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999止咳-糖浆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第三章999止咳-糖浆

    3602

    此时张伟正在收拾自己的房间,当初搬家的时候他可是把除了实在不能搬走的东西留下,其余全部都搬到了现在的住所,连带一起搬来的还有律师事务所,经过搬家时的磕磕碰碰,事务所的那块用新型泡沫材料打造的招牌又凹下去了几块,最主要的是“张伟大律师事务所”那块招牌上的“张”字又受到了它这个价位不该承受的创伤,那便是原本就用中性笔写上去的“张”字被刚回来的咖喱酱硬生生的擦没了,现在张伟正在抱头郁闷中。

    而事情,是这样的......

    一大早,张伟便收拾着房间等着案子上门,在等案子的过程中还是不是感叹没有咖喱酱端茶倒水还真的有些不习惯,也不知道咖喱酱在学校怎么样,毕竟刚刚报道,有压力也是必然的。

    咦?我关心咖喱酱干嘛?这不是赵海棠的事么?张伟晃了晃脑袋,心中疑惑道。

    在张伟将咖喱酱的事情抛在脑后继续收拾东西的时候,他看到有一个用棉袄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连脸都看不到的奇怪之人从门口走了进来,手中还拖着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虽然看不到这个人的脸,但从这个人的眼中张伟看到了一丝求助的眼神。

    “请坐请坐,请问你是来求助的么?”张伟连忙将人请到对面位子上,然后自己也坐在那个人的对面,露出了他那专业性的微笑道。

    听到张伟的话,这个人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眼神散发出希望的光芒,向张伟点点头。

    不说话?难道是哑巴?那沟通起来有些困难啊......不过我张伟是什么人呐!我可是律师,就没有我处理不了的案子!张伟眼神一眯,脑袋往后倾,然后心中明了的摸着自己的下巴点头道。

    “你是来咨询结婚相关的事情?”张伟眯着眼,问道,毕竟住在这里的基本上是夫妻,自然应该是为了询问结婚的相关事宜,不过......这也没必要把自己包这么严实吧?

    那人摇摇头,很显然不是。

    “难道是离婚?”张伟眼神疑惑,又问道。

    那人摇摇头,又不是。

    张伟皱了皱眉,看这个人着急的眼神,很显然是有急事啊!难道是夫妻之间的财产分配?

    “那就是夫妻之间的财产分配,小两口经常为钱这种事情吵架也是正常的,都是小事,张律师我都能够替你解决!”张伟一脸小意思不用担心的模样,笑道。

    听到张伟的话,那人显然是忍不住,将捂着自己嘴的口罩取了下来,一脸求助似的道:“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咳咳咳咳咳......哪来的财产......咳咳咳咳......纠纷?咳咳咳咳......张律师......我是想问,咳咳咳咳......药,咳咳咳......”

    “咖喱酱?你怎么回来了?还成了这样?等等,你先别说话,都喷了我一脸口水,不就是药嘛,我给你找。”张伟一愣,一脸嫌弃的将咖喱酱说话时喷在自己脸上的口水抹去,表情扭曲,嫌弃至极,为了安抚咖喱酱便暂时让她不要说话,自己也是一只手抱着后脑勺站起身来,安抚道。

    说完,便在咖喱酱满脸委屈和难受的模样下在自己床边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盒放在咖喱酱的面前,然后打开,这里面全都是药,什么感冒药,止咳药,退烧药......基本上都有一点,不愧是张伟的性子,抠门外加啥都收。

    “想吃什么药,你、你自己......找。”为了防止咖喱酱再说话喷口水以及传染给自己,张伟离咖喱酱有些远,有些结巴道。

    咖喱酱两眼委屈的看着张律师,然后难过道:“咳咳咳咳......张律师你也咳咳咳......嫌弃我么?咳咳咳......”

    “嫌弃?当然嫌弃,不不不,我、我只是害怕你又喷我一脸口水......你快找药吃吧,早、早点把病治好。”张伟正想实话实说,可看到咖喱酱那快要哭的样子,又有些于心不忍道。

    “谢谢你咳咳咳......张律师,我就知道咳咳咳......你不会嫌弃我。”咖喱酱捂着嘴巴,满脸感激的看着张伟,感激的有些夸张道。

    张伟赶紧点点头,内心忍不住想道:姑奶奶你赶快找药啊!少说话,多吃药!

