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残魄御天 >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魇阵之魂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魇阵之魂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在花魇族长炼气的包裹下秦宇尽量靠近毒暴中心,一路上就像浸泡在泥沼中,不光看不清方寸之外的情况,连感知都的范围也被大大压缩,最多只有五米。这个距离遇到速度快的毒魇完全没有反应的余地。进入毒暴不到三分钟,族长的炼气就完全消散,秦宇也被送到了地面。

    进来的时候已经给他看过阵纹,所以通过地面阵纹秦宇能判断出自己里阵眼还有多远。现在秦宇是靠念力包裹自身避免毒污侵入,要说到污秽,他的奥义念力可是有污秽有永恒,这两者都能把抵抗毒污的侵入。如果没有魇物干扰他能这样一直走到阵眼中心。

    走出去没有几步,魇物就如苍蝇般簇拥而来,全都是些只张了嘴的灰色怪物,质感宛如史莱姆。你若不碰它它就一直撕咬消耗念力,你若一碰它就自己爆炸,把更多污秽炸进念力之中。总之就是用这些小东西不断消耗,让秦宇无法到达阵眼中心。

    算盘不错可惜不灵,既然玩污的,秦宇也不甘示弱,当场放出两条泥鳅大杀四方。关键是这泥鳅秦宇给它们装上了黑洞,一张嘴就是无限吸力,一般的毒污凝聚成的小鱼小虾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就被吸走。双泥鳅开道,秦宇一路狂奔,不管这玩意儿有没有灵智,总之现在对方还没派出棘手的货色,那就能跑多远跑多远。

    跑出去大概百米,终于又遇到拦路的魇物,两条泥鳅吸不动对方,比之前的小鱼小虾,面前这根像烧火棍一样的魇物凝聚要更精细,之前那些如果是淤泥,那这就是淤泥凝聚的钢精。秦宇试着用奥义力量发动攻击,可是龙极之拳还没出手,奥义力量一离开念力圈就被污染成灰色,随后消失不见。

    “我怎么觉得奥义力量越来越没用了呢?”灵镜不由得吐槽。

    “没办法,你也得看看我们面对的都是些什么怪物。”

    秦宇把天宙仪提出来,既然奥义力量不行,那就来硬的。自从秦宇到上界以后面对的就全是比自己境界高一阶乃至两阶的存在,这种情况下奥义力量要能有用就有鬼了。天宙仪就不怕什么污染了,秦宇也是第一次把天幕势和天宙仪和在一起使用。那无往不利的天宙仪又回来了,随便一挥便横扫毒秽,把立在面前的烧火棍给打散。

    还没走出去两步,又有三根一样的尖刺正面飞来,秦宇天宙仪一挥全数击碎。但这玩意儿也不是什么高档货,击碎三根来五根,并且是五根合并直接化出一个古代模样的士兵,提着长矛就冲锋过来。

    秦宇也不客气,反手就是一灯笼,还是无往不利。刷怪的同时慢慢前进,反正天宙仪也不需要消耗什么力量,一个劲挥舞就完事了。显然这毒污是有意识的,是不是智慧还不知道,但最起码有潜意识,知道不能让秦宇靠近。所以接下来直接出数百根尖刺,就连密布的毒污都被抽空了不少,让秦宇能看清的范围扩大到了三四百米。

    这三四百米的一个半球罩子里的毒污全部被抽走,化成数百根尖刺,而后全部一体化化成一个军官。之前的士兵不管怎么来都没抽调周围的毒污,因此秦宇不敢托大,把九黎石化成宝石送入天宙仪的灯笼里。这时又是数百尖刺飞来,在那军官手中化成了一把大剑,它那四米高的身型单手拖着巨剑就冲上来。

    在他冲锋的过程中本来全是淤泥的脸型也渐渐清晰,整个一个灰色的狼头,一双目光血红,一边跑一边嘶吼。狼人军官来到近身十米便一跃而起,惊人的跳跃力让他一跃十米落到秦宇面前,手中巨剑高高劈落。秦宇不闪不避一抹天宙仪催动九黎石敕令,提起天宙仪直接硬接。

    这一剑力量很大,震得秦宇虎口生疼,不过天宙仪的霸道却比剑更胜,直接让长剑卷刃,并且也将狼人军官击退。接着秦宇一个箭步上前,天宙仪在后背转了一圈,在去到对方面前的时候才换了一只手从另外一边进攻。刚刚稳住身形的狼人军官提剑来挡,可如今的天宙仪比刚刚又提升了一节,力量达到直接把巨剑折断,还落在了它的胸口。

    虽说折断巨剑的天宙仪也没多少力量,可秦宇的攻击不止于此,天宙仪接触到对方身体的瞬间就释放出奥义力量,黑湮弹从灯笼里释放出来打进了狼人军官的胸口。放出来的奥义力量会被污染,那就不放出来,直接在与目标接触的时候才释放,并且放出来就引爆,这个狼人军官都被黑湮弹收缩成一点,然后完全消失。

