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爱情公寓之伟大CP后传 > 第十二章 益达的第N春

第十二章 益达的第N春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第十二章益达的第N春

    挖掘机训练场地

    “张伟,不错啊,经过了四个多月的学习,终于拿到了挖掘机驾驶证,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你开着挖掘机差点把我们这个场地给挖了,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你终于通过了所有考试,恭喜你啊。”教张伟的挖掘机老师拍了拍张伟的肩膀,一脸解脱的模样道。

    张伟也是抱着自己刚刚拿到手上的挖掘机驾驶证,有些开心,听到老师的话,他虽然怀疑老师不是在夸奖他,但是自己坚信老师在夸自己就好了,他笑着点点头,一脸谦虚道:“这还是老师教得好,所以我才能这么快拿到挖掘机驾驶证,多谢老师的教导,嘿嘿嘿......”

    看着笑的一脸开心的张伟,老师有些无奈,其实这个老师心里想的是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报自己的名号,虽然张伟的的确确是拿到了挖掘机驾驶证,但张伟是属于一堆考证之中垫底的存在,也就是踩边过,打擦边球。

    和老师再商业互吹了一会,张伟便向老师告辞,手上紧紧抓着自己的挖掘机驾驶证书,笑的嘴巴都快合不拢了。

    我终于拿到挖掘机驾驶证了,啊啊啊啊一定要给大力看,现在我得先保护好它,得先拿个东西包着,给大力一个惊喜嘻嘻嘻嘻......张伟拿着证书来回转悠,心中狂喜道。

    因为还在挖掘机训练场地的缘故,所以张伟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可以用来暂时包裹驾驶证书,毕竟张伟嘛,一向都是骑共享单车出门的,开车油费太贵,有东西包着驾驶证的话就不容易损坏,想到这里,张伟表示很有道理的点了点头。

    在训练场转悠了许久,张伟终于在训练场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看到了两块白色的泡沫,正好是分上下层的那种,这下驾驶证就可以放在两块泡沫的中间,于是他便将两块泡沫捡起来,然后将驾驶证放了进去,在附近不远处捡了个红色的带子用来绑两块泡沫,然后横在了自己的胸前。

    “为什么我觉得这绑的有点像我和大力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呢?唉......我应该是太想大力了。”张伟叹了一口气,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无奈道。

    在准备妥当之后,张伟便用手机扫了个码,将自己骑过来的共享单车解锁,然后上了车,慢悠悠的向公寓的方向骑去,上午到挖掘机训练场拿驾驶证,下午他还有案子要调节呢。

    因为上次大力和自己说过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自己骑车在人行道,比较容易撞人,所以张伟便一直记得大力的话,没有再骑着共享单车在人行道上面走,而是在车道慢慢骑,这样就不会撞到人啦。

    一脸专心回公寓的张伟突然感觉到了自己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现在车道上面车不多,所以张伟也比较放心,便用左手扶着自行车头,右手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慢悠悠的骑着。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备注,是自己正在调解的一位先生,为了不耽误自己的案子,张伟便接通了电话,满脸堆笑道:“喂,是龙先生啊,好好好......你说......嗯嗯,我知道,你放心......哎哟!”

    正当张伟用心接电话没怎么太注意前方的时候,一个打扮像清朝格格的少女迎面撞了过来,看她的服装,倒和以前公寓的小伙伴看的《还珠格格》里面的紫薇有些相像,想必是在玩cosplay。

    砰——

    少女的头撞在了张伟胸前用红布包着泡沫板上,虽然并无大碍,但是却被惯性硬生生的震退了几步,而且本来张伟就是靠右行,所以离之前咖喱酱落水的那条河特别近,因为被震退,少女捧着自己的脑袋后退向后倾了过去,正好踩在了边沿上,直勾勾的掉落在了河里。

    “哎哟,现在的小姑娘都不看路的么?以前是大力,现在又是哪位?怎么又凹下去一块?诶......我明明看见有一个小姑娘的啊......”张伟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扶着自己的腰,有些狼狈的站了起来,连忙看了一眼自己胸口上面的泡沫,在确定只是单纯的凹下去一块之后,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一脸迷茫道。

    就当张伟以为肇事者逃逸的时候,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少女从河里钻出了脑袋,表情有些慌张,用尽全身力气呼喊道:“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听到少女的呼喊,张伟脸上瞬间便急了起来,现在自己身边没有大力,难道真要自己下去救她?可自己也不会水啊!可是周围也没有多少人啊!都快中午了,这小妹妹还出来跑步,也是没谁了......

