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帝凰之泪 > 第二六五章 风尘散去

第二六五章 风尘散去

推荐阅读:庆余年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第二六五章风尘散去

    月色正好,微风也正好,不得不说,玖邬山的夜,还是很美的。

    凰夜一个人躺在玖邬山最高得山峰上,望着天上的星星,想着自己的日后,该如何度过,原本一个不算家的家,现在都没了,不过在这里也挺好的,每天看看风景,吃点东西,安然度日,不正是之前一直想要的生活吗?

    夜里终究是凉的,微风习习,吹醒了她的美好幻想,她自言自语道:

    “我还是妖类啊,就算是神兽的后代,也还是妖啊,留在这里,只怕是会染了这里的天地,还是,找个合适的理由,回去的好,该是什么理由呢?”

    自言自语思考的时候,她惊然丝毫没有注意到楚幽的脚步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楚幽看了看凰夜,然后照着她的样子也躺了下来,然后扭头看着她,这一看,美目红唇,那侧脸的线条,真叫人间少有,楚幽晃了神,轻轻的问:

    “凰夜,你在嘀咕什么呢?”

    “我在想,我要怎么回去?”凰夜看着天上某颗不知名的星星,脑子里的思绪已经是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你不是说要留在这里吗?再说了,你任务失败了,还回得去吗?”楚幽还是想她留下的,岁月长远,有个人作伴挺好。

    “你不懂,我是来灭掉人——算了,不说了,你有办法洗去我身上的妖血吗?”

    突兀的,凰夜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有些的措不及防,楚幽愣了好久,只挤出了一个“嗯”字。

    凰夜眼里狡黠一闪而过,翻身而上,与楚幽四目相对,两人的眸,近在咫尺,又似远在天边,两人眼里的星辰毫无交接,又似紧紧相融,凰夜轻轻的问:“‘嗯’是有还是没有?”

    话落之后,一时间,天地之间所有的声音都被他们抛在脑后,能听到的只有俩人的呼吸声,一呼一吸,心烦意乱。

    “呼——”

    楚幽意识到了什么,一推手,将凰夜推开下去,他慌乱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背对着凰夜冷冷的说了一句:

    “有也没有。”

    楚幽不知道的是,刚刚他的那一推,刚好把凰夜推到了悬崖边上。

    又恰好在此时,凰夜心里一阵悸动,同类的气息几乎在刹那间,就席卷包围了她,她看着楚幽的背影,眼角缓缓的留下一滴泪,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紧接着,凰夜手下一动,一翻身,整个身体就悬空在了那悬崖之外,她在楚幽转身之际,留下两个字:“谢谢。”

    便没有一丝留恋的坠了下去。

    楚幽惊然,伸手而去,却也是什么都没捞到,他不明白,前一刻还问他有没有法子洗去妖血,后一刻便……

    不过,随即,他便释然了,不是他冷血,他想明白了,凰夜是妖,该是不会死,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去玩几天,就会回来的,像之前一样忽然在他面前出现。

    楚幽深呼吸一口气,回了屋子了之后,几乎翻阅了自己所有的书,只想着哪一天她回来,把那法子告诉她。

    再说凰夜,她掉下去之后,意料之中的,没有落到崖底,而是平平稳稳的落在了一个人的身边,那个人,居高临下,看着她,就像是在看自己的玩物一般。

    那眼里,没有丝毫的情感可言。

    凰夜以为,他们不敢来,看来,她想错了。

    那彻底的压制,她不能抵抗分毫,只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的牵挂,都了无所以。

    那人,打手缓缓地覆上了在她的头顶,一道道的红光,笼罩了凰夜,也笼罩了那个人。

    玖邬山,起雾了……

    几天后,在某个地方,有一个自称是凰羽渊的女人,一身血红色的衣衫,皮肤雪白无暇,双目无神,东岱呆滞,不管面前是否有阻碍,她就那么一直走着,走着……

    也许是她身上的气息太过的凄凉,很多人都不愿意靠近她,只是远远的躲着,偶尔有一个靠近的,也被她的样子所惊吓,远远的走开了。

    他们只当她是那家被冷落的小姐,除了几个不长眼的人,觊觎她的美貌,也在她冷漠的态度下,扫兴而去。

    很快,有人发现,她的脚步永远的都不变方向,直直地朝着西面地方向,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引她前去。

    也有人觉得,她已经疯了,不会说话,不会拐弯,这是被人虐待傻了地傻子。

    她一步一步地,听不见周围的声音,看不见周围人的眼神,也分不清什么是冷,什么是热,分不清白天黑夜,不记得疲惫,不记得饥饿,不记得,所有的东西。

    若是有妖界的人,又或是修道的人在,或许就可以看到她的异常了。

    在她路过那个城市的第十天开始,那个城市里,开始有失去了生机,一开始,只是一个人,在太阳底下,慢慢的,先是手上的棱骨分明,然后眼窝开始塌陷。

    再然后,他的眼窝,一直在内陷,好像要陷到脑子里去。

    再接着,在最正午的时候,大太阳底下,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中,他,整个人,轰然间,消散了!

