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医品田园 > 第三百一十四章这是来看我吗?

第三百一十四章这是来看我吗?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狂犬病的潜伏期通常是一个月到三个月之间,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虽然两人没有任何异常,但是林淼还是紧张。

    陈老太医见林淼意动又道:“老夫家里还有许多老夫祖父收集的古医书,古医书中有没有记载过疯犬病,老夫记不清了,小师妹不妨留下查览一番。”

    小师妹?

    陈承夫妻震惊得人都僵硬了,祖父怎么会有小师妹?祖父的师傅不是曾曾祖父吗?

    这到底什么情况?

    夫妻两个的疑惑没有人给他们解答,林淼思量一番后决定住下来,望着大家道:“我们就住陈爷爷家里吧,吃他的用他的,能省下不少钱。”

    众人没有异议,对他们来说住那里都一样。

    高勇:“月儿说住那里就住那里。”

    他这么叫林淼已经半个月了,自从他受伤后,他发现大家对他都好宽容,就是伤好了之后也没有苛责他。

    这让他非常得意,认为大家都被他的勇猛折服了。

    关于狂犬病的事,那晚之后大家商议决定不告诉高勇,所以他完全不知道,听到讨论也不放在心上。

    因为他根本不懂那是什么。

    高达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个有心没肺的哥哥,给点颜色就开染坊。

    决定住下来后,陈老太医就让仆人把林淼一行人领下去休整。

    陈承拼命用眼睛睃自己的媳妇,示意她亲自带人过去,借机了解一下情况。

    陈朱氏心里的疑问也已经到达了鼎沸,其实不用陈承示意,她也会这样做,所以…

    “祖父,客人初次来家里,还是由孙媳带去吧,也好给客人们介绍一下家里的各个院子。”

    陈老太医颔首,对这个做法表示满意,道:“行,你好生给介绍介绍,还有院子里侍候的丫鬟婆子也叮嘱一番,让她们好生侍候着。”

    “是,那孙媳先领着他们下去了。”陈朱氏应声后对林淼等人行了一个福礼:“妾身朱氏,见过诸位。”

    陈秀玲连忙回了一个福礼:“有劳陈太太了。”

    “你们是祖父的朋友唤我太太,有些疏远了,刚刚妾身听这位姑娘喊祖父爷爷,那就是和拙夫一辈的,不如喊妾身嫂子吧。”

    这个没什么好争论的,所以众人不管大小都喊了一声:“嫂子好。”

    陈朱氏满意的笑了,一行人边走边说,很快就来到了北芪院。

    北芪院属于前院,从外看进去,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来。

    踏进去瞬间被吓傻了眼。

    院子里空旷的地方整齐的种植了四列黄芪,生长得正好,郁郁葱葱。

    “陈爷爷这是怕把院子名字给忘了,所以要种上相应的药吗?”

    林淼说着突然眼睛睁大,“灵芝院里种满灵芝吗?快快快,去看看。”

    众人扶额,这怎么可能?灵芝可是非常珍贵的药,要是有一院子,那还得了,门槛都被踏破了。

    陈朱氏掩嘴笑起来,“月儿妹妹说笑了,灵芝院里一株灵芝都没有,这个院子里的黄芪是公爹一时心血来潮种下的。”

    “好吧。”

    林淼有些失望,她还以为可以在古代看看古人怎么培育灵芝的。

    陆丰等人安顿下来,陈朱氏带着林淼继续前进。

    出了北芪院,陈朱氏笑着问道:“月儿妹妹今年芳龄几何?”

    “我?十七了。”

    陈朱氏目光闪了闪,又问道:“妹妹许人家了吗?”

    “定亲?还没有。”

    陈朱氏心里咯噔了一下,陈家未婚的男子只有一个,就是在宫里做御医的陈晟。

    大伯哥陈晟医术精湛,相貌堂堂,表妹心怡他许久,不会被人截了吧?