    “等等?这女孩......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张伟眯着眼睛,一脸惊讶道,现在的他左手插着腰,右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用来遮挡阳光,这模样和大力简直一模一样,现在那个女孩也是半个脑袋露出水面,他只是觉得眼熟,并没有完全看出来是谁,但是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现在是要仔细思考该怎么救出这位“紫薇”少女。

    或许是手机在自己的手上,张伟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和龙先生聊天,他有些着急的看了一眼手机,对龙先生急道:“对不起啊龙先生,我现在出了点事,等下聊......”

    说完,一脸着急的挂了电话,看着在水中不停扑腾的“紫薇”少女,张伟简直是来回转悠,他倒是想直接跳下去救人啊,可是他也不会水,现在不能意气用事,没办法的他在自己身上来回搓着,希望能够找到什么能够救“紫薇”的东西,但是除了自己胸前的这块泡沫,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对啊,我胸前的泡沫就相当于救生圈啊,大力曾经说过!”张伟有些恍然大悟道,然后将自己身上的泡沫板拿了下来,毫不犹豫的向那位“紫薇”少女丢了过去。

    也不清楚少女听不听得到,张伟对水中的少女喊道:“我这块板子是泡沫做的,你可以用它慢慢往这边飘过来!不要害怕,叔叔会救你的!”

    咦......这听起来怎么这么猥琐?张伟皱着眉,一脸无奈的想道。

    “哎呀,不管怎么多了,现在得看她上不上的来了......”张伟看着已经成功拿到泡沫板的少女,一脸着急道。

    这位“紫薇”少女确实是已经拿到了张伟扔过来的泡沫板,但是由于在水中喝了不少水的缘故,她的脑袋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出于本能的抓着面前的泡沫板,将自己的脑袋放在泡沫板之上,刚刚掉入水中她的心里是非常慌乱的,她还是第一次掉入河中,全身力气基本上都用光了,现在只能任由这块泡沫板带着自己在河面上飘荡。

    迷迷糊糊之中,她听到了岸上有一位穿着有些正式的大叔在向自己呼喊,但是她没有听清楚这位大叔在说些什么,有了泡沫板的她仿佛离岸越来越远了,好像一直在飘荡,就是不知道该往何处。

    “我会死在这里么,不要,我还没有参加完古装秀,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尔康......”少女有气无力的喃喃道。

    看着河中的少女似乎和自己以及咖喱酱那次一样向远处漂走,张伟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虽然说是这位少女主动撞上来的,但是也是自己把人家撞进河里的,再说了,他张伟不可能见死不救,他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他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于是他便眯着眼,仔细回想起了上次大力救自己和咖喱酱的场景,恍然间,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忙向不远处看去,心中不禁一喜,笑了出来。

    “果然,那边的工程还没有完成......”张伟看着不远处还在做工程的地方,露出了一丝海绵宝宝的微笑,道。

    他所看到的,正是大力开挖掘机救自己和咖喱酱的地方,因为工程还没有完成的缘故,那里还在施工,同样的那里还停着两台挖掘机,一想到少女有救了,张伟以最快的速度将倒在地上的自行车给扶了起来,然后骑着它飞快的赶往那处地方。

    “你好先生,你不能进去,这里是赵氏重工的施工地。”张伟刚到施工门口,便被两个穿着施工服的中年男子拦在了门外,一脸严肃道。

    被拦着的张伟既着急又没有办法,忍不住急道:“那为什么一年前有个小妹妹能够进去?通融一下,我赶着救人,真的,兄弟,我真的要救人。”

    “什么小妹妹?什么救人?”两位施工者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对方,然后其中一位无奈道,“先生,请你不要在这里闹,否则我们会叫保安处理了......”

    听到两位施工者的话,张伟只能有些怂的暂时先退后了几步,然后看着两个施工者,开始蹦上蹦下,看那位“紫薇”少女究竟漂到哪里了,实在没辙的话,只能自己下去救她了,到时候再和那位少女一起喊“救命”算了。

    等等?赵氏重工?他们刚刚说赵氏重工?那不是赵海棠家的么?对对对,先打电话给赵海棠!张伟眯着眼沉思了起来,想到了刚刚两位施工者的话,心中一喜道。

    想到这里,张伟脸上带着一丝对两位施工者的歉意之笑,然后从口袋中掏出手机,解锁之后顿了顿,没有第一时间找赵海棠,不过在想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咬咬牙拨通了赵海棠的电话。

    大概三十秒时间之后,电话那头的赵海棠才接通电话,赵海棠那熟悉的语气瞬间从手机里传了出来,道:“张律师,怎么?又遇到什么事情了?要借钱还是要借东西?看在大力学姐还在柏林的份上你说吧......”

