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192章 共伐大周

第192章 共伐大周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芈熊难!

    他是真的难!

    皇帝,从来都是一国最为关注的对象,尤其是在这等节骨眼上,皇权将传,必当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当他下定决心要传位太子,稳定朝野,加封叶向佛后,芈熊真的以为万事稳固,只要等传位大典,就能放下重担了。

    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自己竟然被太子在背后捅了一刀!

    还有这么坑爹的?

    “蠢东西!”

    楚京皇宫,这一夜内院骂声不绝,太监、宫女胆战心惊,生怕被迁怒掉了脑袋,心里还在腹诽,真的很久没听过芈熊这么生龙活虎的……骂儿子了。

    折腾了大半宿,芈熊连半本诏书也没颁下。这等局势,他作为皇帝也没有任何办法,甚至于身为一国之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诸侯国和王朝之间的关系之复杂。

    诸侯国是王朝的附庸不假,但仆人也是有尊严的。在即将卸位的节骨眼上,随意妄下诏书,极有可能令局势更加混乱,甚至于威胁到王朝的根基和地位!

    “自己拉的屎,自己擦!”

    芈熊选择了置之不理,任由楚京的舆论风暴继续发酵。临近退位他不想在历史的车辙上留下污点只是其一,其二,则是他对于皇权的信心,第三是因为叶向佛。

    王朝,永远是皇权至上,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任世道再乱,等传位大典召开的那一天,皇权传承一锤定音,太子必然会成为南楚王超权力最大的那个,而待那时,无论楚京内朝堂之上再怎么混乱,有朱圭内阁的协作,南剑宗的肃清,政局终将恢复平稳。

    至于各大诸侯国,那就更不是问题了。他了解叶向佛,当年那么大的事情,叶向佛都没反,现在就更不会反。他说不参与皇权争夺之事,那肯定不会参与。一心只为皇命,待太子继位,一旦颁布王命,叶向佛定然无法置身事外,手握南楚百分之七十兵权的他,军神势盛,那个诸侯国敢与之正面相抗?

    是狗,毛总会顺下去的。

    所以对于此时的芈熊来说,就是一个字——

    等!

    等太子和朱圭完成一切准备事宜,召开传位大典,静坐钓鱼台就可以了。至于这段时间自己不表态,不更改传位太子的决定,是否会在楚京引起更大的混乱……芈熊根本不在乎。

    等我一死,管你洪水滔天?!

    只要我在历史上不留下任何污点,这就足够了!

    芈熊想的很美,决定在剩下的日子好好享受就够了,只是现在的他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他此时的不表态,反倒给他引来了更大的祸端……

    这是后话。

    当整个楚京都陷入一片混乱和压抑,就像是个火药桶随时爆发,到处都充斥着对太子的口诛笔伐、对三皇子、五皇子顶替太子之位的传言,各大豪门争相站队,忐忑不安的等待时——

    是的,他们也只能等。站队、暗中的小动作,都是为了家族日后的命运在博弈,但皇权这张棋盘上,能够落子下棋的永远也轮不到他们。

    芈熊当是最大的棋手,各大皇子也是,朱圭等人也算的上,至于其他人,所能做的只是等待,旁敲侧击,不断探问从宫里传来的消息,就像是浪潮上的扁舟,随时有颠覆的可能,但除了主动远离之外,却没有任何驾驭的办法。

    这就是当前整个楚京的气氛,压抑而沉闷,暗潮涌动。而与此同时,宁国北关,北安城,九大诸侯国的大军全都集中在这里,前后调动的再加上宁国、靖国原本驻扎的大军,数量赫然达到了百万之巨!

