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不得劲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除了张楠这个怪胎之外,时间从不停顿,更不会倒退,历来是永远无可阻挡的向前。

    《泰坦尼克号》的主要配角们不断到位,华夏来的演员们也在8月抵达洛杉矶,船上拍摄环节渐入佳境。

    张楠没功夫一直耗在大船上,七月底那会就离开洛杉矶,如今暑期,特意带着孩子们跑南半球的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疯玩了大半个月。

    避暑。

    8月底又连着去了秘鲁同智利,这倒是正经事,视察集团在南美地区的矿业生产情况两个老板娘太忙、没空,顺便觉得自家男人太闲也不是个事,就给分上这么个小任务。

    张楠也觉得自己有点太不务正业,再上一趟安第斯山高地,算是为家庭做贡献了。

    原本还要去趟蒙古,那边包括奥尤陶勒盖铜金矿在内的两处超级矿山产能正快速扩张,可张楠耍起了无赖。

    他告诉两个管家婆:“现在奥尤陶勒盖那鬼地方白天超过40摄氏度,要是起热风,普通气温温度计甚至会爆表!

    下午热死人,晚上一个不小心又能冻死人,我这要是去,那就是人干回来

    打死不去!”

    打是打不死的,那就更不会去了。

    自个是习惯夏季长时间近40度湿热高温的江南人,可最近这七八年日子过得太舒坦,夏天都会找地方避暑。

    懒了,变得更怕热,最讨厌长时间汗津津的感觉。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9月18号,张楠是从一张巨大的硬木质地大床上醒来。

    拉过大大的丝绸面靠枕,看了眼身侧还在熟睡之中的玛德胡瑞-迪克西特。

    房间又高又大,少量阳光从东南落地窗帘那透入房间:整个房间透露着一股子南亚次大陆的味道,让张楠感觉略微有点怪怪的。

    找到床头柜上的手表看了眼,还不到六点,但自己没了睡个回笼觉的欲望。

    房间里很凉爽,最多二十二、三度,这装了通风式的大型中控空调,一夜过去也没点气闷的味道。

    没吵醒身边的玛莎,轻轻下床,给自己套了件无领的棉体恤衫。

    水磨石的地面,拖鞋放在床边的一块纯羊毛地毯上。

    房间真不错,这样下床时,脚底板就不会被地板的温度激到。

    到卫生间刷牙,很随意地洗了把脸,懒得挂胡子,就里梳了几下头发。

    回到卧室,美人还在睡梦中。

    轻声走到窗帘前,稍稍拉开双层帘布,窗外是一处巨大的花园!

    房间在三层,房子在一处巨大、传统的英式花园内,花园又在一片高出远方土地二三十米的台地上。

    一眼望去,花园四周被树林包围,已经有人在花园内劳作;树林内与两侧还有些庄园附属建筑,更远处是农田。

    东方大约三四公里之外有一条大河,有并不大的货船正从河上驶过。

    那是塔普蒂河,河岸边有公路,东方、上、下游各几公里之外都有大桥,河对岸一座大型城市正在晨曦中渐渐苏醒。

    打开窗户,外边的空气温度同卧室内差不多,带着点青草与树林的气息,挺好闻的。

    这里是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河对面是距离塔普蒂河口不远的苏拉特,一座古老、落后与现代工业文明混合,贫穷、巨富混杂的矛盾城市。

    至于张楠这会所在豪华庄园,属于自己的朋友、合作伙伴马努-贾殷,半个世纪前是当地土王的一处行宫。

    英式建筑,这家土王比较悲催,不像瓦尔玛家那样成功转型,没落了。

    庄园在几十年前就被出售,前些年被贾殷家族买下,现代化翻新、扩建之后,作为了贾殷家族新任家主马努在苏拉特的一处产业、落脚点。

    苏拉特,在印度是比孟买还要重要的钻石加工中心:整座城市与四周附属乡镇内,从事钻石加工业的人好几十万!

    去年一年,印度切磨了超过五亿颗钻石,也就是说世界上每10颗钻石中,大约有9颗是在印度加工。

    而河对面那座苏拉特城,加工了五亿颗钻石中的大部分,一个很夸张的数字!