    “哎呀,不是这个,是我把......我刚考的挖掘机驾驶证掉河里了,这边是你们赵氏重工的施工场地,我想借一下你们家的挖掘机,能不能你和里面的两位施工者说一下?”张伟顿了顿,解释道。

    笑话,我要是跟赵海棠说我把一个姑娘撞进河里了,他会怎么想我?为什么他告诉大力就不好了,正好我驾驶证也在河里,倒是一个不错的理由,等等?驾驶证?!啊啊啊啊我驾驶证还在河里!张伟抱着头心中更急道。

    另一边的赵海棠听到了张伟的话,先是一愣,然后大笑了起来,听声音,似乎公寓其他小伙伴也在,一定是赵海棠开了免提,以他的性子开免提是很正常的,他巴不得看张伟出糗。

    “张伟,你怎么还是这么憨啊?驾驶证都能给你丢河里?怎么回事?赵海棠快帮帮张伟。”一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笑着调侃道,跟着她笑的还有子乔他们。

    张伟也是有些无奈道:“现在解释不了那么多,再不捞上来她就沉河了,赵海棠,快点......”

    “那行吧,你把手机给那些施工者。”赵海棠也是不再笑张伟,而是淡淡道。

    张伟捧着手机点点头,然后将手机递给其中一位施工者,露出一丝诚恳的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在另外两名施工者却略显猥琐,有些怀疑张伟是神经病医院刚跑出来的患者的施工者缓缓的拿起了手机接了起来,然后接下来的五分钟,张伟便听到两名施工者和赵海棠在交流,但是具体说了什么他不知道,张伟只知道都过去这么久了,那位少女该不会沉河了吧?

    完蛋了完蛋了,要是这小姑娘沉河了,那我岂不是要背上官司?重点是我的驾驶证也没了!啊啊啊,赵海棠你快点好不好?时间很紧急的好吗?张伟满脸扭曲的心中急道。

    终于,张伟看到两位施工者带着一脸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然后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自己,放自己进去了,对于那两名施工者的眼神,张伟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赵海棠一定说了些什么,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他可没有时间纠结这个。

    另一边,赵海棠一脸满意的放下了手机,他说了什么?也就是说了一些关于张伟平时的作风,告诉了那两名施工者自己家亲戚脑子有点不好使,一不小心把挖掘机驾驶证给丢河里了,现在要借挖掘机铲一下河,所以放他进去捞一下吧,能捞到就捞,捞不到让两位施工者帮他安慰一下痛哭流涕的张伟。

    走到河边上,张伟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河中慢慢向这边漂过来那名少女,心中缓缓松了一口气,还好她和挖掘机驾驶证都没事。时间不等人,张伟连忙将自己虽然考试通过,但还是开的有些颤颤巍巍的挖掘机本能展示了出来,因为这还是第一次开着挖掘机进入工地实践,张伟还是有一些紧张的,毕竟别人进入工地是施工,但是自己来工地开挖掘机是为了挖人?

    河中,那位少女正死死拽着张伟丢过来的泡沫,胳膊以上的身体部位全部趴在了泡沫之上,整个人被泡久了有些晕乎乎的,抬眼都是有气无力的,现在毕竟是冬季,天色微凉,虽然说河中水也有些冰冷,但是比起上岸,还是河中比较温暖一些,冬季暖阳,此时的少女或许是感觉到自己已经没救了,最后缓缓抬起了头,准备再看天空最后一眼。

    “这是......抓斗?”少女脸色微变,一脸不可思议道。

    在她说完话的下一秒,挖掘机的抓斗“噌”的一声便落入了距离自己不到十厘米处的水中,身体有些颤抖,神情有些慌乱的紧紧抓着自己手中的泡沫,害怕这抓斗一下子给自己挖没了,但是出奇的是,这抓斗虽然有些晃晃悠悠,但是却还是比较稳得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一离开水面,她便感觉周身一股寒气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有些害怕的喊了起来,在她喊得过程中,抓斗把她稳稳的放到了地面上,即使已经到了地面,她已经眼神有些朦胧的抱着手中的泡沫。

    看到少女稳稳落地,张伟双腿有些打颤的从挖掘机驾驶位下来,差一点就直接跪在了地上,不过好在他扶住了挖掘机的边沿,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了出来,以前大力是一脸自信的下来,而他张伟却是一脸见了鬼似的脸色惨白。

    快速喘了几口气,张伟摸着自己的胸口快速向抓斗里的少女跑去,一跑到少女的面前,张伟有些慌张的将少女扶了起来,然后有些慌乱道:“紫、紫薇你、你没事吧......大力?”

