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医品田园 > 第二百九十一章成亲?

第二百九十一章成亲?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这是利用你?”陆丰脸黑了。

    林淼瞪他,“不是利用是什么?”

    陆丰脸更黑了,“就算你现在还不想成亲,我们迟早也是要成亲的,怎么能说是利用呢?”

    “我们?”林淼手指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指,“成亲?你开玩笑的吧?你不是喜欢你的监军大人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陆丰这下不止脸黑了,眼中怒火蒸腾,“你一直这么想的吗?”

    林淼下意识的点了下头。

    陆丰深深的看了林淼一眼,转身走出了房间。

    那冷淡的眼神让林淼莫名有些慌,胸口闷闷的,忍不住抬手抚了一下。

    “林淼啊林淼,你这是怎么了?”她喃喃自语。

    声音里是她没有察觉的慌乱,像是有什么东西控制不住了一样。

    “月姐姐。”小小的声音响起。

    林淼视线移到床上,“石头,你醒了。”

    “我没有睡,你们说话,我听到了。”石头道。

    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怎么可能在陌生的地方睡着,他刚刚只是为了不让大家盯着他看,才装睡的。

    “哦。”林淼应了一声,脸上有些尴尬。

    “月姐姐不喜欢那位大哥哥吗?”石头问。

    林淼在床边坐下,懊恼的揪了一下头发,“不知道,没有想过。”

    “如果那位大哥哥再也不和你做朋友了,你难过吗?”

    林淼感觉胸口被撞击了一下,有些闷痛。

    陆丰会再也不理她吗?

    想到这个可能,闷痛的地方扩大了,她再次抬手抚了一下胸口。

    两人一时无言,房间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片刻后,石头再次出声询问:“月姐姐,我阿爹来找我了吗?”

    林淼视线落到石头脸上,如实道:“来了,和赵氏一起来的,说要把你带走,我不让,你想跟他们回去吗?”

    石头爬起来要下床。

    林淼拦住他,“你不觉得身上痛吗?不许乱动知不知道?你这样就浪费我的药了。”

    “对不起。”石头小小声的说。

    林淼问道:“赵氏那样打你,你阿爹也不管,你还想回家,不怕再被打吗?”

    石头低下头,小声道:“今天不会再打了。”

    “那明天呢?还是会被打不是?留在姐姐家里不好吗?”林淼继续发问。

    石头沉默,半晌后道:“我是灾星,克人的,我阿娘就被我克死了,我不能在这里克月姐姐,月姐姐是好人…”

    林淼眼里闪过一丝痛色,扶着石头坚定的道:“你绝对不是灾星,你娘是因为爱你才舍了命留下你,如果你听信这样的话,你就对不起你娘了。”

    石头抬头,脸上有些悲戚,“阿婆也说我克死了阿娘。”

    “那是她愚昧,别理她,以后留在月姐姐家,跟着月姐姐学医怎样?”林淼转了话题。

    “可以吗?”石头眼里盛满了期待。

    “当然,我出去了,你安心睡吧。”林淼说完站起来。

    石头乖乖的躺下,和刚刚不同,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林淼看了一会,转身出了门。

    院子里

    听到林淼的脚步声,众人齐齐扭头去看她。

    陈秀玲:“孩子睡了吗?”

    林淼点头,视线飘到陆丰身上。

    从她这个角度可见陆丰紧绷的侧脸,和他手上滋滋冒油的烤鸡。

    她想了又想,抬脚走了过去。

    随着她的临近,陆丰身子更僵硬了,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林淼咬了咬牙,在他身旁坐下,问道:“陆丰,烤鸡好了吗?我饿了。”

    陆丰没有搭理林淼。

    陈劲连忙道:“姑娘,陆小弟这个应该还没有好,我这个可以了,你吃我这个吧。”

    “谢谢。”

    林淼接过来,看了陆丰一眼,心里有些失落。

    她都主动示好了,陆丰还不理她,看来是真的做不成朋友了。

    扯下鸡腿默默的吃了几口,食不知味,叹了口气把其余的鸡还给了陈劲。

    刚站起来,就听到了厨房里传来林雪的声音。

    “如意叔叔,蛋糕这是好了吗?”

