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最强弃女攻略 > 第三十八章 浅尝辄止怕井绳

第三十八章 浅尝辄止怕井绳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花花那会其实是想说要不开上三间房好不好,她自己也想单独住一间的呀。

    可是一想到自己这般大的孩子好像就在书里都是不能自己单独住的,于是就只好认了,继续跟在这个便宜姐姐身边,做她的跟屁虫,做她的小棉袄吧。

    其实媛子也挺不容易的,武媚儿不好意思直说,今天之所以早起的原因其实还有被花花的呼噜声吵醒的缘故,而媛子媛子在后来的时候也察觉到了一些。

    只是媛子并不嫌弃这个,甚至还觉得有些可爱,她想是不是以后离开了花花的呼噜声之后反而会睡得没有以前安稳了。

    花花啊,慢点长大,再陪姐姐谁几年,花花啊,慢点长大,再让姐姐听着你的呼噜声踏踏实实上几年。

    媛子的小小的心声在心湖泛起。

    玉风对住的地方无所谓,只要干净就行,但是既干净又功能齐备甚至还算的上奢侈的客房他也是不会推辞的啦。

    像我这样的仙人,就该享受这样的待遇,只是,我还没有和他们透露自己的身份来着,他们怎么就知道我不同寻常了,看来是自己身上的仙气折服了他们,哎,想低调都不行啊,我这该死的的无处安放的魅力。

    想到这,玉风不禁傻笑了起来。

    他心情不错,于是就走到窗户边,静静的欣赏楼下的风光。

    额,也不完全正确,准确来说他是在欣赏楼下的美食,用眼睛和鼻子一起‘欣赏欣赏’。

    过了一会,店小二来敲门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来叫他去吃饭的。

    玉风嗖的一下就窜到门口,他一下把门拉开,店小二好像被吓了一跳,但是随即又恢复如常。

    “怎么了?是不是要去吃饭,走走走”

    玉风边说边顺手关上房门,他不想在吃饭的时候浪费任何时间,那是对美食的不尊重。

    “公子料事如神,确实如此,请随我来”

    店小二还么见过如此着急的客人,按理来说能住在天字房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如此行事‘不拘一格’之人还真是不多见。

    不过店小二知道人都有朋友,谁还能不允许那些富公子们有几个穷酸朋友了?让那些个‘朋友’来住一下这天字房回人说起也是一件长脸的事不是嘛。

    店小二自以为自己阅人无数,已经看穿了玉风的底细,不由得嘴角微微翘了一下。

    玉风来到吃饭的地方,看到大部分人还没有来,于是他就先坐下等着。

    毕竟,自己先吃了的话会显得自己有多在乎这些吃的似的,那会让人小瞧了仙人的志向的,他可是立志做一个美食家的,而不是见什么就吃什么的‘饕鬄’,那太没品了。

    话虽如此,可是玉风的喉结还是忍不住滚动了一下。

    这也太煎熬了吧,看着美食而不能下嘴的感觉真是不好啊。

    不行,不行,不能看,不能看,我要忍住。

    为了不让自己被美食影响,他只好把头硬生生抬起,看向别处。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在对面桌子落座的人,然后心思终于从美食上转移到那人身上。

    因为玉风有些好奇,那人一直披着他的红袍,连吃饭的时候也不摘下来,难道他不觉得吃饭的时候很不方便吗?