    有些慌张的摇了摇少女的身子,原本在发愣的少女有些迷迷糊糊的反应了过来,和张伟对视着,看着张伟的脸,有些晕乎乎道:“尔、尔康?我、我不是大力......”

    或许是在水里被冻了很久的缘故,少女刚说完这句话便晕了过去,看着这位身穿“紫薇”服装的少女,张伟是愈发的着急,因为少女的容颜和他的大力一模一样,他虽然觉得应该不是大力,但是对长得和大力一模一样的人他也是会难受,会害怕的啊,没办法的张伟只能将晕在自己怀里的“大力”给抱了起来,然后用嘴叼着自己的驾驶证,拼了命的向外面跑去,不过好在这次不像上次那么倒霉,还是有出租车的,一上出租车,张伟说了一句“去医院”之后,便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大力”包着。

    到了医院之后,张伟连忙结了账,然后抱着“大力”疯狂的向医院里面跑去,看到她进了病房之后心还是吊着,直到医生说她并无大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看着躺在病床上拥有和大力一样容貌的少女,张伟抱着头有些着急,他能够感觉出来此大力非真的大力,而且以前子乔他们也遇到过“艾派德”事件,毕竟张伟很清楚大力在柏林,即使是回来,也会提前告诉自己的。

    这一次,还是张伟第一次不记得第一时间找子乔一菲他们想办法。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病床上的少女这才缓缓醒了过来,嘴上还不停的呢喃道:“尔、尔康......”

    说完,她缓缓睁开了双眼,先是一个模糊的身影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然后慢慢变得清晰,她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兴奋道:“大叔你好厉害啊!居然会开挖掘机?”

    本以为这位少女醒来的第一时间是骂自己,毕竟是自己给她撞河里的,结果没想到第一句话居然是夸奖自己,张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不敢看向少女的脸,只是简单地瞥了一眼,这一眼他看到了她眼中的兴奋和亮光,但是她终究不是大力,他虽然喜欢大力,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代替大力的,他虽然有些怂且呆傻,但是他并没有蠢到连自己的大力都认不出来。

    “还好,主要是刚、刚拿到的驾驶证,对、对了,你、你叫什么名字?”张伟小心翼翼的对病床上的少女问道。

    少女微微一笑,不得不说,简直和大力一样可爱,但似乎又有些不一样,因为眼前的少女是天然呆萌,但大力是那种一笑会让张伟融化的可爱,这一点是不同的,而且经过一年多的相处,张伟清楚大力是理性的,而眼前这个酷似大力的女孩却是感性的。

    “大叔,我叫Rose,今天去参加了《还珠格格》的古装展示,因为赶时间回去换衣服,结果就被撞到了河里,等等......大叔,好像是你把我撞到河里的......”Rose回想道。

    听到Rose的话,张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是在......接电话,然、然后......没看清,就、就和你撞一起了......我、我也不知道......你会掉河里......”

    “没事大叔,看在你长得比较像尔康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Rose眨了眨眼睛,有些可爱道。

    张伟脸上的肉都快拧在一起了,有些疑惑道:“怎么你们都说我像尔康?不,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那个......Rose啊,既然你不追究的话,那、那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

    说完,张伟苦着一张脸有些想逃,他心中不挺的恳求Rose放自己走,但是很显然Rose似乎对张伟起了一丝兴趣,有些呆萌道:“古有‘英雄战场厮杀救美人’,今有‘大叔挖掘机救Rose’,大叔,我记得迷迷糊糊中你好像叫了我一声‘大力’,我能问问‘大力’是谁么?因为以前也有两个人叫我‘大力’。”

    “两个......人?”张伟皱着眉头,有些疑惑道,“其实大力是我女朋友,只是她和你长得比较像,不对,是你长得和她比较像,也不对,哎呀,总之就是你们两长得一模一样......”

    说完,张伟摆了摆手,有些无奈,虽然眼前的Rose和大力一模一样,但是他张伟又岂是那种看到一样容颜的少女就会下手的怪蜀黍?再说了,要是大力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那他就麻烦了!

    Rose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有些迷茫,不过她还是理清了思路,分析道:“大叔的意思是我和她长得一样,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面的裘千仞和裘千丈就是长相、口音完全一样的,《侠客行》当中石破天和石中玉两兄弟也是长相一模一样,还有《飞狐外传》中马春花的两个儿子,《书剑恩仇录》中的红花会的老五老六,《天龙八部》中的李秋水、她小妹、青萝和王语嫣,她们四个都长相相似,所以这都是正常现象。”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张伟满脸疑惑道,“《射雕英雄传》我倒是看了一点,你很喜欢金庸?”