    “大概是好了吧。”

    “我去喊姐姐。”

    不等林雪出来喊,林淼就高声道:“不用来,我听到。”

    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厨房里。

    林雪和如意站在桌子前面。

    瓦煲已经被端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盖子揭开,整个厨房一股浓香萦绕。

    林雪激动的向林淼招手:“姐姐,你快来,这个好香啊,肯定好吃。”

    林淼走近,伸手戳了一下,能戳进去,心里松了口气,她就怕蛋糕跟石头似的硬邦邦,道:“把它倒出来吧。”

    如意点头,林雪连忙把干净的圆盖放到桌子上。

    蛋糕被倒出,底部烧焦了,焦香味扑鼻,诱得林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林雪直直的盯着,“姐姐,这个要怎么吃?”

    “小刀切开直接吃。”林淼说着转身去拿刀。

    林雪目光随着林淼,待刀落到蛋糕上时,她的目光也落到蛋糕上。

    看着蛋糕被切开,分了十二等份,她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块。

    林淼放下手中的刀,也伸手拿起一块。

    味道很不错,特别香,但是松软还是不够。

    “这个真好吃,又香又甜,给壮壮留一块,小北留一块。”林雪还没有吃完就迅速的分了起来。

    “什么东西给壮壮留?我也要。”阿九人还没有踏进厨房,声音就传了进来。

    “阿九姐姐,你快来,这个可好吃了。”

    林雪没有忘她进厨房就是为了给阿九做吃的,现在见到阿九连忙招呼她。

    阿九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味道好香啊,你们这做的是什么?”

    “我姐姐说是蛋糕,你尝尝看。”林雪说着立马拿了一块递给阿九。

    阿九接过尝了一口,眼睛微微眯起来,“这个好吃耶,香软可口。”

    “我给阿娘阿爹送去。”

    林雪是行动派,一说完就把分出来的端去放进碗柜里,再拿碗装两块准备带走。

    林淼拦住她:“阿爹阿娘看田去了,等他们回来再吃,不差这么小半天。”

    林雪点头,再把装到碗里的放进去碗柜里。

    做完这个转身,道:“姐姐,你给陆家大哥拿一块送去吧。”

    “陆丰?”

    想到陆丰刚刚的表情,林淼垂下眼眸,心里的失落又涌了起来。

    “算了,他不爱吃。”林淼道。

    “不爱吃吗?这么好吃的东西。”林雪嘟着嘴表示不解。

    “有人不爱吃甜食,正常的。”阿九含糊不清的道。

    “秀玲姐姐喜欢吃甜食,我给她送去。”

    林雪这话才说完,陈秀玲和叶青就踏进了厨房。

    陈秀玲笑道:“我闻到香味了。”

    “秀玲姐姐,青儿姐姐,你们来得正好,这个可好吃了。”

    “雪儿,你太夸张了哈,这个味道也就一般。”林淼摇头失笑,

    陈秀玲莞尔,拿起一块吃了一口,盛赞道:“确实非常好吃,一点都不夸张。”

    林淼有些无语,退两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林雪数了一下,苦着脸道:“不够分,这可怎么办?”

    “傻孩子,家里还有这么多材料,你们再做就是了。”林淼道。

    林雪瞬间神采奕奕,道:“如意叔叔,我们再做一个吧。”

    如意二话不说就动手。

    就在这时,林淼让小六去找的捕头来了。

    刘正勇一身衙役制服,腰佩大刀,精神气很足,见到林淼,带着歉意道:“姑娘,我们镇上没有仵作,你看…”

    “没事,没有也罢,只来了你一个人吗?”林淼问。

    刘正勇:“大全,虎子都在外面等着。”

    “那行,走吧,去张家。”林淼说完抬脚往外走。

    刘正勇点头,脚步快速跟上。

    在他们身后,陆丰垂下眼眸,脸上的表情更冷冽了。

    吉祥听力好,刚刚两人在房间的谈话,他都听到了。

    虽然理解不了月儿姑娘怎么会觉得陆小弟喜欢世子。

    但是月儿姑娘也并没有说不喜欢陆小弟。

    想了想,道:“你要放弃了吗?看月儿姑娘刚刚那样子,分明是在意你的。”

    陆丰转动了一下手中的烤鸡,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闷声道:“大丈夫何患无妻,她不喜欢我便罢。”

