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最强弃女攻略 > 第四十五章 神秘滕王惹不得

第四十五章 神秘滕王惹不得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玉风刚要说是自己,但是武媚儿却拦住,她说说好了交给她,她会处理好的。

    玉风见媚儿说话了,就作罢了,没办法,吃人家嘴短,而且一会还得继续吃呐,不听话怎么吃呐。

    武媚儿对着那个说话的军士说道:“这位应该是军士,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把我们抓起来是不是有些没有道理,敢问我们犯了贵国的哪条律法,总不能走个路还犯法吧”

    “好个伶牙俐齿的女人,我见你身材壮硕,也怕是习武之人,怎么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

    “您还是就事论事的好,我们好像并没做错什么吧”

    “行,那我就给你说说,你们在这里当街斗殴,扰乱秩序,可有?”

    “有”

    “那就对了,我们负责维持城中秩序,抓你们有错了?”

    “话是没错,可是您为什么不问问为何斗殴,不问问是谁先动的手吗?”

    “不用问肯定是你们动的手,那人还在地上躺着了,能有错?”

    “是他们先言语挑衅,而且还想动手打人,我们才自卫还手的”

    “自卫?你看看你们都把人打成什么样了,这也叫自卫?”

    话音刚落,刚刚已经低下去的呻吟声有突然变高了几分,好像真的很惨的样子。

    “这个,我们真的是自卫,不信你可以问问周围的人”

    军士狐疑的看了武媚儿一眼,又看了周围人一圈,但是无人说话。

    说什么啊,那个县令大人的儿子在永霜城多少年了,谁不认识,说了以后还想有好日子过?还是不要掺和这些腌臜事了,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对了,这不是谦虚,是真的想要是没看到就好了。

    我们只是旁观,我们是过客,谁也看不见,谁也听不到,谁也与我们无关。

    这些人在这一刻似乎出奇的默契。

    “你看,没人说话,而且受伤的是对方,那么行凶的肯定就是你们了,少废话,都带走”

    军士大手一挥,他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况且那顾少平日里跟自己这些个人关系还不错,总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吧,不然人家派人来叫自己这些人作甚。

    见事情有些失控,武媚儿当机立断道:“等一下,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我身边的这个人是练气武者,所以,我们真的没动,是他们自己没搞清情况”

    “练气武者?”

    军士狐疑的看了一下武媚儿旁边的玉风,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两个家丁,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军士名叫杜子腾,他虽然只是神木军一个小小的伍长,但也有幸学几天武,知道要成为至高无上的练气武者有多难,对方年纪轻轻就是练气武者,还真是有些不好办啊。

    且不说能不能拿得下,就算拿下了,也会是个麻烦,因为他有一次听一位百人将提起过,说是他们神木军最厉害的莫过于是大将军,而他们的大将军刚好就是一位练气武者。

    所以当他听到那个女人说这里还有一位练气武者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事不好办了,毕竟是像大将军一样练气武者,真是后生可畏。

    在感慨人家厉害的同时,杜子腾还有一丝羡慕。

    因为他看到玉风年纪轻轻就能拥有这样的本事,真是不知道哪里修来的福分了,自己想他一样大的时候,还没当兵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正当杜子腾考虑怎么能不丢神木军面子又可以把这件事一带而过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几个人路过。

    杜子腾眼前一亮,原来是熟人啊,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交给他吧,由他来处理,也算合情合理。

    “呦,这不是公孙师爷嘛,你怎么在这里”

    杜子腾大叫了一声,没错,他看到的正是县衙师爷公孙冶。

    公孙冶正带着几人往县衙走,路上看到这边聚了不少人,但是在他看到已经有神木军的人接手之后他就没打算掺和了。只是没想到那人竟然主动叫了自己,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杜子腾。

    他和杜子腾其实也算不上关系多好,只是因为一年前的一起凶杀案他们才认识的。因为被杀的人和神木军有点关系,而杜子腾又是负责交涉的人之一,他们才打起了交道,话说回来,如今之所以有神木军的人在城内巡视和当初那件事也有一点关系。

    “杜老弟,哎呀,没想是你啊,我刚刚还想是哪位神木军的兄弟了。不过这是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公孙冶走过去问道,让他惊讶的是等他过去之后才发现除了神木军的人,竟然还有昨日在雅媛楼中遇到的一位姑娘。

    委实是这位姑娘长得太不寻常,让人见之难忘啊。

    “哦,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巡逻的时候看到这里有人起了冲突就过来看看,师爷您这是要去哪?”