    “对啊,我觉得他的武侠小说写得很有意境,怎么?大叔你不喜欢?”Rose嘟着嘴,问道。

    张伟叹了一口气,看着Rose的模样,心颤了一下,可只是单纯的觉得Rose和大力长得一样,没有别的意思,毕竟还是个小妹妹,他要是说自己不喜欢金庸,那岂不是会扫了Rose的兴致?没办法的他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这点便是他和赵海棠本质上的区别。

    看着张伟一脸纠结的点了点,Rose也是被他逗笑了,她也明白了张伟很显然不喜欢金庸,只是单纯的看过一部《射雕英雄传》罢了。

    “大叔你叫什么啊?”Rose眨着眼睛,有些俏皮道。

    张伟抿嘴笑了笑,然后瞬间失去笑容,有些呆的介绍自己道:“我叫张伟,是个律师。”

    “律师?这么可爱的律师?大叔,你还是我见过第二个这么可爱的人呢!不过第一个的棠儿虽然可爱,但是比大叔死板多了,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还是大叔可爱!”Rose嘻嘻一笑,也不管自己手上是不是挂着针,双手捂着自己的嘴,有些激动道。

    “棠儿?”张伟张大嘴巴,一脸迷茫道。

    正当张伟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龙先生,坏了!他今天下午还要调解龙先生案子的!这下都下午两点多了,人家估计等急了。

    “喂,龙先生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现在在医院......对对对,我刚救了个人耽误了一点时间......好好好,我马上过来......”张伟有些胆战心惊的将手机放下,一脸便秘似的看着床上的Rose,和龙先生解释道。

    看着张伟的表情和他接电话时说的话,Rose明白似的点点头,对张伟说道:“大叔,你要有事,你可以先走,我这边没事的,我看得出你有急事......”

    听到Rose的话,张伟有些心软了下来,毕竟是一个小姑娘,还是被自己撞进河里的才躺在医院的,要是自己现在就走了的话,那岂不是会被子乔他们笑话?更何况Rose和大力也长得这么相像,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挂针,太没有人情味了吧?

    “没事,你这里也没有多少瓶了,我、我还是陪你打完送你回去吧......”张伟心一横,有些结巴道。

    看着一脸纠结却依旧陪着自己的张伟,Rose也是感觉到有些好笑,用挖掘机捞自己上来的大叔似乎还挺可爱的嘛,虽然有点黑也有点老,但是咋那么一看,还算有一点点小帅,要是剃了头,和尔康还真的有点像唉......

    Rose点点头,有些开心的看着张伟,没有再说写什么,在她的心里,张伟虽然是撞她入河的人但是他不向其他人那样肇事逃逸,而是认认真真的将自己捞上来,送自己到医院,陪自己打完针,倒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叔,虽然有些倒霉,但是好在并没有出现很不好的事情。

    看着Rose用一种侵略的眼神看着自己,张伟用手捂着自己的脸,然后低下头去,他可不希望再惹些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这要是让大力知道了,那估计得出事,万一生气了怎么办?张伟就是张伟,他有点怂,也渴望有一个懂得自己的女朋友,现在有了大力,他会比以前更老实本分,他不会趁大力不在就找备胎,再说了他也认为除了大力没人会看上自己,他喜欢的,是那个属于自己,且理性的大力,哪怕Rose和大力长得再像,她终究不是大力。

    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张伟看见护士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以为要打完了,自己可以走了,连忙露出一丝笑容,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护士姐姐拿着一瓶很大的药水给Rose重新续上,这简直让张伟生不如死啊!他从来没有感觉时间过得那么漫长。

    一小时后,Rose终于打完了所有的药水,而张伟也是抱着头拔了不少头发,似乎是在后悔自己的决定,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他的案子今天是没办法了结了,看着拔着自己头发的张伟,Rose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在她心里,张伟的形象更加的高大了,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喜欢上了张伟,仅仅只是有好感罢了,毕竟张伟可是有女朋友的,熟读古文诗书的Rose才不会做那种“夺人所好”的事情。

    “大叔......”Rose有些不好意思的唤了一声,道。

    因为Rose的紫薇服装湿了的缘故,张伟在她打针的期间替她买了一套衣服,当然了,是比较便宜的那种,当时张伟付账的时候还是咬着牙付的账,毕竟是自己做的事情,含泪都要解决掉,再说了,总不能让Rose穿原来那套湿漉漉的衣服吧?