    不行,她得赶快通知家里,免得被祖父把亲事定下了。

    因这个缘故,陈朱氏已经没有心再打探什么,草草把人送到院子就离开了。

    灵芝院和北芪院略有不同,但是构造也差不多。

    从垂花门进去,东西两边厢房连接东西耳房,正房在中间。

    正房里除了主卧房书房还包含了一个会客的小厅。

    陈秀玲和林淼这些天都是一起睡的,所以决定一起住在主卧房,反正床够大。

    叶青叶紫是做惯大丫鬟的人,很快就把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林淼在院子转了一圈回到主卧房,陈秀玲正坐在榻上不知道想什么。

    “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迷。”林淼走过去拍了陈秀玲一下。

    陈秀玲抬头,不掩眼里的失落,道:“我在想我外祖家。”

    林淼在她旁边坐下,道:“有什么好想的?都到正门口了,还让走后门,不管什么原因,这事做的都不地道,一看就是不待见你了。”

    陈秀玲沉默,前世嫁人,春陵城她没有来过,和外祖家也断了联系。

    但是她记忆中,祖父母都是淳厚的人,大舅二舅对她也很关心。

    小时候她要回京师,他们还不让,怕她在陈家受欺负,这才几年,怎么会…

    “哎!”陈秀玲悠悠的叹了口气,心情更低落了。

    林淼站起来移动步子走到她面前蹲下,仰头望着她道:“别想了,反正闲着,明日再陪你去一趟,让你坐坐冷板凳。”

    陈秀玲一怔,摇头:“还是不去了,冷板凳我不怕坐,但是我不愿意你跟着我坐冷板凳。”

    不去还能保持美好的回忆,如果真去坐了冷板凳,那么…

    林淼拧眉想了一下,道:“陈爷爷家的府邸这么气派,他又是阿九的师傅,说不定在春陵城有几分地位,不如,让马大叔去告诉谢府,就说你在陈家…”

    陈秀玲不待林淼把话说完就摇头,“没有这样的必要,也许我和外祖家的缘分在小时候我哭着回京时就断了。”

    林淼站起来,把手放在陈秀玲头上摸了摸,“那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乖乖帮我画画吧,陈爷爷的徒弟们不日就会到春陵城了。”

    要传授医术,怎么也得两三年吧,月儿要在春陵城待两三年吗?

    陈秀玲心里有疑问,就问了出来:“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和家里说了半年,来的路程用了两个月,再划掉回去的两个月,最多待两个月。”

    “两个月?能教完了吗?”

    陈秀玲觉得不太可能,虽然大夫们都有基础,但是两个月时间还是太短了。

    “我打算用填鸭式教学法,到时候再让他们慢慢吸收。”

    陈秀玲表示不赞同:“既然教就应该好好教,医术和别的不同,学不好会医死人的。”

    林淼心脏猛烈跳了两下,她差点忘了自己的初衷。

    如果她填鸭,那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我想好了,我会教到所有大夫懂为止。”

    陈秀玲微笑,“我和西哥哥游玩一番,下个月就回去,你不用担心我们。”

    “这个到时再说,说不定陈爷爷的徒弟们一点就透,我半个月就能把他们讲通透了。”

    就在这时,叶紫打开帘子走了进来,行礼后道:“姑娘,陈老太医让人传了消息过来,让你过去一趟。”

    “哦?有说是什么事吗?”林淼走上前。

    “奴婢问了,说不清楚。”叶紫回答。

    林淼探头看出去,问道:“人还在外面等我吗?”

    叶紫点头:“是的,姑娘要梳洗一番再过去吗?还是…”

    林淼看了眼自己,觉得还是很干净整洁的,道:“我这个样子不失礼人吧?”

    叶紫连忙摇头。

    “那就行,你们待着,我出去了。”林淼说完掀开帘子。

    叶紫连忙跟上,“姑娘,让奴婢跟着你吧。”

    林淼回头:“你跟我干嘛?还不知道陈爷爷找我什么事呢,如果是讨论医书,我们可能要说半天,你跟着会闷死你。”

    “奴婢不怕闷。”叶紫认真道。

    林淼看陈秀玲,就见她笑道:“月儿,把叶紫带上吧,有什么事可以吩咐她,还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闲话。”

    “闲话?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林淼嘴角直抽。

    她去见的人可是陈爷爷,那是可以当她爷爷的人。

    陈秀玲走到林淼身边,小声道:“大宅院里养的人很多,她们平时闲着就会扑风捉影的瞎扯。”

    “姑娘,就让奴婢陪你去吧。”叶紫诚恳的道。

    “行吧行吧。”林淼妥协了,边走边道:“闷死你可别怪我。”

    叶紫微笑,她们做丫鬟的,那里会怕闷?