    咖喱酱看见张伟点头之后,也是撇着嘴向张伟点点头,然后快速转过头去在张伟的小药箱里面找符合自己病情的药,而这个时候,一菲也是从隔壁走了过来。

    “张伟,公寓里原先那个法律顾问搬走了,我想着现在你也没事,以前在爱情公寓也调解了不少情侣之间的矛盾,那么夫妻之间应该也难不到你,我就让主任把事交给你了,咦?咖喱酱?你怎么在张伟这?今天不要上课?还有......你把自己包那么严实干嘛?Cosplay?”一菲从进了3602的门便大声说道,直到走到张伟的房间门口,才看到穿着奇怪的咖喱酱正埋头在翻一个小箱子,一脸惊讶道。

    看到一菲进来,咖喱酱就更是委屈了,刚想解释,张伟便用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他来解释。

    张伟走到桌子旁,然后像一菲解释道:“是这样的,她感冒了,咳得厉害。”

    “是么?我看看。”一菲走到咖喱酱的旁边,关心道,一边说还一边将自己的手放在咖喱酱的额头上感受着咖喱酱额间的温度。

    感受到咖喱酱额间的温度之后,一菲疑惑道:“好像没有发烧啊,咖喱酱你和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一菲姐咳咳咳......我没感冒咳咳咳......咳咳咳,就是......咳嗽,放心吧......我请了假咳咳咳咳......”咖喱酱连忙解释道,为了不让一菲担心,她还特地加上了自己请了假这句,毕竟一菲是大学老师,她这个大一新生还是从心理上有些惧怕老师的,虽然一菲姐是她的朋友,但还是有习惯性的害怕嘛。

    请假?好吧......事实其实是因为我咳得太厉害晚上吵到了室友休息,又不敢找老师请假,吃药也没有用,赵海棠都不知道拿了多少稀奇古怪的药给我吃都没用,反而加重了病情,肺都快给我咳出来了,室友是在忍无可忍,便帮我打包了行李,连假都帮我请好了,她们还说拿着假条给老师的时候老师问都没问立马批了,没办法我只能回来了,回来才发现还是朋友好呜呜呜呜......咖喱酱的内心独白道。

    一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反应过来将咖喱酱拿出来的几盒药看了看,然后嘴角有些抽搐,眯着眼问道:“蟑螂药?杀虫药?安胎药?咖喱酱你这是治病还是毒自己?”

    “嗯?里面有这玩意?我怎么不知道?好吧......我也好久没打开看了。”张伟张嘴一脸懵道,不过这些药自己还真的是好久没用了,这小药箱也放了很久,自己不记得了也很清楚。

    咖喱酱一愣,自己只是将对自己没有用的药翻出来放在桌子上而已,真正有用的药在小药箱里,自己是打算全部带走的,当时也没看清,有这些药?哎呀不管了,反正这些药自己又不吃......

    “咳咳咳一菲姐......那些是我咳咳咳翻出来......没用的药......”咖喱酱也是连忙解释道。

    一菲一脸恍然大悟,连忙将手中的安胎药丢下,笑容中带有些莫名的意味,然后尴尬道:“我就说嘛,对了,药不能乱吃,要先看清楚保质期还有主治功能,像你这种咳嗽就要找一些主治止咳方面的药,你先找着,我先走了,对了,张伟,公寓里面夫妻矛盾就交给你了啊!”

    说完,便转身离开,留下张伟和咖喱酱两人一脸懵,毕竟一菲这真的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啊!不过,还是正事要紧,因此在一菲走了之后,咖喱酱依旧翻着药箱,张伟则是继续整理东西,待咖喱酱将药全部分出来之后,便抱着药箱准备离开。

    “等等,你全拿走啊?那我怎么办?”张伟看着抱着药箱不松手的咖喱酱,满脸肉疼道。

    咖喱酱摇摇头,解释道:“咳咳咳我只是......每样试试咳咳咳,好了就咳咳咳......给张律师你......咳咳咳送回来。”

    “你......那好吧,别全吃完了,给、给我留点,毕竟......我存这些药也不容易啊!唉......”张伟叹了一口气,冲咖喱酱摆了摆手,一脸便秘般的模样对咖喱酱肉疼道。

    咖喱酱一脸慎重的点点头,然后保证道:“会的!咳咳咳咳!”

    “还有啊,你这不是感冒发烧,不用把自己包这么严实,小心病情加重!”张伟一脸苦口婆心的劝慰道,“对了,赵海棠呢?”