    你说我今天是倒什么霉了?不仅要付医药费还要付衣服的钱,本来就因为柏林来回机票要吃很长一段时间泡面,结果现在,又搭上了半个月的生活费,我究竟得罪谁了?呜呜呜呜......张伟心中哭喊道。

    听到Rose的声音,张伟才将一直折腾自己头发的手放了下来,有些难受的看着Rose,他叹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对Rose道:“打完了?那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大叔,其实我家离这里也不远,就在爱人公寓,3702,我们可以走回去的......”Rose微笑道。

    “爱人......公寓?3702?这不就是我们楼上吗?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张伟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道。

    Rose晃了晃脑袋,嘻嘻一笑,解释道:“我原来的公寓拆迁了,所以搬进了爱人公寓,原来大叔就住在我楼下啊,那好,正好顺路,走吧大叔......”

    “能不能不要叫大叔?我看起来有那么老么?”张伟一脸不悦道。

    对于张伟的话,Rose倒是没有反驳什么,只是单纯的站在张伟的旁边,她不会伸手去抓张伟,毕竟这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张伟已经有女朋友了,她不会做让人不愉快的事情,张伟看了一眼Rose,便起身走了出去,为了省钱,而且这里离公寓也不远,所以张伟也就没有打车,更何况Rose都说了走回去,那他就更不会花钱了。

    等走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这个时候Rose为了感谢张伟,便先上楼,打算等一下做好饭菜给张伟送一点,当然了,这件事情张伟并不知情,看着Rose上楼之后,张伟也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人看到自己和Rose一起回来,不然绝对是一件天崩地裂的事情,有些狼狈的抱着手中的泡沫绑着的挖掘机驾驶证,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给大力看看自己的挖掘机驾驶证,今天一天的倒霉还花了不少冤枉钱,他现在急需大力的夸奖。

    正当他拆开红布以及两块白色泡沫板的时候,赵海棠和咖喱酱便从隔壁回来,看来今天一天他们都在3601,看着两人进来,张伟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挖掘机驾驶证,毕竟已经摧残了一天了,可不能再被摧残了,他可不希望最先看到挖掘机驾驶证的人是赵海棠。

    “哟!张律师,驾驶证居然真的给你捞上来了?厉害啊!”赵海棠带着他那熟悉的土拨鼠笑容对张伟笑道。

    咖喱酱也是满脸好奇的看着张伟手上的那本驾驶证,一脸疑惑道:“看起来和别的证书也差不多啊......”

    张伟晃了晃手,有些尴尬道:“这次只是个意外,我有些饿了,我先去一菲那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饿了我一下午了......”

    说完,便抱着驾驶证往3601跑去,这个时间,虽然饭菜还没有做好,但是起码可以去隔壁蹭点吃的啊,因为陪着Rose在医院的缘故,张伟可是饿了一下午,愣是没有花一分钱买吃的,又陪着Rose从医院走了回来,现在的他不饿才怪。

    “子乔美嘉,你们这边有什么吃的么?快快快,我要饿死了......”还没走到3601,张伟便在阳台上喊道。

    这个时候的子乔美嘉正在沙发上哄孩子,而一菲则是刚刚下课回来准备做饭,毕竟现在有身孕了,不能饿着,看见张伟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手中还抱着一本证书,看起来有些狼狈,显然是刚回来。

    “张伟?你这是捞了一下午驾驶证?怎么回事?驾驶证怎么突然掉河里了?”一菲一脸关心道,经过上次张伟帮忙干掉“末日传说”,见识到自己的得意门生大力因为张伟哭了两天之后,她对张伟的态度也不再像是以前那般,更何况张伟也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上次张伟在医院,她们都很心疼,而大力也是整整两天没怎么休息好。

    张伟将驾驶证放在沙发上,然后一脸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有些难受道:“别提了,我本来中午就能够回来的,结果在路上接了个电话,然后把一个姑娘撞进河里了,没办法的我只能将我的驾驶证丢下去救她,毕竟我一个人,我要是也下去了,那么你们现在就见不到了我,唉......我以为丢下去之后她会顺着慢慢往岸上游,结果她越漂越远了,没办法的我只能去旁边的施工地打电话让赵海棠帮忙借一下挖掘机,把她捞了上来,送进医院,还给她买了衣服,呜呜呜呜......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啊!”

    说完,抱着头有些难过的揪着头发,不过现在的他哭倒是没有哭,只是表情有些狰狞,听到张伟的话,一菲、子乔和美嘉三人都瞪大了眼睛,现在瞬间变得无比寂静,等大概过了两三分钟之后,三人哄堂大笑,笑的张伟更难过了。

    子乔摇了摇头,坐到张伟的身边,拍了拍张伟的肩膀,笑着安慰道:“炮儿,你也不能这么想,有些时候,爱情来的太快就像是一阵风......你就知足吧,好在人家没有让你赔精神损失费,以后骑车小心点,你要是再这样,我们这边没有办法和大力解释啊......”

