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5章 假酒

推荐阅读:庆余年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托尔斯泰的庄园虽说也叫庄园,在张楠眼里其实就是一副蜿蜒在积雪与山丘交错下的森林fe风景画。

    一进入庄园大门之后不久,就理解了亚历山德罗夫等人不能将这处庄园买下的遗憾:虽是冬季,但看得出,在春夏之时,这要比察里津庄园的自然环境更好,景观更漂亮。

    差距在于地形起伏,察里津庄园虽被森林包围,但近乎一马平川,起伏不大,而这边就是一副有山有水的风景画。

    张楠家乡是个四周环山的盆地,有山有水,自然更喜欢略有起伏的环境。不过也不眼红,比这更漂亮的地产、庄园自己有的是。

    晚餐没在托尔斯泰曾住了几十年的那座老房,那边如今是博物馆,就算亚历山德罗夫等人有能耐让大老板在托尔斯泰家的餐桌上用餐,张楠也没那个兴趣。

    更重要的是:那座房子的厨房没燃气的,当摆设都大半个世纪了,没法做饭。

    不过总有吃饭的地方,苏联时代这一年四季都有不少游客,有些还是外国人。就算如今,每天也会有些游客来,庄园自然有配套的餐厅,只不过距离托尔斯泰老宅略有些距离。

    张楠并不是特别了解托尔斯泰,只知道《战争与和平》与《安娜·卡列尼娜》是他的作品。

    看过前者改编、拍摄成本世界第一的苏联版电影,还看过后者的汉语翻译版,但对其映像并不深。

    不错了,作为名六十年代末出生的华夏人,对托尔斯泰的了解达到这一程度,都能算个伪西方文学爱好者了。

    这会晚餐的功夫,才知道托尔斯泰原来是个俄国贵族,不过转念一想也是,不是贵族出身,能写出沙俄时代贵族的生活?

    不是贵族出身,能有这么庞大的庄园?

    不是贵族、不是当时的上等人,在沙俄的社会环境下,别说写作、当个作家,能写自己名字就不算文盲!

    苏联时代建造的宫廷式庞高大餐厅,传统的长木桌,俄国人就喜欢这么搞宴会。准备了最好的酒水与食物,还是俄式、中式混搭,伙计们花了心思。

    这顿饭的花费会让99.99%以上的莫斯科人咋舌,比如提供的鱼子酱都是极其昂贵、稀有的第一级大白鲟鱼子酱,连寻常西方人眼里贵死人的第二级奥西特拉鲟鱼子酱都上不了台面,更别说第三级闪光鲟鱼子酱。

    普通人,能来点鲑鱼鱼子酱就不错了。

    鲟鱼?

    太贵!

    俄国人爱鱼子酱,几名美国伙计也同样如此,不过老板和项先生是碰都不碰这种腥味十足的玩意,就海边长大的关老大略有兴趣。

    这顿饭显然就是只吃最贵不选最对,甭管味道如何!

    张楠只得感叹这西方人真是可怜,从古罗马时代开始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能当珍馐。

    这大老板还算含蓄,吃饭时不会说自个这帮俄国手下就是群暴发户,一搞宴会,形象举止就配不上他们的身价。

    入乡随俗,随他们这么搞,伙计们是好心。

    老板一直笑眯眯,俄国伙计们还真的以为张楠喜欢这气氛。

    大老板华夏人,亚历山德罗夫等人就没上40度的“标准伏特加,餐桌上不是各种贵死人的葡萄酒,就是从华夏进口的茅台。

    外边还天寒地冻的,张楠让汤姆给自己倒了一小杯茅台,浅尝一口。

    眉头一皱,把酒杯放回桌面,还拿起一旁的热手巾吐了口。

    抬手示意,原本热热闹闹,好几个处于拿着酒杯拼酒状态的毛子手下们很快安静下来,有两个还是拿着酒瓶看着大老板,一脸:“老大,啥事?”的表情。

    张楠指了下瓦西里,道:“把手上的瓶子放下,还克格勃出来的,都喝不出这酒有问题。”

    瓦西里是红魔鬼出身,这会一听,拎起酒瓶一看,脸色剧变,“假酒?!”

    那是瓶茅台,这些年下来,瓦西里等人已瞧不上俄国产的伏特加。

    传说伏特加很烈,个个都是六十几、七十度?

    假的!

    绝大多数品牌伏特加就一个度数“四十”,压根不太烈,沙俄时期的硬性烈性酒收税规定导致的惯性后遗症。

    沙皇规定高于四十度就属于烈性酒,征收重税!

    俄国人喝白酒超级牛掰,如喝白开水?

    人家喝的是40度的货色,只看数量,当然会让人感觉比常喝52、53度白酒的华夏酒友猛一截。

    一帮红魔鬼,如今要么不喝白酒,要喝只喝高度货,都有点瞧不上标准伏特加了,觉得那玩意不够爷们。

    关兴权、阿廖沙等人的华夏酒文化养生理论:白酒要么不喝,要喝就喝高度货,适量。

    假酒,那可是会喝死人的!无论是以前的苏联时代,还是现在的俄罗斯,据说每年喝到假酒而送命的至少上万!

    怪不得瓦西里这表情,这不仅仅是危险的问题,还是没面子的问题,甚至倒了红魔鬼的牌子。

    红魔鬼分不出会要人命的假酒,脸都丢到西伯利亚了!

    这边张楠示意其稍安勿躁,笑着道:“放心,不是甲醇,喝不死人,就是味道有点不对。”

    说着,看向亚历山德罗夫。

    还没开口呢,后者抢先道:“我马上让人去查!”

    丢人呀!

    请大老板吃饭,结果这酒居然是假酒,伙计们还要不要混了?!

    至于这酒到底是不是假酒...

    老板说是,那就是!

    他可听说过,这种华夏国酒,老板家里屯着的陈年酒数量,应该比酒厂库房里窖藏的都多!

    亚历山德罗夫这就要让手下去查,这次宴请的所有食物、酒水来路清楚可靠,不然可不敢让大老板吃。

    查起来不难。

    没想,张楠打断了他的动作,道:“这酒还算有点良心,应该用的是杂牌酱香白酒灌的,瓶子都是真的,可能那些进口商都分不出真假。

    华夏前几年和俄罗斯一样,假酒不少,这茅台还是有个五、六年的陈酒包装,那时候想买到真货官小点都不行,市面上几乎全假。

    你下边的伙计别轻易搞出人命,当然,如果故意卖假酒,那就按照公司的规矩办。”

    90年代在国内要买到真茅台何其难,酒瓶子都值钱!

    就是没想在国外也如此,照理按照出口指标、创外汇一类的原因,华夏之外反而不大买得到假茅台,就像在美国的中华烟全是真的一个道理。

    继续吃饭,一大帮人这下谁都不喝了,连葡萄酒都不沾——大伙不是傻子,这情形再喝?

    脑子缺钙!

    出乎张楠预料,不到十五分钟,情况就清楚了。

    神速!

    “怎么这么快?”

    张楠有疑问,这也太快了点吧。

    亚历山德罗夫刚才还很没面子呢,这会倒是腰杆子直了一截,告诉张楠:“老板,为您提供酒水、食材的所有供应商都是公司会员,特别是第一次享用的食材,供应商短时间都会在公司的绝对控制之下。

    而且不单单一个人,还会是供应商全家。”

    不错,这样的安保水准...很毛子!

    我吃你提供的食物,要是有点问题,别说庙,和尚都跑不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