    “咳咳咳......他去求药了咳咳咳咳,现在咳咳咳咳......不知道在哪咳咳咳。”咖喱酱想了想,回答道。

    张伟点点头,示意她先回房间休息泡药喝,再在这里待下去他就舍不得他这些收藏许久的药了,而咖喱酱也是很配合的抱着药箱回到了房间,张伟满脸难受的叹了一口气,反正咖喱酱会还,他倒也是没有那么难受了。

    咖喱酱回了房间,张伟便将桌子上咖喱酱分出来的药拿起来放回原位,然后坐到办公桌上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些关于夫妻之间的情感类调解节目,毕竟刚刚一菲的话他还是记在了心里,正好现在律所没事,帮公寓里分担一点也好,早点处理完事情还可以腾出时间来安排挖掘机的实践操作。

    时间过去半个小时,正在沉迷于观看夫妻调解节目的张伟听到了几声咳嗽声,然后紧接着就是咖喱酱那尖叫声,而这尖叫声好像是从门口传来的,以为咖喱酱发生什么事的张伟连忙按下了电脑暂停键,然后跑了出去。

    结果他便看到此时的咖喱酱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正用自己的衣袖擦着自己的律所招牌,看到自己跑过来,咖喱酱连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律所招牌。

    “发生什么事了?你挡我招牌作甚?”张伟满脸问号道。

    听到张伟的问话,咖喱酱端着自己的那写着“G”字母的水杯一脸心虚的摇着头,笑话!这块招牌可是张律师的命啊!这要是让他知道我因为咳的厉害将这刚泡好的药不偏不倚的洒在了他的招牌上,还直接把那个“张”字扣没了,那他不直接杀了我?

    “没咳咳咳没事......张律师你咳咳咳......多虑了咳咳咳......”咖喱酱一脸慌张道。

    张伟将眼睛眯成一道缝,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咖喱酱,令他更加怀疑的是他往哪边看咖喱酱就往哪里挡。

    奇怪!太奇怪了!张伟心中想道,正因为觉得咖喱酱有事瞒着自己,所以张伟指着另外一边,然后突然喊道:“赵海棠你怎么回来了?!”

    “海棠?”咖喱酱下意识的将身体转了过去,疑惑道,当她看见根本没有发现赵海棠身影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上了张伟的当,但是现在也已经来不及了,她微低着头,缩着脖子,闭上双眼,完蛋了,这下张律师会疯掉的......

    果不其然,看到咖喱酱对自己招牌的杰作之后,张伟整个人都懵了,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一声雄浑的喊叫,张伟便跪在了自己的招牌前死死的抱着自己的招牌。

    “我的招牌啊......”张伟一脸难受的抱着招牌喊道,“我这是招惹你了嘛,今天这么折磨我......”

    咔嚓——

    在张伟难过大喊的时候,3601的房门被打开,开门的是皱着眉头的美嘉,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咖喱酱和跪在地上抱着招牌的张伟,原本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咖喱酱?怎么是你?你怎么回来了?还有张伟,你抱着招牌干嘛?演情景剧?”美嘉满脸疑惑道。

    咖喱酱苦着脸摇摇头,然后带着她那咳的厉害的嗓子道:“咳咳咳美嘉姐......我咳的厉害咳咳咳咳......请假咳咳咳回来了......一不小心咳咳咳......把药倒在......招牌上了咳咳咳咳......”

    听到咖喱酱的话,美嘉强忍着笑,走到张伟的身边,看到张伟抱着的那块牌子“张”字被扣掉不见,虽然很想笑,但是面对一向倒霉的张伟她这个做朋友的可不能在他倒霉的时候,想到这里,美嘉坚定地点点头。

    “哈哈哈哈哈张伟,你这‘张’字怎么被扣掉了,伟大律师事务所,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美嘉却还是忍不住笑道。

    听到美嘉的话,张伟的脸更黑了,除了黑还有一丝怨妇的样子,抱着招牌不满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

    “张伟,你倒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觉得伟大律师事务所挺好的,真的。”美嘉忍住了笑容,然后安慰道。

    张伟才不信美嘉的鬼话,“哼”了一声,然后抱着招牌起身道:“咖喱酱咳得厉害,你先照顾一下她,别让她再过来捣乱了,我怕我承受不起,想办法把她的咳嗽治好吧,我听着难受,再不治好......我怕我又遭殃,我先进去了......”

    说完,便抱着自己的招牌像老父亲般的模样走了进去,留咖喱酱和美嘉两人面面相觑,美嘉耸了耸肩,摊开手,表示张伟过一会就没事了。

    “放心吧,张伟他过一会自己就能好,进来吧,怎么咳成这样?赵海棠呢?这段时间不是他一直陪你上课么?关键时刻和子乔一样不靠谱。”美嘉忍不住吐槽道。

    咖喱酱随着美嘉进了房间,坐在了那个熟悉的沙发上,不得不说,这次搬家还真的是能搬得都搬过来,连沙发都不放过,真乃神人也......