    “就是啊张伟,拿驾驶证去救人的估计只有你了......”美嘉逗着小小布,带着标志性的酒窝笑道。

    一菲也是一副不省心的样子看着张伟,将一盒面包递给张伟,无奈道:“能回来就好,等着,我正好要做饭了,你先吃点面包填填肚子,唉......你这第一次工地实践算是用来挖人了,这要是让大力知道估计会被你逗笑,也会说你不省心,以后骑车就不要再接电话了,案子重要还是命重要?”

    看着一菲有些责怪却又有些担忧的神色,张伟心头一暖,有些感激的看着三人,然后连忙将面包盒打开,猛地一塞,这状况看的子乔、一菲、美嘉三人都为之一愣,不过张伟依旧还是那个张伟,习惯便好,看了一眼张伟,子乔轻轻拍着张伟的背,美嘉给张伟倒了杯水,然后一菲则是在厨房安安静静的做着饭。

    张伟吃完面包之后,便将自己四个月辛辛苦苦拿到手的驾驶证拿了起来,虽然它经历了一场水灾,但是好在张伟有先见之明,倒是没有弄湿驾驶证,不过张伟显然是忘了,如果自己没有绑这东西,说不定驾驶证还不用经历水灾,而Rose也能第一时间抓着自己的共享单车,不会后退几步?

    看着张伟那看宝贝似的看着驾驶证,子乔和美嘉对视一眼,相视一笑,摇了摇头,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毕竟这是张伟的风格,习惯就好了,该干嘛就干嘛,简单的聊了会,大概到了六点钟的时候,一菲终于做好了饭菜,而隔壁的赵海棠和咖喱酱也是在隔壁写了一点论文便被饭菜香给吸引了过来。

    按照往常一样,对于这些蹭吃蹭喝的人,一菲也是习以为常,一个人吃倒不如和他们一起,也热闹,看到一菲的饭菜做好了,张伟也是搓着手,笑的极其猥琐的向桌子边靠近,正当他想要坐下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了门口传来的敲门声。

    “坏了,该不会是那个姑娘找上门来了吧?”张伟表情有些难看,一脸恐慌道。

    “姑娘?什么姑娘?张律师你该不会背着大力找别的姑娘了吧?好啊你,这下被我抓到把柄了吧?”赵海棠指着张伟,一脸替大力抱不平的模样,道。

    说完,赵海棠还连忙将3601的门打开,原本是抓奸的赵海棠此时一脸懵逼,神色都变得有些惊讶,门外的人似乎也有些惊讶,不过更多的是不满,直接无视了赵海棠向里面走了进来。

    “大叔,你果然在这,我给你做了饭菜,正所谓‘洗手为君作羹汤’,你今天在医院照顾了我这么久,一下午都是饿着的,我很感激你。”Rose手中拿着一种复古的饭盒,在看到张伟之后微笑道。

    “大力?!”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喊了出来,震惊道。

    现在的Rose因为身上有河水的味道,所以便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不过以她的性格,即使换上新衣也是古装,所以现在的她让公寓里面的人有些惊讶的同时,还有些疑惑。

    要说Rose,子乔和赵海棠比较熟,他们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震惊道:“Rose?”

    “是我,好久不见啊。”Rose点点头,瞥了一眼赵海棠,然后笑道。

    看着Rose的模样,子乔和赵海棠两人都有些郁闷的捂着自己的额头,张伟和一菲她们则是一脸懵,很显然他们都清楚眼前的人不是真正的大力,而是一个叫Rose的女孩,重点是子乔和赵海棠居然也认识,这两人究竟做了什么?

    “炮儿,你今天撞的人就是她?”子乔捂着自己的额头,问道。

    张伟点点头,有些迷茫道:“对啊,就是她,怎么了?”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有一个人和大力长得特别像么?就是Rose啊!”赵海棠有些欲哭无泪道。

    子乔也是有些无奈,心中想道:以后再也不去那什么相亲场所了,这要是相得好也就罢了,相的不好不仅不得house,还有售后麻烦......

    “子乔,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美嘉插着腰,一脸疑惑道。

    听到美嘉的话,还有张伟、一菲他们的神色,子乔和赵海棠两人叹了一口气,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两人将那天的所作所为全部招供了出来,而一旁的Rose也是越听越生气,想不到赵海棠不仅是个死板的人,还是一个喜欢找替身的人,重点是这个替身还是自己?