    这是王朝之战的数量级了。事实上,一旦开战,这也的确是一场王朝之战,只不过这边代表南楚的是九大诸侯国。

    连被灭国才刚刚复国的腾国都出兵了,可想而知,这件事对九大诸侯国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只可惜,蔡国没有出兵,若是王泰真的率兵来了,那才是真的热闹。整个蔡国一共才三大宗师,被李云逸生生搞死了一个,要是这次再趁乱弄死一个……这个放心,若是蔡国真的派王泰来,李云逸绝对不会手软的,只可惜,蔡国虽然随大流向楚京发了文书,却没敢出兵。

    蔡国是真的惨,它们已经无力再承担任何波澜了,更何况还是王朝之战这等大事,别说参与了,连近前都不敢。

    北安城的气氛也很压抑!

    易风的通告发出去了,九大诸侯国除蔡国也全都调兵而来,用行动表示了附议,楚京却一直没有动作。在这个时候,没用动作就已经是一种表态了。

    不管!

    爱打打,与我无关!

    芈熊的脾性各大诸侯国还是很了解的,怂的一匹,为了一世清明,什么诏令都不下,就是为了甩锅。

    真的打起来,倘若输了,他完全可以给大周解释,我下过圣旨了,但是这些诸侯国不听啊,和我无关!

    一旦赢了,那功劳肯定是皇家的。

    看,我王朝诸侯国这般给力,都是我皇室的管理有加!

    墙头草莫过于此。

    可问题在于,你对外是墙头草无所谓,但对自家诸侯国连半点担当都没有?这一点,在三十万大军困足大周境内时芈熊的抉择上,各大诸侯国已经看的很清楚了,根本不奢望什么了,他们现在操心的是——

    怎么打?

    什么时候打?

    有人已经开始急了。

    “易风军师呢,他在哪?快叫他出来!这通告都已经下了,咱们也等了五六天了,时间紧迫,还不出兵更待何时?”

    “我哥要是死了,你承担的了么!”

    有人在帐前叫嚷,身披银白蟒衣,身材圆滚滚的,小眼睛里充满了不耐烦,看他的模样,和鞠王有六七分相像。事实上他的确和鞠王有关,是鞠王最小的弟弟,焦国王爷之一,狄王。鞠王被大周带走,他成了北安城焦国大军的统帅,列位将军之名。在他身边,是一脸冷笑双臂怀抱看戏的诸葛剑。

    狄王扯着嗓子喊了好大会,嗓子都快喊哑,诸葛剑这才冷笑道:

    “我说狄王,你可别喊了,易风军师在不在里面还是两回事呢,你在这里干嚎个什么劲?要我说,你老老实实回去等着就是了,若有调令,你肯定会拿到的。”

    “到时候我让易风军师给你封个伐周大元帅,你当先锋!”

    狄王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可诸葛剑是一等诸侯国的王子,备受宠爱,他的焦国只是三等,他哪敢迁怒诸葛剑,按下怒气,依然冷着一张脸,道:

    “不就是个屁大的军师么,什么态度!”

    狄王恨恨对着军帐一甩手,愤恨转身。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了,依然碰了一鼻子灰,只是这次遇到了诸葛剑。看着不疾不徐的诸葛剑,他很是纳闷,压着性子拱手道:

    “三王子,您就不急?”

    “这楚京的传位大典可没几天了,以咱们当前这位皇帝的脾性,他肯定不会理睬此事,可一旦皇权继位,无论是哪个皇子当朝,肯定不会任由我等这般挑衅大周,等叶向佛挥师回朝,咱们九大诸侯国就是裸着膀子掰腕子也掰不过他啊,到时候可想出兵都没机会了!”

    诸葛剑闻言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个身材和猪差不多的狄王还有这等心思,真是人不可貌相,笑着道:

    “急肯定是急的,不过,北边城外可是大周,以我的手段,可不敢随便招惹,既然如此,多等两天又如何?”

    “狄王,有句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大树底下好乘凉啊!我劝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吧,可别等出兵那天,易风军师真给你封个伐周大将军,到那时候你可想哭都没地哭咯。”

    诸葛剑拍着狄王的肩膀,一脸慈父笑,笑的狄王浑身发毛,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听到诸葛剑话语里对李云逸的吹捧,眼底疑惑更浓,斜着眼望向一旁静悄悄的大帐。

    “那位,真的那么强?!”

