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医品田园 > 第三百四十五章她嫌弃你?

第三百四十五章她嫌弃你?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纠结了一下,还是先发,亲们先别看,我洗个澡再修改。)

    腿的话,林淼目光往下移,因为有裤管挡着,没有一下子看出异常来,她问:“左腿还是右腿?当时大夫怎么说?”

    “左腿,当时没有找大夫。”

    马夫回答的这个档口,林淼已经拿剪刀把患者的裤腿剪开了。

    入目的布条黄中带红,散发着恶臭味,裸露的区域红肿发黑。

    从包着布的位置来看,受伤的是小腿中段。

    为了确认受伤程度,林淼很快就把布条剪开了。

    伤口处紫黑色,出现有暗红液体的水泡,并且流出恶臭液体。

    林淼有了不好的猜测,从一旁拿过手术刀,在暗红肿胀的伤口处割了一刀。

    和她猜测的一样,肌肉失去了弹性,刀割不收缩亦不出血。

    这是气性坏疽!

    气性坏疽是产气荚膜梭菌引起的一种严重的急性特异性感染。

    病原菌主要在伤口内生长繁殖,伤口内组织坏死、腐化,产生厌氧环境,更有利于细菌繁殖,使病情恶化快。

    按现在这个状况来看,这条腿留不住了。

    “爷爷,上麻药,施针止血,这条腿要马上去掉。”

    “去,去,去掉是什么意思?”马夫紧张的看着林淼。

    林淼瞥了他一眼,道:“截肢,别在这里妨碍我们,出去。”

    马夫一把抓住林淼,“不行的,张参谋是武将,没有腿还怎么打仗?”

    “放手。”林淼沉下脸,“命都没有了还打什么仗。”

    马夫没有放手,哀求道:“陆小弟说你是神医,你再想想办法,张参谋不能没有腿,他会接受不了的。”

    “我不是神医,接受不了也得接受,再拖几天,他就没命了,你是要看着他死吗?”

    “死?”马夫顿住了,悲恸的目光看着林淼,最后还是松了手。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出去外面呆着,顺便叫两个弟子进来。”林淼说完开始准备东西。

    不一会,陈晟和张守富进来了。

    陈晟问道:“师傅师姐,我们要帮忙做什么?”

    “净手,穿上隔离服戴好口罩待命。”

    两人连忙执行。

    待他们准备好,林淼深吸一口气,看向林世康道:“开始吧,爷爷。”

    林世康点头回应,笑施了几针,再给左腿绑上止血带。

    他绑好,林淼立马拿起手术刀切开小腿外侧肌群,分离出腓浅和胫前神经。

    局封后用锋利刀片切断让它们回缩到截骨平面以上。

    做完这个,她开始剥离暴露胫骨和腓骨,在预计截骨平面处环形切开骨膜,剥离后用线锯锯断。

    再用骨锉将胫腓骨边缘锉平。

    接着切断小腿后侧肌肉,暴露胫后各血管,结扎后剪断。

    最后处理胫后神经和腓神经,冲洗切口,放置引流片,逐层缝合。

    截肢在这个医疗条件落后的时代,比想象中的要难很多,如果不是真的危及生命,林淼真的不想动刀。

    处理完从治疗室出来,已经落霞满天,等候多时的姜大壮连忙迎上去,道:“姑娘,那个叫绿萝的女人有眉目了。”

    “哦,查出她是什么人了?”林淼表情亮了亮,眼里满是期待。

    姜大壮正要回答,余光看到林淼一双血手,神情一滞。

    “怎么这么多血?”他呢喃出声。

    林淼目光落在手上,没有医用手套,戴别的手套又不方便,她只能裸手上阵。

    这种情况其实是很危险的,如果她不小心被手术刀划伤,而患者身上又有传染病,那她非常有可能会感染上。

    就是引起气性坏疽的产气荚膜梭菌也是有可能寄生的。

    看来,找橡胶树割胶制造橡胶手套势在必行啊。

    想到这,她目光从手上收回,道:“刚刚给一个患者截肢,这是他的血,没关系,快说绿萝是哪一家的。”

    姜大壮咽了咽口水,莫名觉得腿有点凉,小心的后退了一步才道:“简府附近,一个二十多的青年,我拿出画像的时候他眼睛红了,虽然嘴里说不认识,但是肯定是认识的,而且感情不错。”

    “不错啊你,够细心,干得好。”

    林淼给予了高度的赞赏,说完又道:“那个青年应该是突破口,你慢慢找机会接近他,争取从他口中套取有用的消息。”

    姜大壮腰杆挺直,莫名觉得干劲十足,点着头道:“好的,姑娘,那我去守着了。”

    林淼点头,“去吧,”说完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抬手,“等一下,你刚刚说简府?”