    三人出了灵芝院朝外院走去,刚过了月亮门就看到陆丰和高勇高达兄弟在练拳。

    “你们不累了?”林淼问。

    “不累,不累,练拳有什么累的。”高勇说着停下手高兴的走到林淼面前,问道:“月儿,阿紫,你们这是来看我吗?”

    高达:“……”

    陆丰:“……”

    能不能要点脸?

    林淼微微笑:“我肯定不是来看你的,叶紫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你问她。”

    高勇目光移向叶紫,叶紫板着脸,面无表情的道:“不是。”

    林淼噗呲一声笑出来,“叶紫,你也太高冷了吧。”

    叶紫还是面无表情,道:“姑娘,陈老太医等着你呢,我们快走吧。”

    林淼敛了笑,道:“你们继续练拳吧,晚饭再见。”说完继续跟着小厮朝前走。

    片刻后,林淼来到了陈老太医的书房,书房里不止陈老太医一个人,还有一个看着有些年纪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到林淼立马站起来,急切的问道:“小姑娘,陈叔叔说的都是真的吗?”

    林淼:“……”

    她怎么知道陈老太医说了什么?

    “陈爷爷,这位大叔是谁?”林淼问。

    陈老太医站起来,指着他介绍道:“小师妹,这位是世康的岳家侄子,姓邢,名东瑞。”

    林淼懂了,组织了一下语言,道:“那个,邢叔叔,陈爷爷说的人和我认识的不是同一个人,所以他说的你可以不用当真。”

    陈老太医:“……”

    小师妹为什么如此固执的认为不是同一个人呢?

    邢东瑞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本来是期待陈老太医的话不是真的,可是当知情者直接告诉真的不是真的,他又觉得大概是真的。

    “这个事,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给你们听,总之,我认识的林世康和你们认识的林世康他不是一个人,相信我,真的不是一个人。”

    林淼说完认真的观察两人的表情,从中她知道这两人都不相信她。

    哎,心好累。

    正想再解释时,她听到了这位姓邢的大叔的声音。

    他道:“姑姑一直等着见姑父最后一面,既然你是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不如,你陪我去见我姑姑一面吧。”

    林淼有些崩溃,重申道:“我不是,我真的不是,你们让我去见,我怎么说?再说你们认识的人也许还没有死呢?”

    邢东瑞像是没有听到林淼的话一样,哀求道:“姑娘,求求你,姑姑一辈子过得那么苦,我不想她带着遗憾,你就告诉姑姑,姑父其实一直念着她,这样就行了。”

    …………

    陈秀玲的外祖父谢浩南是先帝在位时钦封的侯爷。

    谢侯爷在新帝打进京师前,举家搬迁到了春陵城。

    本以为虽然保住了一家老小,但是爵位肯定就是没了的。

    没想到每月的俸禄还是照常发到了谢府,这就等于在告诉他们,爵位还在。

    这让谢浩南一家惊喜万分,做梦都笑醒。

    只是这样的喜悦只持续了几年,心塞的事发生了。

    谢浩南要请旨册封世子,可是奏折递上去几次,一点回响都没有。

    聪明人都知道,陛下这是有意把爵位收回了。

    谢家不是没有聪明人,只是他们不甘心,不甘心爵位就这样断了。

    为此,他们几番奔走,试图找到能挽回他们家爵位的人。

    终于,让他们找到了这样一个人,端王爷的岳家大哥黄广平。

    也就是谢府门房说的贵人。

    黄广平严格算起来不是端王妃的亲大哥,他只是一个庶子,早期帮着府里打理部分庶务。

    后来,他的天赋慢慢展现了出来,能说会道,还超级会敛财,几年时间就让顺平侯府家产膨胀了几倍,这是谁都不敢想的。

    端王爷因此对他刮目相看,把手中的产业交给了他打理。

    他也没有让端王爷失望,家产的增长速度非常喜人。

    端王爷一高兴就给足了他脸面,公开场合都声称黄广平是他的岳家大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