    没错,早在玉风坐下之前,十二先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感觉到有人看自己,十二先生的红袍下的头微微动了动,好像是抬头看玉风,但是从玉风的角度上只能看到一张纤薄的嘴唇,玉风不明白他是怎看路的,又是怎么看自己的。

    玉风其实想过用仙家术法看一看这个十二先生搞什么名堂,是不是因为太丑所以才不敢见人了。

    可是玉风又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因为别人可以在一本正经和这个十二先生说话的时候,自己心里就八百个不愿意了,他不能忍受这般刺激。

    他不能忍受别人若无其事的跟这个十二先生说话的说话的时候,自己心中却知道这个跟别人说话的这个十二先生是一个丑八怪,如果两人再说些暧昧的、露骨的话那自己更怕会忍不住恶心出来。

    人往往会下意识的以为未知的神秘的就是好的,即便不好,也不会知道有多不好,不知道多不好,就不认为那么不好。

    对于未知,除了好奇,还有那份因为好奇而滋生的好感。

    对于未知的,就可以想象成无限好,哪怕他其实不好。

    所以玉风空有一番神通却不能用的那种难受啊,简直就是,就是像来到饭桌前不能吃东西一样,对玉风来说,有东西不能吃,就是这世间最大的难受,最大的犯罪。

    如今,这两样刚好凑齐了,真是,真是叫玉风欲哭无泪。

    玉风为了缓解自己的这份难受,只好再转头,既不看桌子上的美食,也不看那个叫十二的。

    可是不看这些的话,好像就只有抬头向上看了啊。

    只是当他才刚抬头,就看都从楼上下来的媛子和花花。

    玉风突然间愣了一下。

    因为此时此刻他看到的这两个人,似乎和之前自己见过的有些不一样了,怎么说呐,感觉就像从两个一般的凡俗之人变成了稍微漂亮一点的凡俗之人了。

    没错,就是眼前一亮的那种感觉,就是很让人舒心的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甚至让玉风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前狩猎使白婉清时候。那时候他初见她,也是这般的为之一愣,这是这般莫名的舒心,就像对方是一团清风,像一团白云。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像又回到那时候。

    这一刻,玉风并没有在意这两人的身份,这一刻,玉风只觉得仿佛清风拂面,只有温柔和美可以言,这一刻,玉风的心神微微动容了一下,那颗本该高高在上的心稍微接地气了一分。

    媛子其实有些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她只是和花花穿着之前武媚儿托店小二送过来的新衣服,又在客房稍稍梳洗打扮了一下。

    虽然只是简单的打扮,但却让往日的那种落魄和乡土气息一扫而空,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就好像这才是他们该有的样子。

    当然,身为精怪的花花一开始并不乐意这般做的,她还是喜欢她自己的衣服和打扮,只是媛子非要拉着她梳洗她才就范的,因为媛子说她好像闻到她两身上的味道有些怪。

    被嫌弃了的花花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于是也就勉为其难的就范了。

    梳洗打扮之后的花花看到自己换了新行头依旧没有丢自己所谓失大佬风范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叨念着大佬气质果然不是盖的,什么衣服都不能阻挡自己的气质外漏。

    不过花花也许是对她自己所谓的大佬风范有什么误解,反正玉风并不觉得有啥子所谓的风范,他只是觉得如今的花花稍微变可爱了些,变得不那么非除掉不可而已。

    只是媛子,就只是媛子,才让玉风的感觉如此强烈,才稍稍有些不合常理。

    “哇,有吃的哎,快点,我们走快点”

    突然发出的声音让玉风一下子回过神来,这会再看这二人,好像就没有刚才那种感觉了,只剩下干净,只剩下对红粉骷髅的默然和无所谓。

    说话最是容易破坏某种氛围,尤其是不怎么优雅的说话。

    见说话的是花花,玉风不禁心中暗叹,这精怪哪怕洗干净之后还是依旧本性难移,这般的肆无忌惮,真是无药可救。

    玉风看着这两人落座之后,心想其他人也快了吧,果然,刚念叨呐,剩下的人也出现了。

    这期间花花想拿起筷子先下手为强来着,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恍惚看到玉风好像用一种很恶狠狠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吓的她赶紧将还没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她可不想因为一顿吃食惹得那个仙人提前与她开战。

    因为现在的局势是拖得越久,胜利的天平就越往她这边倾斜,因为她真的想撮合玉风对媛子产生感情来着,因为她真的想和平相处来着。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其实对战斗吧,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不擅长。

    等众人都入座后,玉风发现不见了两个护卫,而且剩下的两人也不入座,只是木头一般的站在武刚身后,玉风不明白他们不一起吃的吗?站着咋吃啊?