    诸葛剑闻言,笑了,甩甩手转身离开,惟留下一句话在风中摇荡:

    “放心,他远远比你想象中的更强。如果这次连他都解决不了这麻烦,恐怕咱们南楚,也没人能做到了。”

    狄王闻言,懵了,愣在原地足足许久,嘴唇喃动,但最终一句话都没说,看了看丝毫未动的军帐,只好讪讪离去。但其实,在他心里,还真有一句话没问出来。

    没人能做到?

    那叶向佛呢?

    他也做不到么?

    还是说在诸葛剑的心中,这所谓的易风军师,竟然足以和叶向佛比肩了?!

    ……

    军帐里,李云逸的确在,身后是福公公,除了他之外再无一人。

    李云逸坐在椅子上,前方的墙壁上是一张详尽的军事地图,描绘的正是整个大周南部!如果此时有人看到这一幕,必然会发现,李云逸心意已决。

    出兵!

    兵,肯定是要出的。

    芈熊等得了,他等不了。

    连狄王都能看懂的局势,李云逸又岂会看不懂?更重要的是,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叶向佛的脾性——

    愚忠!

    叶向佛只尊皇权,这一点从十四年前的那件事就能看得出来,那时候的他分明有能力颠覆南楚,最终却选择了隐忍,铸成错事。时至今天,他再次担任南楚三军大元帅,抗击东齐,平复外患,人人得以称道,奉之为军神,看似是芈熊皇帝亲临,真诚恳求的缘故,对他个人而言,何尝又不是一种妥协的意思?

    南楚继位大典一旦完成,在下一任南楚皇帝的推动下,叶向佛挥军北上,以雷霆之姿镇压各大诸侯国在李云逸看来都不是不可能的事,那就更别说杀入大周了,完全没有机会!

    他等不了。

    事实上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态已经很久了,久到让福公公都纳闷了。

    福公公是他最亲近的人,当然知道李云逸的能力,他相信,只要是李云逸愿意,攻入大周必然可行,早就捷报连连了,这不是妄想,而是他对李云逸这段时间能力展现的信任,再加上大周与北越大战越发激烈焦灼,南部空虚,无力支援,更是良机。

    他在思考什么?

    福公公深知臣子之道,不敢贸然打扰,甚至用罡气隔绝内外,阻绝声音。但不懂军事的他岂能明白,李云逸这些时日深思的重心?

    出兵伐周,逼迫大周放人?

    这是必然的,因为熊俊就在其中。但是,除了救人之外呢?

    挥师百万,李云逸的目的又岂会仅限于此?

    终于。

    在这张椅子上足足坐了三天三夜——

    “啪!”

    李云逸指尖挥落,一枚漆黑光华的棋子稳稳入盘,终于起身,三天不休不眠,他的眼中非但没有半点晦涩困乏,反而精芒如梭,锋锐如电!

    “福公公,传各大诸侯国的领兵将军入帐。”

    “明日卯时,共伐大周!”

    福公公闻言一颤,当即拱手听令,抬起头,眼底闪过一丝期待。

    李云逸,终于要再次亮剑了!

    与此同时,一纸飞信直飘南下,借邹辉之手传到了叶向佛手中,这封信是邹辉亲自传递的,因为他知道李云逸的信定然重要,暂且离京也无妨。只是,当他亲眼看到叶向佛打开这封信,一同看到信上的字,邹辉整个人,懵了。

    “国公,这是……”

    对叶向佛,邹辉还保持着曾经的称呼,已成习惯,叶向佛也不在意,当看到这封信笺,就连见多识广带兵一生的他也是一怔,旋即眼底精芒爆闪,笑着望向邹辉,道:

    “昔日你不是说,龙泉山一役,本座才是东神州最顶级的名将,没有之一么?”

    “看来这一次伐周之后,这名将之称,真的要再加上‘之一’二字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