    刚解决一只,前后左右再次毒污汇聚,又是四只一样的狼人军官跳出来,端是一个没玩没了。这四只也不是秦宇之敌,三招两式轻松带走,可刚走出几十米又是一个高大的身躯跳出来,这次一样是狼人军官,不同的是它的身高在十米开外,手上提着双头大锤,脑袋上带着锅盖一样的帽子,身上穿了一身铠甲。

    不错所料这东西力大无穷防御力惊人,就算硬吃秦宇天宙仪都不带受半点伤,那大锤肆无忌惮挥舞起来,秦宇都要稍微避让。体型虽然巨大,可速度太慢,秦宇且战且走,带着它往阵眼中心去。

    “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我们出什么招对方就弄什么东西出来。”灵镜说道。

    才刚说完话,身后一声啸叫又跳出一只双头锤狼人军官,这只又进化了一些,体型相对小一些,可灵活度和速度都有大幅提升。秦宇也只能正面对敌,以一敌二倒不是多困难,意念王拳贴脸丢就可以。等拳头打到脸上再释放攻击,不管是龙极之拳还是其他攻击灌入体内再引爆都能解决对手。

    只是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才解决两只又跳出来另一种军官,这次直接全副武装了,身上穿的铠甲蹭亮,身高还是四五米,可身型已经接近人形。而且对方用的武器跟天宙仪一模一样,并且它还学会了秦宇的龙极之拳,一手提着天宙仪仗着护甲冲锋,另一只手逮到机会就轰出一拳,拳劲用污秽毒气凝聚成毒龙,简直就是模仿怪。

    这次的家伙就没那么好对付了,身上的铠甲防御力非常高,天宙仪落在上面只有敲击金属的声音,就算秦宇贴身释放意念王拳都没能破甲,被它逼得节节败退,甚至手上还被蹭破了点皮,污染立刻就往经脉渗透,秦宇立刻取出解毒剂喷了一下。

    没办法秦宇只能祭出引雷诀,狂暴值调到3,引雷落下开启雷泽,虽然雷霆还是没能击碎铠甲,可是它有净化效果。这铠甲再坚硬它也是污秽所凝,面对克星也只有被消耗净化的份。而且秦宇还开出三元力场,直接把对方定在原地,自己继续往阵眼中心去。

    几经周折终于来到中心,这里盘根错节污秽漫天,根据脚下的阵纹来看,这里离镇魂石还有三百米,而这三百米被蟒蛇一样的毒污缠绕着,根本无法靠近,这又要如何驱散。不等秦宇理出什么头绪,一只大手就从灰色污秽中伸出来,这只手至少有数百米那么巨大,但是它的目标似乎不是秦宇,只是落到地上然后摊开。

    那大手摊开,首先便是一条条虺蛇遍地铺开密布阵势地面,一直延伸到秦宇脚下方才停止。随后在虺蛇蔓延的中央出现一个曼妙的身影,它身穿灰玫瑰纱衣长裙,这些蛇都是从那裙摆之下延伸出来。往上便是那优雅的身段和一把暗黑花伞,以及一头黑色长发,半张脸挡在雨伞之下,只能看到暗红色的嘴唇,以及嘴角的一朵小花。

    “你是谁~为什么要阻止我~”略微中性的声音响起,秦宇心中微微惊讶,他没想到这毒污不仅有意识,甚至还能口吐人言,那么这一切就都不是偶然了。

    “阻止你?你又是什么?魇物还是这污秽~”秦宇说话间释能手套上的狂暴值不断往上跳,这个女人给他一种危险感。

    “我乃魇阵之魂,我只想离开此地。”女人说道。

    “魇阵之魂?那你为何不催动阵势镇压毒秽,反而还与毒污一同破坏阵势?”秦宇目光深凝,对方这句话漏洞百出,如果是假的她又何必说出来。

    “花魇族言而无信,我曾经答应其族长为其镇守魇阵三千万年,如今已过去五千万年,对方非但不还我自由,甚至还找来镇魂石将我镇压。此等小人我宁可与之同死,绝不再受其镇压!”魇阵之魂语气冰冷,话语中透着决绝,并不像假的。但是秦宇也无法左右外面的人如何决定,因此不可能给出什么条件。

    “我无法判断你说的是真是假,即便是真的,以我的修为也无法左右花魇族的决定。但若你这样闹下去不光是那几个言而无信的花魇族,还有无数无辜的人也会因此丧命!”

    “那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五千年我告诉他们我将不顾一切击碎镇魂石,当时他们也是以万千生灵为由,于是我给了他们数千年时间,让其将无辜着转移别处,然而换来的却是四个辅助阵势的联合镇压,我已经受够了这群伪君子,亿万生灵与我何干。若非察觉到你的身上有故人的气息,定要将你也纳入魇阵之中,给你十息时间离开魇阵!”