    他就不信他陆丰非她不可。

    ……

    林淼带着三个衙役,这一路走得很拉风,吸引了好些村民跟着去看热闹。

    张家

    听到动静的张福有夫妻开门看了一眼,又连忙把门锁上。

    林淼站在篱笆门口,喊道:“张福有,快出来,官差大人来了。”

    “你们欠药费不给,上我家闹事,还污蔑我打人,我已经告官了,你们要给我一个说法。”

    张赵氏隔着门喊:“你血口喷人,我们没有闹事,你打我,很多人都看见了。”

    “谁看见了?我打你,我怎么打的你?伤呢?你敢不敢给大人们看?”林淼悠闲的回应。

    “伤在我身上,大人们都是男的,怎么能看?”张赵氏的声音又响起。

    林淼看向刘正勇,刘正勇连忙道:“那就在村子里找几个妇女和你家男人一起看,这样也可以取证,把门打开吧。”

    门应声而开,张福有夫妻站出来。

    林淼对他们微微笑了笑,那笑容意味深长。

    刘正勇征召妇人帮忙验伤,话刚说完,妇人们就踊跃的报了名。

    最后选定三个,随着刘正勇走了进去。

    张赵氏不扭捏,她是真的挨了打,想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然而,她身上除了皮肤黑一点,实在看不出任何的伤痕,连一块淤青都没有。

    张赵氏着急的道:“这不可能,我真的被打了,腰这个地方,你们认真看啊。”

    妇人甲:“我们都看了两遍了,你家男人也看着,你问他。”

    张福有眼神闪了闪,媳妇身上确实没有半点伤痕,如果真的是被打,大概也就是挠痒痒的程度。

    张赵氏连忙把裤子脱了,她记得她挨的第一下就是腿上。

    然而,腿上也无半分痕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现在都还感觉隐隐作痛,怎么会没有淤青呢?

    林淼听着屋里的对话,嘴角微微勾起。

    这可是她新学的,用巧劲打人,打在软肉上,只痛无痕。

    想查出来,不可能。

    张赵氏泄气了,心里也慌了,如果证明不了她被打,那么就是确认她污蔑林月了。

    林月不会那么好放过她的,有钱人都变态。

    “检查完没有?官差大人很忙的,快点出来。”林淼喊。

    张赵氏急中生智,衣服也不穿转身就躺到床上。

    妇人们把门打开,邀功似的走到刘正勇面前,道:“禀告大人,那赵氏身上并无伤痕,她,她躺床上去了。”

    妇人乙加了一句:“她没有穿衣服就躺了。”

    “张家赵氏,速速穿衣出来,不然直接把你抓回去。”刘正勇道。

    张福有夫妻都不出来,他们都认定只要不出门,衙役们也不敢进来,毕竟有女人没有穿衣服。

    刘正勇声音喊哑,两人还是没有出来。

    林淼指着张家的厨房道:“去把木柴搬一些出来,顺着风向,用烟把人熏出来。”

    刘正勇眼睛一亮,“这个法子好,我就不信这两人还能不怕烟。”

    烟熏果然是好办法,不过一刻钟,夫妻两个就顶不住了。

    张福有夫妻两个狼狈的跑出来。

    虎子和大全立马上前把他们按住。

    张赵氏挣扎,喊道:“大人,我冤枉,我真的挨打了。”

    “林月这个小蹄子不知道使了什么诡计才看不到伤痕。”

    “她,她还抢了我家的孩子不还给我们。”

    张赵氏说完,张福有连忙附和一句:“我们的孩子现在就在她家,不信可以去搜她家。”

    林淼冷笑,道:“说到孩子,大人,我要告他们虐童。”

    “这两个丧心病狂的变态仗着孩子是他家的就无休止的虐待他。”

    “孩子被打得面目全非,肝脾受损,肋骨都断了两根。”

    林淼声音冰冷刺骨,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虐童这个罪名好像没有。

    刘正勇咳了一下,义正言辞的道:“殴打他人至伤者需赔付汤药费和监禁三个月。”

    “哪有不打孩子的人家?要是每个都抓起来,你们衙门装得下吗?”

    许久不见的张杨氏出现了,对于林淼不给她家翠儿治伤,她现在还耿耿于怀。

    围观众人窃窃私语,都认为打孩子就抓起来,这个不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