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医品田园 > 第三百一十六章就是她吗?

第三百一十六章就是她吗?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爷爷活着还不肯回来见她,那不是更悲哀?

    林淼心里叹了口气,道:“先进去吧,也许她的病我也束手无策。”

    邢东瑞砸吧了下嘴,最后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对姑姑,他有种负罪感,姑姑本来过得幸福又美好,虽然只有表妹一个孩子,但是姑父也没有想过要纳妾,结果因为父亲起了贪念,一个家庭就这样毁了。

    两人又走了几步,来到了卧房门口,婆子连忙把门打开,里面黑乎乎一片,还有怪味传出来。

    林淼眉头皱了一下,冷声道:“把窗都打开,空气不流通不行。”

    “老太太不让开。”婆子回答。

    “不让开也得开,人在密闭的空间里,没有病都能闷出病来。”

    林淼说着也不等别人动手,自己就移动过去把窗户都推开了。

    卧房里瞬间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快,快,把窗户关起来。”

    邢东瑞要关,被林淼阻止了,“看诊讲究望闻问切,你这样黑乎乎的,我怎么看?”

    林淼话音未落,屋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没有病,我只是活够了。”

    邢东瑞走进去,急切的道:“姑姑,你不能这样,姑父,姑父他不日就要回来了,你想让他看到你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吗?”

    “世康他,他,他真的要回来了?”

    林淼走进去刚好看到床上的老妇人强撑着坐起来。

    老妇人一张干瘦的脸,两颊凹陷,颧骨凸出,眼珠也凸出,一副久不进食的样子。

    这就是爷爷的老婆?

    她应该叫她什么?

    奶奶吗?

    在林淼怔然间,邢东瑞已经扶着他的姑姑坐好,并回首恳求林淼帮他圆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人是爷爷的亲人的缘故,林淼对她莫名有亲切感,柔声问道:“你多久没有好好进食了?”

    林邢氏听到声音扭头望去,瞬间变得痴痴的,呢喃道:“淼儿,我的淼儿,你终于回来看娘了。”

    这个称呼让林淼怔愣了一下,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个淼儿,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姑姑,这位不是淼儿表妹,是姑父最后收的徒弟,叫月儿。”邢东瑞道。

    林邢氏固执的摇头,“不,不是,这是我的淼儿,这就是我的淼儿。”

    “姑姑,你听我说,”

    邢东瑞要解释,林邢氏却没有心听他的,手长长的伸向林淼,一脸热切的喊道:“淼儿,过来,过来娘这里。”

    林淼目光闪了一下,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帮她把脉,也许是因为激动,此时她的脉搏急促。

    虽然目测她的甲状腺没有肿大,但是眼球突出,体重减轻,心跳快,这也是甲亢患者的症状。

    为了排除,林淼手探到她的颈部前方,气管前缘,甲状软骨的下方处,查看甲状腺有没有肿大,再到小腿,看有没有色素块。

    庆幸,都没有。

    排除了甲亢,林淼又开始检查林邢氏的胃,肝,肾,脾等脏器。

    老年人体重快速下降,无外乎几个可能。

    一是,糖尿病;二是,甲亢;三是,慢性消化系统疾病;四是,传染病;比如肝炎;五是,癌症;六是,郁抑症。

    “姑娘,我姑姑她,她怎样?”邢东瑞问。

    “初步查体没有发现病变,还要再进一步观察。”

    林淼说着示意林邢氏张开嘴,林邢氏很配合的张了口,可惜室内光线昏暗,实在看不清。

    四周看了一下,道:“大叔,你抱她出门口,我要查看一下口腔。”

    邢东瑞立马行动,不一会三人就转移到了门口。

    门口的光线很充足,林淼找来压舌板,细致的看了一下,舌苔,口腔黏膜,扁桃体,舌根等都没有异常。

    看来,她很有可能就是抑郁症,精神状态差,没有胃口,加上也潜意识的想要惩罚自己。

    林淼收了手,“行了,可以抱她回去了。”

    邢东瑞转身要进去,结果林邢氏拉着林淼的衣摆不肯松手。

    林淼拍拍她,“你先进去,我等一下再来看你。”

    林邢氏摇头,手上更用力了。

    “姑娘,”邢东瑞眼带祈求,无奈,林淼又跟着走了进去。

    把林邢氏放回床上,她的手还是紧紧的抓着林淼的衣摆,目光一瞬也不肯离开。

    这样不是办法,林淼只好拿出银针给她来了几针,让她昏睡了过去。

    从卧房出来,邢东瑞问道:“姑娘,我姑姑是什么病?”