    “是简府。”

    说出这三个字,姜大壮又想到了他家老爷那诡异莫测的笑。

    得知凶手有可能是简府的人时,他第一时间就回报了他家老爷。

    本以为凭着他家老爷和简老爷的交情会阻止事情往下发展。

    没想到他家老爷让他积极配合姑娘,把歹徒找出来。

    这真是…

    林淼听了姜大壮的回答后,想起了一个人,简宇欣,有一段时间她也经常来医学院,也留下来帮忙过,不过,她像是吃了柠檬一样,说话都带着酸气。

    为了不想天天被酸到,她就告诉她,让她别来了。

    难道是因为这个怀恨在心?

    不至于吧!

    她当时还给她送了不少美白霜。

    林淼兀自猜测着,背后响起了叶紫的声音:“姑娘,陈老夫人传了几次消息让你回去。”

    “她找我有事?”林淼转身问道。

    叶紫摇头,“没说有事,送信过来的人一问三不知,最后一个更甚,传达了消息马上就跑了,像是多留一会就被我吃了一样。”

    林淼看着懊恼的叶紫轻笑了一声,“你让人回去传个消息,就说我今晚不回去了。”说着又走回治疗室。

    治疗室里,陈晟和张守富还在净手,看到林淼两人连忙往旁边让了一让。

    林淼扫了眼躺在床上的人,问道:“他有异常吗?”

    陈晟边擦手边道:“没有,一直没有醒。”

    林淼点头,表示知道了,洗完手,目光落在医疗垃圾上,道:“把截下来的部分和今日用过的布条能烧的都烧了,不能烧的,像手术刀这些废水煮久一点。”

    陈晟干不了这个,张守富也不行,他们只能应声,然后吩咐别人来干。

    林淼擦干手,看到陈晟还杵在治疗室,不解的问道:“站在这里干嘛?”

    陈晟回答:“我觉得他现在这样需要人守着。”

    “不用你守,回去吧,今晚我守着。”

    陈晟连忙摇头,“师姐你今天也累了,还是我来守吧。”

    林淼想了一下,道:“也行,那你现在先去休息,后半夜你来守。”

    陈晟点头退下。

    林淼从治疗室出来,找到了送人来的马夫,问道:“那个,你叫什么?”

    马夫:“我叫蒋大石。”

    “大石兄弟,你这个张参谋一时半会好不了,我们这里有一些空房间,你先住下吧。”

    蒋大石摇头,“我不能在这里久待,我还要回京师复命。”

    林淼:“……”

    “这个张参谋你就扔这里了?”照顾很麻烦的好么?

    蒋大石拱手:“麻烦月儿大夫了。”

    林淼:“……”

    蒋大石见林淼一副无语的样子,连忙道:“月儿大夫你放心,诊金不会少了你的,我回去京师后,立马让人送诊金过来。”

    林淼:“……”

    不是钱的问题好吗?病人没有家属在身边怎么能行?

    特别是这种手术后,病人得知的瞬间,那种爆发的情绪需要家属的安抚。

    想了想,道:“就算你要走,也等他醒来再走吧。”

    蒋大石点头,他本来就是要等张参谋醒来的。

    林淼松了口气,揉着肩膀往资料室走去。

    资料室里,林世康正在书写着什么,听到脚步声放下笔转头,“小淼你来看看这个方子。”

    林淼大步走过去,“什么方子?”

    “治疗气性坏疽的方子。”

    “这个患者坏死的面积太大了,没办法保守治疗。”

    林淼也考虑过保守治疗,只是坏死的组织太多了,截肢是最好的办法。

    林世康摆手:“我是看到他才想起这个方子,不是说他还能保守治疗。他要是能,我肯定会阻止你的。”

    毕竟截肢的伤害也很大,而且还有可能会手术感染。

    林淼在椅子上坐下,面向着林世康,笑嘻嘻的道:“爷爷,为了多点时间陪你,我打算搬去你家住,你高兴?”

