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美味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泽口靖子从第一口就爱上了这烧烤鲭鱼,鱼的大小刚好,肉嫩、酱汁调料入味,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两条。

    “太好吃了,比秋刀鱼都要美味。艾伦,你的晒烤技术就像烧烤大师!”

    张楠忙着呢,一手翻鱼,一手拿把扇子加大火力,还要刷油、刷调料,还不需要讲究避免太多的烟火气,只关注速度。

    听自家女人这话,张楠很嚣张的道:“那是,我这技术可是练过的,要是在曼哈顿开家烧烤店,这生意不要太好…”

    吹,死命吹!

    烤鲭鱼加啤酒,啤酒抽空来一口,这鱼还是美人喂他吃,感觉不要太爽。

    加勒比海晚上没白天那么热,还算凉爽,但对着个烤炉子张楠是怎么也凉爽不起来。

    都成烧烤摊伙计了,一帮闻到香味围上来吃货还都是不付钱的熟人,咱也犯不着继续保持风度,张楠干脆脱了上衣光膀子干。

    “靖子,这秋刀鱼哪能和新鲜鲭鱼比,再说技术是关键,想当年…”

    烧烤有讲究,张楠真是有两把刷子:上辈子从零几年开始,华夏江南地区到处是山庄,这些个山庄基本上还都有自主烧烤这个服务项目。

    张楠每年都会和家人、朋友去玩上几次,去得多了,这烧烤技艺那也是半专业水准的。

    不过烤新鲜鲭鱼美味,这倒不是老家得来的经验,而是有一次去一座叫渔山岛的远海小岛游玩、海钓时偶然发现的。

    钓的鱼多,其中的鲭鱼在剡县和沿海都属于最便宜的海鱼,犯不着冷冻起来带回家,在海岛上吃鲭鱼大餐还貌似会被人看成傻冒!

    懒得带回,丢了舍不得,那趁着新鲜烤了吧。没想这味道、口感超级棒,意外之喜。

    可惜,鲭鱼一旦冷冻,甚至冷藏过后就会失去那股子天然的鲜味,连肉质、口感都会发生变化。

    除了海岛现钓外,沿海菜场买的都没那个滋味:渔船也是靠冷库同冰块保存渔货的,这鱼自然就没了那股子新鲜味。

    这边泽口靖子吃得高兴,船上其他人也是留哈喇子。

    张楠来者不拒,让两个水手打下手,自个一次十几二十条鱼排开同时烤,就像个烧烤摊老板,还乐在其中。

    难得呀,能享受老板亲手弄的烧烤美味,就算对鱼都已经没了多少好感觉的船员们,那都想着来上一条。

    鱼多,其他人也有钓上鲭鱼的,大碗装调料和油,用刷油漆的大刷子刷,那动作…

    专业、粗放!

    高兴了还学陈佩思,来上几句卷舌头的:“新-jiang羊肉串,正宗的新-jiang羊肉串,不好吃不要钱喽…”

    不吹,一口气烤了一百多条,船上每个人都尝了鲜,很多人将来都能去吹牛:“咱吃过艾伦先生亲手烤的鱼,那味道没得说,老板一定是烤羊肉串出身…”

    技术没退步,就是对这油有点不满意。

    等烤了百多条,都快成烧烤摊老板的张楠已经感觉胳膊酸、肩膀疼,把烤架让给其他人去发挥后,对已经吃饱了的泽口靖子道:“今天就是这油有点不合适,烤鱼还是用菜籽油比较好,可船上居然没有。”

    “搜索者”号厨房里有不少华夏菜的传统调料,酱料也有不少,但食用油就只有橄榄油和花生油,张楠想用菜籽油都没地方找去。

    将就吧,反正烤新鲜鲭鱼不用刷太多油,这鱼肉本身含油量就高,烤上一会它自己都能冒油。

    累了,就光膀子拿着啤酒罐坐边上,和女人说说话、吹吹海风,顺便晒晒加勒比海的月亮,人生享受。

    有人在烧烤,还有人在继续钓鱼,但既然老板说了鲭鱼要新鲜才最美味,这会大家钓了今晚足够吃的鲭鱼后,还在钓鱼的伙计里就没了再钓鲭鱼的。

    正和美人说着悄悄话,其他人都很自觉的离开至少十来米外,忽然二十来米外一阵忙乱,就听到有人在大声说:“大鱼,绝对的大鱼!”

    还有人道:“你这鱼竿行不行?”

    “绝对没问题,子线用的都是金属线,两三百磅的金枪鱼都能搞定…”

    不坐了,过去看热闹。

    是水手长昆卡,这会他正与一条海底的大鱼较劲:这里水深六十来米,海底不是20海里外的淤泥地形,而是有一些生存环境比较深的珊瑚礁,下头有些大型肉食性鱼类。

    好一会功夫,在强光灯下一条有着红白线条的大鱼靠近水面,目测长度一米有余。

    船舷高,提是提不上来的,这条鱼虽然没两三百磅,但五六十磅还是没问题的。

    一名水手在船舷上挂下具绳梯,手里拿着根鱼叉就爬了下去。

    上头的昆卡控制住已经筋疲力尽的鱼,那水手一接近水面,一条腿往绳梯里一塞,人就坐在绳梯上。

    瞄准了,鱼叉狠狠叉进大鱼的脑袋!

    上头的人递下根绳子,下边这哥们将绳子穿进鱼腮,昆卡这就将鱼给提了上来。

    长度一米二多点,看着挺大,还有张大嘴,一边的泽口靖子问道:“昆卡,这是什么石斑鱼?”

    她和昆卡算比较熟,在爪洼海那次认识的;这是条石斑鱼,但不知道具体品种。

    昆卡正取下鱼头上的绳子,听这话就道:“靖子小姐,这是条拿骚石斑,在加勒比海比较常见。

    这条能接近30公斤,算很大的,刚才一开始我还以为走运咬钩的是伊氏石斑鱼,结果是这家伙,这鱼很美味,算它倒霉。”

    石斑鱼基本上都很美味,不过昆卡说的伊氏石斑鱼可不好钓,那玩意最大能长到三四百公斤,就是个大怪物!

    一条拿骚石板鱼也不错了,过会就去除鱼腮和内脏后冷藏,明天就可以按照老板的口味,将鱼砍成几截分别红烧和清蒸葱油,都是老板喜欢的做法。

    他在老板的那艘超级游艇上干过,知道老板的饮食习惯:张楠绝对不吃任何一种生鱼片,吃鱼就是蒸、红烧或者烤,至于葱油那也是蒸的一种,就是最后泼了热油而已。

    张楠和女人有石斑鱼吃了,其他人也不会没口福,今晚一两公斤的石斑鱼其他人还钓了不少,只不过品种不是拿骚石斑鱼而已。

    在加勒比海,有些小品种的石斑鱼都是群居的,如果是专业钓船来,甚至一个点一晚上能钓上个几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