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第五十二章 我愿以南柯一梦,解世间纷纷扰扰(一)

第五十二章 我愿以南柯一梦,解世间纷纷扰扰(一)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五彩缤纷的‘花’瓣们将净灵和尚包裹在中间,没什么威力,却让对方烦躁,净灵和尚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 ”一道圣洁的光芒穿透云层,照‘射’在他的身上,光芒中的所有‘花’瓣,全部泯灭于无形。

    没有被消灭的‘花’瓣快速后撤,聚集在树墙正上方,如同一只眼睛,默默注视光柱之中的和尚。

    沈飞道:“净灵大师,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

    “沈施主但说无妨。”

    “大师你为什么不使用制造幻觉的招数了,用那一招不是可以干扰我的五感,让攻击偏移吗。”

    “阿弥陀佛,沈施主想要套小僧的话了,小僧不能上当。”

    “哈哈哈,净灵大师哦,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撇开佛道相争这一环,沈某真想和你‘交’个朋友。”

    “沈施主,难道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

    “你觉得呢。”

    “阿弥陀佛,沈施主,小僧一直将你当做朋友对待。”

    “净灵大师,在下也是如此。”

    “阿弥陀佛,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大师大慈大悲,大威大能实在是沈某平生仅见。”

    “沈施主,下一个轮回,只愿咱二人不必刀剑相向。”

    “净灵大师,其实咱们只是在切磋技艺而已,你说呢。”

    “阿弥陀佛,沈施主能够这样想,自然最好。”

    “阿弥陀佛,大师,有些秘密其实不必埋藏在心里,说出来才会轻松。”

    “阿弥陀佛,只可惜,人活于世,身不由己啊。沈施主,有一点咱二人是相同的,那便是希望这个人间,处处为净土。”

    “人间的安宁不应从虚幻的梦境中得来。”

    “只是一种寻求安宁的手段而已,沈施主,你扪心自问,自己做梦的时候可曾知道自己置身于梦境当中;再仔细想一想,凭什么说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不是别有用心者编织的一个美梦!”

    “大师……”

    “阿弥陀佛,我愿以南柯一梦,解世间纷纷扰扰。沈施主,小僧的手段你是否已经有了破解之道?”

    “有了些揣摩,但还没有把握。”

    “既然如此,小僧便要动手了。”

    “大师……”

    “怎样?”

    “你搞错了一点,现在正是我攻击的时间,而非你的。”

    说时迟,那时快。眨眼的时间里,“噗噗”之音接连传来,恶魔植物生长,长满锋利触须的荆条眨眼之间爬满净灵和尚全身上下,位于尖端的‘花’蕊宁静绽放,展‘露’出竖眼一般的‘花’心。

    “阿弥陀佛,原来沈施主早已有了反击的手段。”被紫荆爬满,净灵和尚毫无慌张之‘色’。

    “净灵大师,我的五行创生可不单单只限于榕树一种植物的。”沈飞置身于树墙之后,从茎干互相‘交’错形成的狭小缝隙中望向净灵和尚。

    后者淡定地挥掌,“可是沈施主啊,小僧身具金刚不坏之体,这些小东西对小僧是没有用的。”话音未落,净灵和尚的目光蓦然变了,因为他惊讶的发现,肩膀之处居然传来一阵穿心的痛,一根细小的触须竟然穿透了肩头坚硬的肌肤,刺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但听沈飞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大师呦,爬满你全身的东西叫做紫荆,是不能被常理所理解的生物哦。”

    “干、已、申、辛、更,生。生!生!生!”在沈飞远距离的‘操’控下,恶魔一般的恐怖植物紫荆疯狂生长,将净灵和尚一圈又一圈地缠卷住,形成密不透风的牢笼,由外向内吞噬。

    观众席哗然,沈飞从被动防守,到完成反击,只用了几次呼吸的时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擂台之上已经爬满了各种不可思议的植物,与净灵和尚身后的庄严法相遥遥对峙,不落下风。

    “道宗的功法果然是厉害,难怪被称作蜀中上仙,恐怕比身在凡间的佛宗功法还要强上很多。”观众们议论纷纷。

    “真的是强,强行‘操’控植物生长的法术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甚至连说书人的讲书中都没有记载。”

    “太可怕了,难怪那个男人能够斗败通天教三大高手,功法道术真是匪夷所思。”

