷焦急地去抓梁祁峰的胳膊,企图让他松开宫御玦。

    “伊婷,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了,你知道他是什么德行吗,他不是个人。”

    梁祁峰还不知道梁伊婷已经知道强.奸她的人就是宫御玦,他还以为她是被宫御玦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大哥,我和御玦是真心相爱的,我不管他什么德行,我爱他,你不要这样对他。”

    梁伊婷泪流满面,心里何尝不是绝望无助,可她非得嫁给宫御玦不可,要不然……

    “大哥,你不要管我的事了好不好,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要嫁给他,我真的喜欢他啊。”

    “伊婷,你知不知道……”

    梁祁峰咬牙,差点就将那件事脱口说出来,可是他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答应伊婷不让任何人知道。

    “大哥,我真心爱伊婷,请你成全我们。”宫御玦突然开口,语气里也带着一丝乞求。

    听到这声大哥,梁祁峰怒火中烧狠狠将宫御玦扔回椅子上,攥着他的领子挥起一拳砸在他的左脸上。

    “啊!”梁伊婷吓得尖叫。

    宫御玦左脸肿了一片,嘴角也淌下了血来,这一记铁拳砸的可真不轻。

    “祁峰,你冷静点。”

    梁大伯上前来抓住大儿子又要砸下去的拳头,对他今天这么失控的行为很是不解。

    “咱们有话慢慢说,这不是还没结婚呢吗,你这么冲动做什么,打死他能解决问题?”

    梁伯母也上前轻声喝斥,“祁峰,听你爸爸的,别忘了你什么身份,怎么能知法犯法。”

    梁祁峰恨恨的磨牙,要不是因为他这身份,他早就把这个人渣给灭了,哪还会再让他来祸害伊婷。

    “无论如何这个婚姻我不同意,他们要是想结婚,除非我死了。”

    撂下这句话梁祁峰甩着大步离去,周身卷起的怒风证明他这句话绝不是说说。

    梁大伯夫妻俩又劝梁伊婷,梁伊婷的态度很坚决,就是和宫御玦相爱,就是要嫁给他,谁也阻止不了。

    最后梁大伯一气之下把自己是她亲生父亲这件事都搬出来了,要替她做主,不许嫁。

    梁伊婷是梁大伯一时酒后乱性有的私生女,她的生母生她的时候就死了,因为梁大伯有要职在身不能背上这个污点,于是就将梁伊婷过继给了他弟弟。

    这件事早在几年前梁伊婷就知道了,两个爸爸都很疼爱她她一直觉得很幸福,所以养在哪里她并不在意。

    今天她终于能光明正大的认自己亲生爸爸,却是违背自己的意愿伤他的心,说他不爱她不配做她爸爸。

    最后梁大伯忧郁重重回了房间,其他人也唉声叹气地走了,只剩下梁伊婷站在客厅里痛苦地流着眼泪。

    “好了,别哭了,哭多了对孩子不好,你别把我儿子生出来是个爱哭鬼。”

    宫御玦握住了梁伊婷的手,梁伊婷一气之下真想甩开他,再给他两个耳刮子。

    但是她不敢,她怕会招来他疯狂的报复。

    闭上眼,梁伊婷止住了哭泣。

    只能在心里对所有爱她的人说对不起,就让她自生自灭吧,以后都别再管她了。

    梁祁峰到外面找了个酒吧喝酒,一杯杯酒水下肚依旧心绪难平。

    他最怕的是伊婷已经被宫御玦那个人渣骗了心,即便知道当初是他强.奸的她,还是会义无反顾跟他结婚。

    那时候他能怎么样,强势拆散他们让她恨死他这个哥哥?

    就算他不拆散他们,要是让伊婷知道是他的示意,宫御玦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也会恨死他这个哥哥。

    “这该死的命运,怎么会开这种玩笑!”

    梁祁峰又仰头喝了一杯酒,酒杯重重墩在桌子上。

    突然身边一道暗影落下,他扭过头,瞳孔一张浮现震惊。

    “怎么,以为见到鬼了?”宫御宸打趣。

    抬手招来附近的服务员,“再来一瓶酒,一样的。”

    “好的先生,请稍等。”

    服务员离去,梁祁峰才开口,“我听说你死了,当时还为你难过了一下。”

    “呵,能得到将军的挂念,可真是我的荣幸。”

    “先生,您的酒。”

    服务员将酒瓶和酒杯饭桌上,礼貌地欠了下身转身离开。

    宫御宸给自己倒了一杯,两人碰了一下,抿了口。

    “还以为你会在婚礼前一天来,没想到这么快。”

    “我前段时间去K国出任务去了,昨天才回的国,要不然早来了,要是我早点来一定把他们掐死在摇篮里。”

    把他们的狗屁爱情掐死在摇篮里。

    想到这件事就火大,梁祁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宫御宸轻笑,语气淡淡,“现实确实让人意外,你没告诉她那件事是宫御玦做的?”

    “我哪忍心告诉她,之前她去了Z国,我们经常打电话,我心想她要是能遇上个喜欢的男人就能把这伤痛给忘了,最好在外面定居不要再回到京城来了。”

    “这三个月我的任务紧张,我就忽略了她,谁知道她又回到京城,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更没料到的是宫御玦竟然还敢去招惹她,这个该死的,当初就应该弄死他才对。”

    听着梁祁峰的气话,宫御宸又笑了笑,还不禁摇摇头。

    “一直听说梁将军公正不阿铁面无私,都是赞美之言,现在我听见这么黑暗的话,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被灭口啊。”

    “你有完没完,打趣我上瘾了是不是?”

    梁祁峰没好气地扫了宫御宸一眼,这心里正窝火呢,还故意给他添堵,他现在像是有兴致开玩笑的样子吗?

    “行了,不说了,喝酒。”宫御宸不再惹他,酒杯举了起来。

    两人又对饮一杯,宫御宸言归正传,“宫御玦和梁伊婷结婚应该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梁伊婷又不是傻子,就算她不知道那件事是宫御玦做的,她也不会喜欢上宫御玦,否则宫梁梁家相交这么多年,他们早走到一起了。”

    梁祁峰抬眸,语气忽而严肃,“你是说这是宫御玦的阴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