    印度这会对钻石原石进口才去零关税政策,近几年进口花费只占到出口额的25%,贾殷家族与其联姻家族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份额。

    除掉各种开支,印度钻石加工业每年的纯利润都是以“十亿美元”为计数单位计算,而单单马努一家,去年就赚了差不多十亿美元!

    十亿,和张楠家的生意是没法比,但在印度,马努这家人已经属于最顶级的有钱人,他的家族也顺利跻身最有钱的家族之列,不比他的钢铁大王亲家差劲。

    这趟张楠受邀来苏拉特,一是带宝贝女儿来看看全印度最热闹之一的象神节庆典场面,还要同贾殷极其联姻家族之间商谈钻石原石的配额问题。

    孟买那也庆祝象神节,但气氛据说没苏拉特这传统、盛大,这就来了。

    今天是抵达苏拉特的第三天,也是象神节庆典的最后、最热闹的一天。

    看完热闹再谈生意,昨天在河对面的城市街道那,在楼上看热闹的张楠都有些担心,簇拥着巨大的“象神”的人群会不会把街道两侧的房子给挤垮掉!

    人多、超级多,热闹、极度热闹,那些印度人还一路载歌载舞、撒彩色面粉,过节的气氛热到爆!

    就是一同来看热闹的姐夫项伟荣说了句:“要是在下边点根烟,整条街估计都得炸!”

    还好,面粉最终也没变成炸弹,高高在上看热闹,也没陷入“人堆里准没好事”的尴尬。

    城里太吵、太脏、人太多,河这边就舒服得多,环境也好得多。

    根据贾殷的说法,将来苏拉特城的有钱人们估计都会住到河这边来,新城建设。

    庄园西边、河下游已经在开发全封闭管理的高层住宅小区,不少靠着钻石相关行业致富的有钱人向往西方式的生活,开始讨厌河对岸城内拥挤而糟糕的生活环境。

    老鼠乱窜,到处是苍蝇、蚊虫,街上的垃圾多到爆,更别说城市里糟糕至极的卫生设施。

    那就是印度最大的钻石加工之都的现状。

    不同于对岸,贾殷家的庄园环境倒是极好,连苍蝇、蚊子和老鼠都近乎没看到。

    卫生做得好是一方面,前天抵达这之后,张楠发现花园和附近都种了不少的月桂、金莲花同薄荷,苍蝇、老鼠会喜欢这里才怪。

    窗前站了会,看到项伟荣和几名自己的保镖,几人正在花园的车道那跑步。

    现在是雨季,这边午后多雷阵雨,气温最热也就三十挂零,是会有些闷热,但又不是暴热。

    至于清晨,外头二十三四度,还有点微风,挺凉爽的,正适合晨练。

    没有吵醒玛莎,套上条运动沙滩裤,穿上慢跑鞋,张楠也出门下楼,打算跑一段。

    没让值班的侍者跟着,对贾殷家的仆人同样如此,自顾自来到花园。

    项伟荣几人刚好跑过来,他们这会才刚刚开始,汗都还没出。

    张楠跟上,沿着车道跑了十多分钟,略微出汗,正好。

    走着去主楼前的草坪,保镖们按照习惯,还会比划比划。

    至于张楠和项伟荣两个,就坐边上看热闹。

    石凳,起来喝过水,按照自己很不好的习惯想抽根烟,没带。

    无聊,想到早上起来那种略微怪怪的感觉,就对项伟荣说道:“姐夫,我看后天就回吧,总感觉有点不得劲。”

    一听这个,原本还看着李攀峰几人的项伟荣眉头一皱,半转身问道:“像旧金山那次?”

    那次是地震,自家这个小舅子是非常人。

    “应该不是,就感觉味道怪怪的,说不上来。”

    那次是记忆,这回就是单纯的感觉不得劲。

    “那就别后天了,明天就走,你的事情晚上就商量好。”

    项伟荣可不管是不是第六感,还是自家这个怕死的小舅子没事发神经:说后天,那就提前,就算你丫是地震、暗杀什么的,提前一天,啥事没有!

    啥事?

    张楠不觉得是有什么事,反正就是有点不得劲,这感觉是昨天去了河对面城里看热闹之后才慢慢有的。

    不是身体不得劲,就是种感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