    就像是陈年的老木,经不住风霜一样,散成了点点星光,飘散在了风中,随之远去。

    天地间,在这一刻,没有了声音,起码,是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了声音,所有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刻,石化成了雕像,愕然地眼神里,都是惊恐,对于死亡的惊恐,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的这件事,他们,心里有的,只有惶恐,对于死亡的惶恐。

    许久之后,第一个人,爆发出了尖叫,那种压抑,那种恐惧,都在这尖叫里了。

    “啊————”

    紧接着,是第二个人,没有任何的话语,只是尖叫。

    “啊————”

    第三个人。

    “啊————”

    第四个人。

    ……

    ……

    ……

    周围所有人,都开始尖叫,凡是目睹了那个人消失的人都开始尖叫了,有些不明所以的人,就捂着耳朵,在远处远远的瞧着,不敢靠近。

    不过,远观者,永远没有自身其净的时候。

    又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一阵带着骚热的风吹过,没有人注意到,这风里,带了一丝丝不已察觉的血腥味道,很淡,很淡。

    风吹地面,扬起灰尘,带起了人们身边的点点风霜。

    周围的尖叫声戛然而止,突兀,诡异,死亡开始弥漫。

    又是光天化日,又是纵目睽睽,那些尖叫的人,在远观者的眼里,和之前那个人一样,消散了!

    数十人,消散了!

    没有一点点的征兆,突兀,诡异!

    这一次,没有尖叫,没有驻足远观,街上的所有人,开始哄散,都朝着自己的家门奔去,似逃荒般。

    不过,命运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那风,追逐着,吹着,带着死亡的味道。

    像是一个城市在消亡,又像是一个文明在溃散,这里的生机,渐渐的落幕,没有了昔日,不对,没有了今日的荣光……

    仅仅一天,一天时光,一个城市的生机,便烟消云散了。

    那始作俑者,算是始作俑者的带着血腥味的风,席卷着这里的生机,也席卷着这里得死亡,越过座座屋顶,越过高高得城墙,向着远处吹去,像是去寻找以为故人。

    而此时的凰夜,正在某一处,呆滞着双眼,无知无觉的走着。

    “走吧,走吧,走遍人间,把他们都带回来,带到我身边来……”

    凰夜的脑海里,一个飘渺的声音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回荡,萦绕,经久不散。

    “走吧,走吧,走遍人间,把他们都带回来,带到我身边来……”

    随着这声音的再一次袭来,凰夜的身后,一阵风,轻轻的吹来,停留在了她的身边,像是多年的好友,在叙旧。

    凰夜双目无神,抬头看着虚无的风,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挣扎,但随即,一抹红光闪过,她的周围,腥风四起。

    又一次的,她向未知的前方迈开了步子。

    脸上面无表情,不对,有表情,只不过那些微的难过与无措,在脑海里那个声音的人眼里,也就当没有了。

    面无表情的,机械的,走着。

    这一次,她走的,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她走的地方都是没有人烟的地方,荒芜人烟,也许是为了避开那些生机,又或许是凰夜的意识,不愿意走那些充满生机的地方。

    殊不知,世间万物,都是有生机的。

    只见凰夜的脚下,一步一个脚印,每一步都有一圈小小的,肉眼不可见的波纹在四散开去。

    带走一片又一片不起眼的生机。

    凰夜的面前,生机盎然,绿色蔓延。

    凰夜的身后,死气弥漫,灰色满天。

    她就像是一个行走的生命收割机一样,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充满了死亡。

    随之而然,凰夜周围最初的那一股带着淡淡血腥的风,已经是浓重的腥味,生命所不愿意靠近的死亡之地。

    凰夜若是此时有意识,她定然,难以面对自己,可惜了,现在她的脑海里,只有那个无止无尽的声音:

    “走吧,走吧,走遍人间,带走所有的生机,带走所有的生命,带回来,把他们都带回来,带到我身边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