    林世康瞥了林淼一眼,嘴角含笑的问道:“是因为小蓉回来了?”

    林淼拉着林世康的手晃,“爷爷,你真聪明,想瞒你都不行。”

    林世康摇头失笑,“她为难你了?”

    “现在还说不上为难,就是,她对我有莫名的敌意,派了一个手下过来监视我,我怀疑她肯定会误会我和陈爷爷的关系了。”

    林淼这话还没说完,脑袋就挨了一下,她连忙抬手捂着,瘪着嘴一副可怜兮兮样子。

    “说什么浑话,小蓉不可能会误会你和阿和的关系,她派人过去照顾你,应该是因为喜欢你。”

    “爷爷,你睁眼说瞎话,她要是喜欢我就不会凉着我在门口等她半天,然后还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她嫌弃你?”林世康有些不信。

    林淼重重的点头:“爷爷,我虽然神经大条一点,但是别人是不是嫌弃我,我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闻言,林世康目光沉了沉,小时候的小淼自卑又敏感,他废了好多功夫才把她养成现在这样乐观开朗的样子。

    可不能让小蓉把人又养回去了。

    “既然你在陈家住着不舒服了,那就搬到爷爷家吧。”

    林淼觉得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由衷的道:“爷爷,有你真好,我再也不担心无家可归了。”

    “傻孩子。”林世康抬手揉了揉林淼的头,“你要记住,爷爷家永远是你家。”

    “嗯。”林淼点头。

    就在这时,叶紫走进来,“姑娘,消息传回去了,陈老夫人又传了消息过来。”

    “说什么?”林淼问。

    “说让你回去。”

    “啊?为什么?”

    “没有说原因。”

    林淼想了一下,站起来:“爷爷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回去一趟。”

    林世康点头:“去吧。”

    医学院和陈府的距离不远,不一会就回到了。

    林淼从马车上下来,脸色不是很好,路过的丫鬟婆子不时对她投来了探究的眼神。

    她对此视而不见,直接朝着安和堂走去。

    和昨天不一样,今天她一到安和堂,丫鬟就把她请了进去。

    林世康瞥了林淼一眼,嘴角含笑的问道:“是因为小蓉回来了?”

    林淼拉着林世康的手晃,“爷爷,你真聪明,想瞒你都不行。”

    林世康摇头失笑,“她为难你了?”

    “现在还说不上为难,就是,她对我有莫名的敌意,派了一个手下过来监视我,我怀疑她肯定会误会我和陈爷爷的关系了。”

    林淼这话还没说完,脑袋就挨了一下,她连忙抬手捂着,瘪着嘴一副可怜兮兮样子。

    “说什么浑话,小蓉不可能会误会你和阿和的关系,她派人过去照顾你,应该是因为喜欢你。”

    “爷爷,你睁眼说瞎话,她要是喜欢我就不会凉着我在门口等她半天,然后还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她嫌弃你?”林世康有些不信。

    林淼重重的点头:“爷爷,我虽然神经大条一点,但是别人是不是嫌弃我,我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

    闻言,林世康目光沉了沉,小时候的小淼自卑又敏感,他废了好多功夫才把她养成现在这样乐观开朗的样子。

    可不能让小蓉把人又养回去了。

    “既然你在陈家住着不舒服了,那就搬到爷爷家吧。”

    林淼觉得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由衷的道:“爷爷,有你真好,我再也不担心无家可归了。”

    “傻孩子。”林世康抬手揉了揉林淼的头,“你要记住,爷爷家永远是你家。”

    “嗯。”林淼点头。

    就在这时,叶紫走进来,“姑娘,消息传回去了,陈老夫人又传了消息过来。”

    “说什么?”林淼问。

    “说让你回去。”

    林淼觉得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由衷的道:“爷爷,有你真好,我再也不担心无家可归了。”

    “傻孩子。”林世康抬手揉了揉林淼的头,“你要记住,爷爷家永远是你家。”

    “嗯。”林淼点头。

    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