    “一种精神类疾病,用你听得懂的话说是心病。”

    邢东瑞愣了一下,眼里快速被苦涩占据,“那这心病是不是还得心药医?”

    “这个要慢慢来,最好有多一些她的亲人陪伴她。”

    林淼说着出到厅堂,要来纸笔写下两个药方,一个是健脾胃的,一个是疏肝理气的。

    “光喝药是不行的,营养要跟上,你让厨房炖点肉粥给她吃。”

    邢东瑞点着头问道:“她要是不吃怎么办?”

    “哄啊,老小老小,老了就和小孩一样,你哄着她吃。”

    邢东瑞点头又摇头:“我哄不行啊,姑娘,你能不能行行好,姑姑怎么说也是你师娘,你还叫姑父爷爷,那姑姑…”

    林淼觉得脑壳有点疼,抬手打断了他,“行行行,你先让人去抓药。”

    …………

    陈老太医的孙媳陈朱氏昨日往姨丈家传了消息之后一直等消息传回来。

    结果等了一夜都没有,急得团团转。

    她的心腹丫头柳儿宽慰道:“太太,你就别担心了?奴婢昨日打听了,她们一行人都是乡下出来的,大夫人肯定不会愿意让大少爷娶一个乡下姑娘的。”

    “说是这样说,可是我这心里不安,表妹一片痴心,之前就放了话,非大伯哥不嫁了,要是没成,都不知道她得多难过。”

    陈朱氏和她表妹张碧瑶关系好,一起长大,自然也是希望能再做妯娌,那样就能少很多纷争。

    “太太,你就放心吧,表小姐是名门闺秀,长得又端庄秀美,只要是长眼睛的都知道选表小姐。”柳儿再道。

    陈朱氏摇头,春陵郡长史对于别人来说是大官,但是对于陈家来说真不算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的丫鬟来了话,“太太,表小姐上门做客来了。”

    “表妹来了?”陈朱氏一惊,猛然站起来往外走,“到哪里了?”

    丫鬟回话:“回太太,表小姐已经进到二门了。”

    没有递拜帖就直接登门,陈朱氏觉得这样不妥,不过没办法,人已经到了,只能赶紧迎出去。

    心里吐槽一句:“碧瑶真是,急成这样。”

    表姐妹俩在院中的花园相遇,张碧瑶紧张的拉着陈朱氏问道:“人呢?人在那里?我要看看是什么样的贱人竟然敢觊觎我晟哥哥。”

    陈朱氏大力拍了她一下,口没遮拦的人,那么多人看着。

    张碧瑶鼓着嘴,脸上带着委屈,表姐都不知道她昨日收到消息后多急,如果不是母亲拦着,她昨日就过来了。

    表姐妹俩往陈朱氏的半夏院走去,跟随的人慢慢隔开了一点距离。

    陈朱氏小声道:“这事你别急,我就是给你提个醒,你也不小了,让姨丈给你探探我家大伯的口风,能定下来就最好尽快定下来。”

    她能不急吗?

    表姐一直以为她们家没有探过陈家的口风,其实同在京师的哥哥早就探过了,可是…

    张碧瑶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到底那里不好嘛。

    “都说了你别急,你还急。”陈朱氏停下脚步,“你看你,兔子似的,我跟你说,我家祖父最不喜娇滴滴的姑娘,你要表现得大气一点。”

    张碧瑶缓了一下情绪,问道:“表姐,亲家祖父带回来的姑娘是什么样的?”

    “两个姑娘都长相出挑,不过我听柳儿说,她们家世要差一些,说是乡下出来的。”

    张碧瑶松了口气,“乡下出来的,那,那陈伯母应该不能应的吧。”

    “这个主要是看祖父,如果祖父有心…”

    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张碧瑶都知道要说的是什么,她绞着手问道:“亲家祖父很喜欢她们吗?”