    “大致就是这样了......”赵海棠瘪了瘪嘴,低着头道。

    听着两人的解释,张伟有些委屈,还有些生气,这赵海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重点是子乔也跟着他做这种事情,虽然生气,但他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子乔和赵海棠两人冒犯的可是眼前这位Rose,而非大力。

    或许是看到张伟的神色有些不对,一菲拍了拍张伟的肩膀,安慰道:“张伟,这种事情也只有子乔能干的出来了,对了,Rose,我替我这两个不听话的朋友向你道歉啊。”

    “没事,本就不怪他们,大叔,先吃饭吧......”Rose将饭盒提在张伟的面前,看着张伟,笑道。

    看着Rose的举动,张伟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能用一种哀求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朋友们,他可不希望大力知道这件事啊,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口袋中的手机倒是救了他一命,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Rose,指了指口袋中的手机,一脸歉然。

    将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备注,这差点吓得张伟将手机给丢了,现在还真的是修罗场啊,这要是挂了,估计另一头的人要生气,没办法的张伟只能双手颤抖的接通了视频。

    “大、大力啊......”张伟的手机不停的颤抖着,有些结巴道。

    来视频者,大力也。

    大力满眼疑惑的看着自己手机中不停抖动的张伟,有些不解道:“张伟,你抖什么啊?你这是在胡老师那?美嘉姐他们都在啊?你们这是在干嘛?聚餐?张伟,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没、没有。”张伟晃着脑袋,眼神求助的看向一菲他们,紧张道。

    或许知道了张伟手机另外一头的人是大力,Rose满脸好奇的凑近张伟,然后问道:“大叔,你是在和那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大力通话么?”

    因为一菲他们没有反应过来,所以Rose已经走到了张伟的身边,一菲他们也是有些同情的捂着脸,众人心中都忍不住想道:怎么这个Rose速度这么快呢?

    看到张伟旁边的Rose,大力张大了嘴巴,一脸懵,随后便皱起了眉头,神色不悦,握着手机的手也是不自觉的紧了紧,看到大力皱眉,张伟连忙闪了一下,距离Rose有一段距离,神色有些慌张。

    张伟很怕大力生气,连忙解释道:“大力,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张伟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向大力解释了一遍,甚至连怎么撞的Rose,Rose的住所统统一字不差的说给了大力听,然后还把镜头一转,大力能够看到对面的Rose一脸慎重的点点头,还嘟着嘴,煞是可爱。

    “具体就是这样了......”张伟喝了一口水,喘着气道。

    另外一边的大力或许是被张伟的模样逗笑了,眼神有些无奈的看着张伟,缓缓道:“你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能拿到驾驶证这是好事,能够在Rose落水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慌乱跟着跳下去而是想办法找到挖掘机捞人,证明你比之前沉稳了不少,而且挖掘机的技术也得到了证明,我替你感到开心,另外,我相信你。”

    “谢谢你,大力......”张伟差一点便哭了出来,一脸开心道。

    大力点点头,虽然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手机里面的张伟,但是眼角余光还是有些在意的瞥向那视频角落的Rose,一个长相和自己一样,声音和自己一样,同时还比自己可爱的少女,要说心里不难受那一定是不可能的,再说了,今天张伟可是陪了她一天,虽然她是因为张伟才有的这档子事,但是照顾归照顾,她不怪张伟反而给张伟送饭,这一点上大力还是比较谨慎的。

    大力也学着Rose的笑对张伟微微一笑,然后眼神认真的看着张伟,像是宣布主权似的道:“张伟,过几天我就要回来了,毕竟要过年了......”

    “真的么?太好了太好了,我的大力要回来了!”张伟抓着手机兴奋的转了几个圈圈,然后欢呼道。

    看着张伟和视频对面的大力,公寓其他小伙伴们都是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而一旁的Rose也是微微一笑,像是祝福,又或者是在思考些什么,她默默的将饭盒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向子乔和赵海棠以及乐在其中的张伟挥了挥手,便离开,今天,她见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大力,她的心中对大力的身份还是有些疑惑的,毕竟天底下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和自己长得很像,而今天的事情,也让她往后认识到了一群新的朋友,还有她的那个开着挖掘机救自己的尔康,对于张伟,她Rose确实是很有好感。

    和大力撒了将近十五分钟的狗粮,张伟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他不是没有看到Rose离开,他只是想用行动告诉Rose,他喜欢的人是大力,他知道Rose或许对自己有一丝好感,但是他喜欢的是那个总是喜欢做实验,拿实验数据说话,拼命写论文,因为他才会有一丝感性的大力。

    “炮儿,你当真是艳福不浅,上次是罗拉,这次是Rose,连赵海棠那小子都拿不下的Rose,居然对你有了好感,看来这挖掘机还是有点用处的......”子乔搂着张伟的肩,调笑道。

    张伟一把丢开子乔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有些无语道:“去你的,吃饭!饿死我了......”

    “吃饭吃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