    “听说他还擅长治疗之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如果既擅长治病救人,又擅长打斗的话,那真是无敌了。”

    “太可怕了,要不我们以后改信道宗好了。”

    “嘘,你可别胡说,小心隔墙有耳。不要忘了,咱们人国可是佛宗的地盘,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更何况向来超脱世外的道宗。”

    “怕什么,这里可是金陵。”

    “这倒也是。”观众席沸腾,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了。

    拓跋烈听着他们的对话,看着擂台上完全调转过来的局势,面‘色’‘阴’晴不定。

    安玲珑双手拢着夫君的胳膊,望着夫君的侧脸,嘴角含笑。

    两位总管战战兢兢地‘侍’奉两人身后,主子们不说话,他们自然也不能说话。

    贵宾席另外一侧的慕容白石坐立不安地翻来覆去,令狐悬舟看着好笑,说道:“慕容老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寝食难安的样子。”

    “嘿嘿嘿,贤弟啊,论眼光哥哥真的比不上你。”

    “慕容老哥,您真的过谦了,其实他们二人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比赛也还胜负未分,只是沈飞不像你说的那般不济而已。”

    “令狐贤弟,你就别给哥哥留面子了,哥哥真是没想到那个叫沈飞的厉害至此。”

    “二虎相争,渔翁得利,沈飞实力强悍一点,其实没什么坏处。”

    “呵呵,你们通天教……”

    “老哥!”

    “哈哈哈,瞅我这张嘴,不说了,不说了,咱们继续看比赛。”

    众人视线中,擂台东侧被一棵巨大的榕树占满,榕树高大粗壮,粗细不等的茎干蜿蜒生长,互相‘交’叉,在夜下张牙舞爪状甚恐怖;另外一侧屹立着一尊巨人金身,佛祖慈祥的面容,金灿灿的身躯,净灵和尚处在金身的庇护下,此刻已经被爬满身体的紫荆淹没,一束光芒穿破厚重的云层照‘射’在他的身体上,将他站立的空间映照得有些诡异。

    紫荆一边不断向内钻咬,一边蠕动茎身,疯长的茎干散落地面一片,也在仙力的‘操’控下四处蠕动、扭曲,与庄严的佛像格格不入。

    紫荆真的是一种恶心的生物,乍一看像蛇,却又在茎干上生满了细小锋利的触手,尖端一个‘花’蕊,绽放之后形成竖眼,从竖眼中掌握外界的动向,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净灵和尚全身上下都被这种恶魔般的生物占满了,沈飞的面‘色’却没有丝毫好转,因为位于净灵和尚身后的金身法相还没有出现任何衰弱、虚淡的迹象。

    “奇怪,为什么感知不到处于内侧的紫荆了,净灵和尚不会真的懂得使用妖法吧。”沈飞端地纳闷,已经很久了,他都感受不到内侧紫荆的存在,只能不断创生外侧的紫荆向内部窜挤、吞噬。

    “等等!”沈飞忽然间心生警觉,暗自捉‘摸’,“感受不到紫荆的存在?不对,无缘无故不会感受不到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长久在市井之中摔打的经历让沈飞深深了解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巧合,任何事情的发生必有其原因。

    当下仙力全开,覆盖整个竞技场,同时藏身树墙之后,环目打量四方,可怕的是,居然在树墙狭窄的缝隙中,看到了一双带着‘迷’幻‘色’彩的眼睛。

    “不好!”心中一凜,当即将五行创生术威力释放到最大,榕树枝蔓狂生,层层‘交’叠,张牙舞爪,笼子那样将他围聚在中间。

    “阿弥陀佛,沈施主真是慧眼如炬。”黑暗中,净灵和尚折断树墙茎蔓走到沈飞近前,面对将他自己团团围住的榕树枝蔓,伸出一只手,榕树的茎干因此承受了无法理解的冲击,在短暂的时间里分崩离析,直到将最里面的沈飞‘露’了出来。

    “沈施主哦,你果然不同凡响,能够猜出来,小僧已经不在原处。”

    沈飞从榕树茎干包裹下现身,仍不准备正面对敌,利用五行创生术之中的驾驭之术‘操’控榕树茎干生长攻击,巨大的榕树好像变成了一只怪物,粗壮的茎干像是怪物的触手,攻击净灵和尚的同时,将沈飞抬举到高处,与净灵和尚拉开距离。