    陈朱氏点头,“这就是我为什么急着告诉你的原因,祖父对其中一个姑娘不止喜欢这么简单,甚至有点讨好。”

    她就没有见过祖父对谁这么好过。

    “讨好?”

    张碧瑶两道柳叶眉竖了起来,“不可能的吧,亲家祖父那么严肃的人,就是九公主都不见他有半点讨好,难道你说的姑娘还能比九公主身份更尊贵?”

    陈朱氏摇头,犹豫了一下,道:“祖父喊她小师妹,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缘故。”

    张碧瑶精神一震,“表姐,如果她是亲家祖父的小师妹的话那她不是晟哥哥的师叔了?那样怎么可能嫁给晟哥哥呢?”

    陈朱氏自拍了几下脑门,“是哦,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害你白跑一趟。”

    两人接着往半夏院移动,走了一会,张碧瑶突然想起还有另外一个姑娘,连忙又问道:“表姐,除了叫小师妹的这个,另外一个呢?怎样?”

    她刚问完话就见到不远处盈盈走来的陈秀玲和叶青叶紫。

    陈秀玲穿着月牙白缎面梅花刺绣圆领袍,头上梳着飞仙髻,走动间,每一瞬都像是一帧仕女图。

    “就是,就是她吗?”张碧瑶呆了呆,这样的美人,只要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吧。

    陈朱氏点头:“是她,也不知道怎么长的,怎么这么好看。”

    两人目送着陈秀玲消失在花园的另一头,张碧瑶:“表姐,你真的确定她是乡下出来的?”

    陈朱氏摇头,“我再让柳儿去打探打探。”

    两人刚刚转晴的心情又阴了起来。

    …………

    邢东瑞端着煎好的药看着林淼,“姑娘,药好了。”

    林淼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边走边道:“我也不大会哄人,要是哄不好,你可不要怪我。”

    “姑娘说笑了。”邢东瑞道。

    两人进到卧房,林淼掏出银针在林邢氏身上下了几针。

    林邢氏悠悠转醒,人都没看清楚就一把抓住林淼的手,“淼儿,淼儿,娘的淼儿,你不要离开娘。”

    林淼看了眼邢东瑞,正要开口,邢东瑞就先开了口,“你把药喝了,她就不离开。”

    这话非常管用,林邢氏接过药咕噜咕噜就喝了个底朝天。

    邢东瑞高兴的把空碗拿过来转身走了出去。

    林淼的手还被抓着,她想了想在床头坐下。

    两人静默了一会后,林淼开口:“你以后乖乖吃药好吗?”

    林邢氏没有回应,就这样睁着大眼睛看着林淼。

    林淼再道:“生命只有一次,你不珍惜,没人替你惋惜。”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触碰到了林邢氏的灵魂,她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滴到林淼的手背上,微热。

    林淼搂着她轻拍,“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小半个时辰后,林邢氏哭累,靠在林淼怀里睡了过去。

    林淼小心的让她躺回床上,伸手擦掉她的泪痕,转身走了出去。

    邢东瑞就在门口等着,一见林淼就道:“姑娘,太感谢你了。”

    林淼对他笑了笑,“尽量多陪伴她,带她在小院子走走,能助她早日好起来。”

    邢东瑞连连点头,陆丰走过去,问道:“月儿,饿了吗?”

    她们清早就出发,现在午时了,说实在的有些饿。

    “饿了,要在这里吃饭吗?”林淼问。

    邢东瑞有些尴尬,他忘了吩咐下人去买菜做饭了。

    “还是出去吃吧,陈老太医说从这里出去,再走一刻钟就有间特别好吃的菜馆。”陆丰道。

    “那行啊,我们走呗。”

    …………

    一转眼几日过去,林淼不时过去陪林邢氏说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林邢氏的色气看着好了一些,也愿意喝药吃粥了。

    她还是会把林淼错认成她的女儿,林淼几次想要让她认清事实,最后都在邢东瑞哀求的目光中又把话吞回了肚里。

    与此同时,陈老太医的徒弟们陆续到了春陵城,在陈老太医早早准备好的院子安顿了下来。

    陈老太医找到林淼,道:“小师妹,你之前说的授课室,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建好了,你要去看一看吗?”

    林淼没有理由拒绝,一行人来到东城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