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医品田园 > 第七十一章他现在在何处?

第七十一章他现在在何处?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他去了那里?

    他直奔村口的山上等林淼,香包他是会收下,但是,他觉得他们还没有那么熟,不能现在就成亲,应该再相处一下。

    是的,应该再相处一下。

    相处多久好呢?

    一个月?

    一个月会不会太久了?

    月儿会不会等着急了?

    他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林淼出现了,她坐在牛车里,车上是她最近几日采来的药材,用得上的她已经留下了,这些留着没用就打算顺便换点钱。

    陆丰见到人,心扑通扑通扑通直跳,快速冲下路边,正打算说话。

    结果对上林淼不解的眼神,然后听到她轻声说道:“你出现干嘛?你快隐蔽起来啊。”

    他想把刚刚想的说出来,见张大木在一旁,只好作罢,又快速隐去。

    一路不见任何异常,这让林淼有些失望。

    来到医馆,此时医馆外熙熙攘攘到处是人,这是林淼这么多次以来第一次见到医馆这么多人。

    逮着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大叔,她问道:“大叔,这是怎么了?”

    大叔愣了一下,看向林淼,答道:“陈员外家的少爷摔坏了。”

    “摔坏了?”怎样的伤算是摔坏了?

    林淼皱着眉头,和张大木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挤了进去。

    医馆里,五六个丫鬟打扮的姑娘扶着两个微胖的妇人,两人均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林淼视线转了一圈,并不见病人,再看她们频频注视的方向,立刻知道了病人被转移到了内院。

    想着自己也算是这里的半个熟客,便大胆的走了进去。

    守在穿堂处的小厮也不拦,大概也以为林淼是这个医馆的人。

    进到内院,里面很安静,林淼扫了一眼,锁定了一个半开着门的房间,然后悄然无声的靠过去。

    房间里站着两个人,林淼见过的就阿昌一个,他们围着一个类似于手术台一样的床,应该是在处理伤口。

    林淼有心见识一下,便站在门口处,透过两人之间的缝隙看大夫处理。

    伤口很多,最重的伤在手肘,一道很长的裂口,深可见骨,皮外翻,血不停的渗出。

    处理伤口的大夫拿来一块布,直接给包了起来。

    不处理就包扎,这让林淼蹙眉,就算这个时代没有任何的消毒剂可以消毒,但是怎么也要把伤口两边的皮肉对接好,固定住再包扎啊,这样直接包扎伤口猴年马月能长好啊。

    忍不住道:“我说大夫,你这样不行的,伤口太大了,即使你不缝针,你也应该把皮肉对好,上点药再包扎...”

    大夫陈守成扭头,一个眼刀子射向林淼,阿昌会意,立刻转身轰她出去:“你懂什么?治病不是靠想当然的,我家师傅从医多年了会比不上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按你师父这个治法,后期消炎药跟不上,他就是一死,以我对你们这个医馆用药的了解,他也就也撑三五天。”林淼声音铿锵有力,一丝不惧。

    阿昌怔了一下,回头看了师父一眼,只见师父眼底寒冰一片,他连忙扯上她往外拉。

    拉扯中,林淼差点摔倒,但是固执的不肯走,道:“你们这是治病救人还是草菅人命啊?听到不一样的声音不反思,不论证就屏蔽,这样医术一辈子都不会有进步,最多能治个风寒什么的...”

    林淼还在叨叨叨,手挥舞着和阿昌对抗,她没有觉得她在得罪医馆的大夫,反而认为自己是在拯救这个医馆,不然人死了会扯皮的。

    “你不要乱说...”阿昌有些急,吼了一句再次扯上林淼的衣袖把她往外拉,

    “等一下。”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看着六七十岁的老爷爷从一旁的房间走了出来。

    他身穿一个身灰色的袍子,头戴一顶黑色的帽子,脸色有些苍白,眼周边皱纹很深。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陈老太医,辞官之后他就开始挨个地方的去考察弟子们的医术,以防有弟子违了初衷。

    现在,他看着林淼道:“小姑娘刚刚说伤口可以用针缝起来?可有依据?”

    林淼看向陈老太医,觉得他目光清正,而且是长者,便道:“当然有依据,伤口缝起来可以加速止血,也可以帮助愈合,一劳多得。”

    陈老太医低头沉吟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林淼,走到医疗门口,挥手示意陈守成退开。

    陈守成有些惊愕,战场上都是这么处理的,怎么就变成草菅人命了。难道交给一个小姑娘来治就不是草菅人命?

    陈老太医见他不动,瞟了他一眼,再转过来看着林淼道:“小姑娘可会这缝合之术?”

    “略懂。”林淼说着上前直接把陈守成推开。

    小朋友已经疼晕了过去,眼角两行泪痕,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因为今天的目的,她怕有意外,所以身上针包和伤药都带了,现在站到诊疗床前,她直接把针包和药拿出来。

    施针止疼,再取出缝合针穿上线,两公分的伤口,她缝了三针,然后洒上药,再用布条包扎起来。

    林淼做事行云流水般,并不给别人时间质疑她的操作,做完之后,她收拾针包放进怀里的内袋中。

    陈老太医眼里发出了比太阳还要炙热的光,道:“小姑娘师从何处?可方便为老夫介绍介绍?”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功底,可见师父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医者。

    林淼不假思索就回道:“我爷爷林世康。”

    爷爷是她的第一个老师。

    陈老太医激动的上前一步,紧紧的抓着林淼的手臂,问道:“他,他现在在何处?”

    林淼不懂这个老爷爷为什么这么激动,想到爷爷,她心里有点哀戚,眼眶开始泛红。

    陈老太医又问了一次,林淼压下心里的触动,道:“死了,死了快一年了。”

    陈老太医后退了两步,喃喃自语道:“没想到,没想到,你还是走在了我的前面。”

    林淼刚刚只觉得这个大叔有点莫名,现在一听竟觉得十分神奇,这个老爷爷认识的人里面有叫林世康的?而且也刚好是大夫?

    良久,就在林淼想移动过去和大夫交代后续伤口的处理时,陈老太医又出声了:“他走的时候可有说什么?”

    林淼知道他们两个说的不是同一个人,但是鬼使神差的把爷爷临终前说的话说了出来。

    “初心易有,恒心难持,爷爷盼你将中医发扬光大。”

    陈老太医闻言眼眶尽红:“他还是那个心怀天下的医痴!一生不改。”

    “那个,老爷爷,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个人。”

    林淼要解释,陈老太医摆了摆手阻止了她,这个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和他一样一生都用在研究各种病症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