    只是人家要站着,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可能他们之前偷偷吃过了吧,不然怎么可能看的下去。

    坐在主位的武刚开口说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刚交代了点事,过来的晚了些”

    无人说话,玉风一想,可能这个人是对自己说的,因为其中两个人都是人家的人,肯定不用这么说,除此之外就剩下自己这些人了,而自己之前说是这两女子的哥哥,那么当仁不让的就得自己出马了。

    哎,吃个饭还得先说话,真是麻烦啊。

    “无妨,无妨,先吃饭吧”

    武刚似乎看出了玉风的急不可耐,于是便笑着说道:“对对对,吃饭,大家放开吃,不够了再要”

    “好哎”

    还没等玉风说话,花花就高举双手庆贺道。

    玉风有些头疼,怎么这丫头是不是故意克我的,连吃饭都和我抢。

    只不过看在主人家不介意的份上,就先这样吧,吃饭要紧。

    然后玉风赶紧也拿起筷子吃起来,虽然那个武刚说不够了再要,可是自己还是习惯先把眼前的吃了为妙,这叫在自己肚子里的才是自己的。

    哈哈,这可是玉风的经验之谈啊。

    吃了没两口,武刚又说话了。

    “各位,咱们今日能够相聚在一起,能在一起吃饭,是莫大的福气,来,为了我们的相遇,我提议大家共同举杯干一个”

    玉风一听要喝酒,心中的烦躁才少了几分。

    不然的话他真的忍不住想说你吃饭就吃饭呗,逼逼叨叨那么多干啥呐,不知道自己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嘛。

    幸好是喝酒,幸好他听到喝酒之后心情好多了。

    只是,为什么用的却是这个小小的酒杯了,之前的那个大酒葫去哪里了?

    玉风有些摸不着头脑,为啥连武媚儿也用上酒杯了,难道用酒杯喝更有滋味,就像大口的吃饭一样?

    看到众人都已经举杯,玉风也只好先放下这个问题,等喝了之后就明白了。

    于是玉风也像众人一样端起酒杯遥祝,随后就可以喝了。

    酒量小的,只是微微抿了一下,酒量好的,也只是喝了半杯,像那种不拿酒水当酒水的,则是一饮而尽,然后吧扎了一下嘴,似乎有些不过瘾。

    至于小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换了酒水,花花总觉得今天的酒好像很不一眼,寡寡淡淡的,就像是掺了水似的。

    亏她还怕像上次一样睡得不省人事,只是稍稍抿了一下,完全没什么滋味嘛。

    一想起上次自己睡得不省人事,花花就一阵后怕。要是当初那个仙人对自己下手,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啊,不对,睡得那么死的话,连叫都叫不了。

    幸好后来没什么大事,看来这个便宜姐姐还是值得信赖的。

    只是自己以后一定不敢大意了,所以这次才浅尝辄止,实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玉风看着空荡荡的杯底,有些怅然,好像自己还没怎么喝就没了呀,怎么好像自己没有上次拿酒壶喝的时候感觉舒服了,怎么好像看着空荡荡的杯底有些尴尬啊,怎么好像心情稍微不好了。

    在一旁侍奉的婢女见到玉风酒杯空了之后,就给玉风续了一杯。

    看到又满了的酒壶,玉风不好的心情又淡了几分。

    好吧,有的喝就行,等自己以后一定也找一个大葫芦去,装上满满的酒水,大口的喝。

    媛子再一次尝了尝酒水的滋味,依旧还是很辣,依旧还是很呛,依旧还是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喜欢高兴或者不高兴的时候都喝两口这东西。

    媛子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会喜欢上这玩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