    美嘉将小小布抱在怀里,然后坐在了沙发上,哄着小小布,笑道:“小小布你看谁回来了?是你咖喱姐姐啊,对了咖喱酱,你是怎么成这样的?”

    “咳咳咳这就说来......话长了咳咳咳......”咖喱酱端着药回忆道。

    半个月前

    “海棠,这什么题目啊?为什么我看不懂?”咖喱酱捧着一道题放在一旁陪自己上晚自习的赵海棠道。

    赵海棠将自己本就小的眼睛睁大,然后看了一眼,又眯上了眼睛,最后道:“这个我们只能像以前一样实践出真知了,下课之后我们顺着风跑几圈试试!”

    于是下课之后,赵海棠带着咖喱酱来到了一个高级健身房,还买了一个超大的电风扇,将电风扇放在跑步机的前面开到最大,然后赵海棠坐在一旁拿着计时器,启动跑步机看着咖喱酱逆着风在跑步机上面跑着,而这一跑便是一个小时,可期间咖喱酱坚持不了便断了,赵海棠便鼓励她可以,来来回回就做了好几次实验。

    第二天咖喱酱便有些问题了,先是嗓子痛,到嗓子痛,再到微咳嗽......

    咖喱酱咳嗽的第一天

    “咖喱酱,这是我在药房帮你买的感冒药,一定是吹感冒了,都怪我,早知道我跑了,但那道题写的是女孩子,我是男的,先吃药吧!”一大清早,赵海棠便买了药等在咖喱酱的宿舍楼下。

    吃完药之后,咖喱酱咳得加重了一些......

    咖喱酱咳嗽的第三天

    又是一大清早,赵海棠便等在了咖喱酱的宿舍楼下,手中拿着药,一脸自责道:“咖喱酱,那药一定有问题,都怪我买错了药,来,这是我特地跑到市医院买的药,你试试看......”

    就这样,赵海棠基本上这半个月跑遍了离咖喱酱学校比较近的医院,硬生生的把咖喱酱整成了现在这般,感觉是真的要咳出肺来了......

    “赵海棠这是买的假药吧?”听了咖喱酱的解释,美嘉说出了自己内心中的想法道。

    咖喱酱摇摇头,道:“咳咳咳我也不知道......海棠他咳咳咳......够累的了咳咳咳......”

    确实够累的,毕竟都坚持跑步半个月了呢!每天估计有几公里路,咖喱酱在心中极其认可赵海棠的运动细胞道。

    美嘉眯着眼,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脸八卦道:“这么帮他说话......你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咳咳咳咳怎么可能?”咖喱酱被美嘉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道,“咳咳咳我喜欢的......类型你又不是咳咳咳咳不知道......”

    “行了行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咳下去吧?你这样子肺都快咳出来了,我还蛮担心你传染给小小布的......”美嘉下意识的抱紧小小布,问道。

    咖喱酱摇摇头,道:“咳咳咳咳赵海棠说......让我等他咳咳咳咳回来......”

    话音刚落,一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子便冲了进来,手中还拿着药,一看到咖喱酱和美嘉,便跑到咖喱酱面前将自己手中的药递给咖喱酱,气喘吁吁。

    “呼......美嘉姐你也在啊......快......吃了它......咖喱酱......这可是我去市中心......找高人求得......”赵海棠弯着腰,有些喘不过气道。

    美嘉一脸看透的模样起身给赵海棠倒了杯水,然后继续坐下道:“先喝口水慢慢说,急什么,再说了,我觉得你给咖喱酱买药还不如带她去医院看看,医生看人总要比你说人要好吧?”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听到美嘉的话,赵海棠连忙反应过来道。

    我一直给医生形容,买再多的药还是没有用,为什么我不带咖喱酱去医院呢?难道我傻了?赵海棠心中严重怀疑道。

    “谢谢你美嘉姐!走,咖喱酱,我带你去医院!”赵海棠快速喝了一口水,然后将杯子放下,拉着咖喱酱就走,可怜的咖喱酱便在一脸懵逼的状态被拉走了。

    看着两人牵手离开,美嘉抱着小小布一愣,生病了去医院不是正常人的想法么?难道他们没有想到?他们不会这么蠢吧?

    不得不说,赵海棠和咖喱酱两人还真的第一时间没有想到去医院,因为第一次的药不起作用,他们两仿佛就跟药杠上了......

    “唉,这对小情侣也真是......算了算了,小小布妈妈给你泡奶粉哦,等一下妈妈哈......”美嘉一脸无奈的哄着小小布,道。

    ......

    而另外一边,张伟将招牌放在了桌子上,咖喱酱这一扣,他连“张”字都没办法写了,只能满脸沮丧,为什么倒霉的总是他?