    “哦,这样啊,我也是刚刚从雅媛楼那边过来,那边有个案子,查了一宿都没个头绪,这会回衙门先休息一下,毕竟我的人也要吃饭啊”

    “这样啊,看来永霜城最近似乎不太平啊”

    “是啊”

    两人相谈正欢之际,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公孙师爷,你可来啦,可算是见到亲人了,快快快,这些人将我的家丁打伤,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那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一脸激动的对着公孙冶说道,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不过也挺委屈的额,他活这么大,在永霜城丢了面子可是头一遭啊。

    除了神木军的人之外,他还真不知道个怕字。

    公孙冶一听,就知道说话的是谁了。

    “顾吉?你怎么在这里”

    被称作顾吉的男人道:“我听到那些人对神木军出言不逊,我就想教训教训,结果那些人不仅不听我的,还伤了我的人,真是太放肆了”

    顾吉边说还边看着武媚儿他们,只是看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委实是这些人太凶了些,自己最得了的两个高手在人家手下走了一个回合就起不来了,真是,太吓人了。

    “闭嘴,休得胡说,我们哪里出言不逊了,只不过是小孩子的几句无心话你们就要上纲上线的逞威风,明明就是想耍那少爷的架子,只是找错了对象而已”

    “你”

    “怎样?”

    两拨人剑拔弩张,好像谁都没错一样。

    公孙冶皱了皱眉头,这些可有些不好弄啊。

    一个是县令大人的儿子,一个是和滕王有关的贵客,还牵扯到神木军,他略作思量,皱眉道:“杜兄,我们先借一步说话”

    杜子腾不知道哦公孙冶顾忌什么,在这永霜城,在这神曲国,他们神木军有需要顾及的东西?

    当然那个练气武者不算,那是他个人所顾及的,但是对于神木军来说是不算什么的,在神木军面前,任何个人的力量都是渺小的,都只是会被碾压存在。

    两人稍微离的人群远了点,公孙冶就对着杜子腾说道:“杜兄,你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知道啊,县令的儿子顾吉嘛,永霜城的红人嘛”

    杜子腾漫不经心的说着,像那样的人想不知道都难。

    县令的顾青安的儿子顾吉,因为其母亲过度宠溺,在这永霜城中肆无忌惮,做了很多让人怒不敢言的事,甚至好几次都是可以定罪的那种。但因为被顾吉母亲在顾青安面前哭哭啼啼的求情才被顾青安压下来免了牢狱之苦,不然那顾吉怕是早就体验到什么叫牢狱之苦了吧。

    公孙冶说的不是这个,于是问道:“那另一波人呐?”

    “另一波来历不知,但是却有一个棘手的练气武者”

    公孙冶一听,更是麻烦了。

    这些人不但有后台和还更有资本,不愧是能和那位王爷有关系的人。

    公孙冶深吸一口气,道:“他们和滕王有关”

    “滕王!”

    杜子腾大叫一声,虽然都是一样的滕,但人家滕王却是天生的人。

    公孙冶干满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杜子腾瞬间明白过来。不过还真是意外啊,在这地方竟然能遇到和滕王有关的人,真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滕王是一个在神曲国耳熟能详的名字,听说当今陛下对滕王格外重视,神都的八万白袍禁军都是由滕王负责统帅的。

    甚至还有更玄乎的说法,说是滕王其实是一个不老王爷,因为具他们的说法,滕王这个称呼在立国之初就存在了,而且不论是谁做皇帝,负责白袍禁军调度的都是交给一个叫滕王的人,这不禁会让人浮想联翩。

    但是杜子腾觉得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不老不死,也许滕王就会一个称谓也说不定,真正做滕王的人其实已经换了好几波人了。

    这当然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听说滕王外出的时候都喜欢给自己脸上覆一个半朱红面具,细细想来,可能就是为了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真面孔而故意戴的吧。

    不过不管人家是活了好几百年的不死王爷还是个故作神秘的平常人,都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伍长可以随便得罪的,委实是差距太过悬殊,连自家大将军说不得都得给人家几分面子,自己算老几啊。

    公孙冶看了看杜子腾,点头道:“对,就是你想的那个滕王,如今既然这些人和滕王有关,所以,我们这次怕是不能向着顾吉了,相信县令大人也会理解我们的”

    杜子腾一听,也是点头道:“是啊,小孩子不懂事,我们神木军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但是顾少这性子使不得,这样下去不好,那么就麻烦师爷您说两句,把他劝回去,让县令大人好好管管,暂时不用出门的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