    净灵和尚几次施展发梦手段,沈飞都是亲眼见到,必须以手心抵住被施术者的额头才能奏效,所以沈飞努力与他保持距离。

    众人从远处看得惊奇,净灵和尚在树墙深处出现,曾经的站立之处,法相消失,‘射’穿云层的光芒收敛,恶魔一般的生物紫荆一下子失去了宿主,全部散落在地上,摊开一地。

    他缓缓地走出树墙,一手摁在树木茎干围成的圆球内,那一瞬间,竞技场上的压力好像不一样了,空气出现了强烈的扭曲,围拢聚合的植物茎干分崩离析,如同蛋壳那样脆弱,不堪一击。等到所有枝蔓碎裂殆尽,沈飞又一次失去了防护的时候,榕树茎干再一次生长出来,一些茎干形成巨大的鞭条,‘抽’打净灵和尚;另外一些往天空中升起,带着沈飞一起来到了高处。

    整个过程,沈飞身下的榕树如同是一个活物,或者说是一只强大的妖兽,可以随着他的心意在攻防间转换。

    两个人,道宗和佛宗都太不可思议了,沈飞和净灵和尚的一场战斗,让众人理解了仙法和佛法的真实模样,了解了他们真正玄妙的地方。

    “阿弥陀佛,沈施主,你的五行创生术已臻化境,小僧佩服。”净灵和尚往前走了两步,那只平凡无奇的右手又再伸出。沈飞隐约猜到,他之所以能够在短暂的时间里,令榕树的茎干分崩离析是使用了千斤坠的功法。是千斤坠一瞬间增加了榕树周边的重力,使得坚韧的树干变得脆弱的。

    看他又再伸出右手,沈飞不敢大意,‘操’控榕树茎干‘抽’打于他,可惜净灵和尚身上也有千斤坠加持,再加上金刚不坏,榕树茎干与他一接触便分崩离析。

    “下来吧,沈施主。”右手与树干终于接触上了,沈飞身下猛地一晃,参天大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坍塌覆灭下去。从高处摔落,沈飞召唤‘花’瓣云承托脚下,飞到空中,飞到高处,远远地躲避净灵和尚。

    后者双手合十,身化宁静,脸上勾勒着淡淡的微笑:“沈施主,一味逃跑也是道宗的教义?”

    沈飞被说的面红耳赤,却无论如何不降落下去,对于那一招发梦的手段,他的心中含着深深的畏惧。

    “你不下来,小僧只有上去了。”蓦然间,净灵和尚消失在原地,这招沈飞也见识过,是以强横的‘腿’力施展出的一种疾行术,不是缩地成寸。

    一边将仙力全开笼罩四方,一边驾驭‘花’瓣云逃窜。

    “嗖!”的一声,‘花’瓣云被撞出一个窟窿,净灵和尚导弹一般冲入黑云上方,失去了踪影。

    沈飞差点没被他打中,心中侥幸,只能转而往低处飞行,却在低飞的过程中,心里面又一次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再飞向高处。

    净灵和尚‘洞’穿‘花’瓣云冲向天际,到底是真实存在的景象还是虚幻的幻影,目的是要‘逼’迫自己低飞而‘露’出破绽呢,沈飞心里面吃不准,因为吃不准所以产生了犹豫,本来低飞的‘花’瓣云转而往高处走。

    却就在此时,头顶的黑云又被‘洞’穿,净灵和尚飞速扑来,两掌合十,全身浴火,烈烈风声作响,额头六戒疤闪闪发光,仿佛搭通此世和彼岸的桥梁,从云端坠落,净灵和尚往前平推一掌,鼓‘荡’的掌力即便相隔尚远,已让沈飞狼狈不堪。

    后者置身掌劲之中,全身衣衫尽数化成灰烬,逆冲向天的短发同时被烧焦了,脑‘门’光秃秃的,好像是被强行剃度的和尚,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在风中鼓‘荡’,扭曲,像是一块不断被左右拉扯的丝布,黝黑的肤‘色’反而变得白皙,一副失去了血‘色’的样子。

    “该死!”因为心中的一时犹豫,沈飞失去了防御的先机,在净灵和尚从云端坠落的出掌中破绽百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