    魇阵之魂心中之怨爆发,顿时在她身后的一条条巨蛇纷纷躁动,更加污浊的气息降下,之前靠模仿秦宇出现的军官一个个落下,转眼之间便以出现十多个。

    秦宇神色凝重,一时间也不知如何进退,他感觉魇阵之魂所言多半是真,可自己就算不为别人,也不能不管花散他们,而且还有华术他们的母亲也是花魇族,再加上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但是从本心讲,魇阵之魂也不该被如此镇压,她的怨恨亦属情有可原,现在悲剧尚未发生,可却没有一个两全之法。

    “秦宇,你问问冬阳姐,看看她的融合之躯能否收纳魇阵之魂?”灵镜关键时刻给秦宇提了个醒。秦宇也恍然大悟,立刻和冬阳商量,在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剩下的便是如何说服对方。

    “你刚刚说我身上有熟悉的气息,是不是指这个?”秦宇张开手展示璐希的戒指。

    “的确是熟悉的气息,不过现在已然不重要了。”魇阵之魂说道。

    “我有个两全之法说与你听,但是听上去可能不中听。选择主要在你,毕竟我们第一次见面。若你觉得可行我们就再做计较,如果不行的话你就继续冲阵,我也只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最后鹿死谁手便由天意决定。”秦宇已经尽力组织语言了,这时候谈什么相不相信那都是扯犊子,唯有实情相告。

    “两全之法?如若你说的方法是然我弃阵而随你,今日你也要葬身阵中!”魇阵之魂浑身戾气爆发,遍地的虺蛇攒动不已。

    “你猜对了一半,我的妻子掌握着一种融合奥义,可以融合世间所有东西,并且保留其意识。刚刚我也说过了,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所以谈什么相信或者做什么承诺都是无稽之谈。我只谈两点事实~”

    “第一,我妻子冬阳修为只有巳魂境,日后我们若要返回,你自己也可以想走就走,最起码比现在破阵容易多了。第二就是我带着你的风险,一旦被察觉到消失的魇阵之魂在我身上,以你对花魇族的了解,应该知道我会面临什么。只此两点,你若觉得可以那便再做商议,若觉得不行也可现在出手。”

    秦宇不谈承诺不谈相信,只说最实际的现实。这也是如今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而且也跟冬阳反复确认过她能保证自身安全秦宇才敢用这种方法。最主要的是这魇阵之魂她不像人一样是独立的意识,能直接收进神狱,她是依托魇物产生的特殊魂灵,有意识指的是自我认知,而不是真实存在的意识。

    魇阵之魂没有回话,不过那些攒动的虺蛇却安静了许多,周围的污秽气息也稍有减弱。且不论面前这个人是否可信,至少他的方法可行,所说的也尽数都是事实。

    “若要我相信你,你要替我拿回魇体,否则即便融合了我这魇气化身,你们也无法离开大阵。”考虑了许久,魇阵之魂收回了虺蛇。

    “一言为定!你先调动大阵将这些毒污驱散,并且告诉我你的魇体在哪里~”秦宇说道。

    “把你的手张开!”魇阵之魂说道。

    秦宇张开手,魇阵之魂化作一缕灰烟钻进了璐希戒指,在上面变成了一朵灰云。这让秦宇瞪大了眼睛,她竟然能进入璐希戒指。在秦宇惊讶之余,脚下的魇阵符文已然亮起,周围的污秽都被驱散五百米,五百米之内秦宇能正常感知。

    “魇体在大阵之下的魇渊中,先要经过镇魂石才能进入魇渊。镇魂石就在这团毒污中!”魇阵之魂的声音响起。

    “我把这些都劈了,对你没什么影响吧?”秦宇手中雷霆已在闪烁,释能手套狂暴值开到7。

    见对方没有吱声,秦宇也就默认了,轰隆一声降下雷霆,带着一丝红色的雷霆落在如蛇躯一般的污秽身上,立时便劈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不过这一层里面还有一层,整整三百米距离全都污秽堆积。秦宇直接踏着雷泽一路走进污秽之中,阵阵落雷肃清前路,走过之后身后便立刻被污秽封锁。

    开着雷泽走了三百米,终于看到那颗镇魂石,现在它的颜色几乎全是灰色,只能隐约看到有一两丝亮光,看这样子已经是被污染很久了。虽然秦宇现在就能直接拿出镇魂水将之净化,不过他还是没有这么做。

    “魇渊怎么进去?”秦宇在镇魂石周围饶了一圈,虽然天幕势还在他的控制区间,但这也是有消耗的,一直这样开着雷泽他也受不了。

    “镇魂石下的石座可以用奥义力量转动。”魇阵之魂说道。秦宇没有表现出要净化镇魂石的意图,这让她稍微缓和了一些情绪。

    秦宇在镇魂石旁蹲下,这就很考验他的控制力了,要是一不小心雷霆把镇魂石给劈碎了,镇压在下面的万千魇物毒污就会冲天而起。秦宇集中意念将雷泽收缩在自己身边,同时控制好雷霆的下落,第一不要劈到自己,第二不要劈到镇魂石。而且还要完全贴合自身,不然伸出雷泽之外的双手和奥义力量都无法施展。

    这时候魇阵之魂也稍微帮了一些忙,帮他驱散了双手周围的毒污。然后秦宇才缓缓转动底座,他以为是在镇魂石上开出入口,却没想到出口在地下,一打开便整个人掉了下去。好在这深渊之下的污秽不像上面那么浓,秦宇开出光奥义之躯稳住身形慢慢下落,最终落到了魇渊之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