    就在张伟郁闷的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打开手机一看,大力的视频通话,调整了一下情绪,张伟接通了电话。

    “喂,大力啊?怎么突然打视频电话给我?不用上课么?”张伟看到手机里面的大力,问道。

    大力透过手机对张伟笑了笑,道:“下课了,你不是昨天刚考完挖掘机理论么?想问问你感觉怎么样?”

    “嘿嘿,是这个事啊......多亏了你这半个月每天晚上陪我复习,我想应该没啥太大问题,题目我都记住了,实际操作的话我还得找个时间去学学,毕竟现在除了理论什么都不会。”张伟将手机举了起来,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自己比较帅的角度,老老实实交代道。

    大力点点头,眼中带着笑意,因为张伟举着手机的缘故,她也看到了张伟桌子上的那块招牌,她有些好奇道:“你把招牌拿进来了?出什么事了?”

    “唉......咖喱酱感冒了,咳得很厉害,然后从学校请假回来了,在我这里拿了药,结果一不小心将药洒在了我的招牌上,‘张’字本就受到过一次创伤,现在完全是没有任何补救的方法了......而且咖喱酱也是无心之过,我也不能怪人家......”张伟一脸憋屈,难受道。

    大力点点头,分析道:“确实是无心之过,没有这个‘张’字,嗯......‘伟大律师事务所’?我觉得很好啊,在我心里你确实挺伟大的,毕竟你是我见到过第一个差点将家产都捐出去的人,没有了‘张’字,说不定是件好事......”

    “真的?”张伟听到大力的话后,倒是心里好受了一点,但是听到大力的下半句话,又捂着脸,有些悲伤道,“大力你能别提这件事了么......”

    “相信我,挺好的,对了,听一菲姐说你现在正处理着夫妻纠纷,你能将找你调解的夫妻矛盾整理给我么?”大力点头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道。

    张伟一愣,放下手,疑惑道:“你要这干什么?”

    “论文素材,顺便也可以帮你分析一下。”大力微噘着嘴,道。

    有大力的帮忙我岂不是事半功倍?嘻嘻嘻嘻......不对,我可是律师啊!处理纠纷不是我擅长的事情么?我一个人也可以解决的啊!张伟心中想道。

    张伟嘿嘿一笑,有些害羞道:“好,那就先谢谢大力你了......”

    “好,那你先忙,我不打扰你了。”大力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道。

    说完,便挂断了通话,留下一脸苦涩的张伟,大力的电话还真的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啊!不过她要上课,有时间打电话给自己就不错了,唉......一年的时间真长......

    柏林——洪堡大学

    将电话挂断之后,大力一脸平淡的看着眼前穿着白色西服,长相帅气,手中捧着一束玫瑰花的男子,此时这名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就是我的普朗克二号,没什么事的话就让开,别打扰我去上课,另外,你这花有几朵枯萎了。”大力淡淡的看着这名男子,说道。

    说完,看也不看这名男子便转身离开,留这名男子满脸写着难受的傻站在原地......

    ......

    两天后

    “干杯,庆祝咖喱酱咳嗽恢复,回到公寓住!今晚我买单!”赵海棠举着酒瓶对大家道。

    有人请客,所有人自然是很开心,只不过缺少了曾小贤。

    “一菲姐,曾老师呢?”咖喱酱喝着酒,问道。

    一菲摆摆手,解释道:“最近电台忙着培养新人,所以没空。”

    “那确实是忙,对了,咖喱酱你怎么好的?”张伟点点头,又一脸疑惑道。

    咖喱酱嘿嘿一笑,道:“海棠带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然后打了针,给了一瓶药给我,这瓶药真的是神药,比我这半个月喝的药都有效!”

    “哦?这么神奇?什么药说来听听!”一菲也被提起了兴趣,问道。

    赵海棠看了一眼咖喱酱,抢着回答道:“也没什么,就一瓶‘999止咳糖浆’,话说我买了半个月药还真没买这瓶药过。”

    “999?”子乔一脸猥琐的抓到关键词。

    “止咳?”张伟也是抓了两个字。

    “糖浆?”美嘉笑的一脸莫名其妙。

    看到三人的神情不对,咖喱酱一懵,连忙问道:“怎么了?这药有问题?”

    “没、没问题,喝酒喝酒,毕竟今天你的病好了,你那咳得我都心疼了......幸好好了。”美嘉带着笑容道。

    “对对对!喝酒!”子乔也是妇唱夫随道。

    说完,便是开心喝酒,只有赵海棠和咖喱酱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对视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