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第四十四章 兄弟二人

第四十四章 兄弟二人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我明白了。 更新最快”白羽点头,深深地望了一眼宗祠的大门,叹息一声,准备站起,身体却勐地踉跄,数十日的长跪已让他筋骨麻木,起身之时分外困难。

    沈飞“蹭蹭”两步,栖身上前,扶助他。

    白羽没有道谢,在沈飞的搀扶下慢慢站起。

    沈飞道:“不着急走,活动活动手脚。”

    白羽却道:“松开手吧,我自己能行。”

    沈飞点点头,慢慢松开扶着他的手,后退一步,邵白羽双指并拢,持于眉间,接着往天空指去,“刷刷刷刷刷刷刷。”无数道凌厉的剑光飞窜,将昏暗的烛光尽数斩灭。

    “白羽你这是……”周围蓦然暗了下来,沈飞现出一丝慌乱。

    却见白羽并拢如剑的双指收回之后,复又指出,其上萦绕的能量却是变了,被熄灭的笼内烛火,恢复燃烧。

    “力量。”白羽深深叹息,向前迈步,“我的力量……”他的声音空旷而没有感情,让沈飞觉得陌生。

    向前迈步的时候,白羽忽然道:“记得咱俩上一次切磋,还是在五年之前,当时我小胜一筹。”

    沈飞驻足在原地,凝望他亦步亦趋的背影,等着他后面的话。

    “好想和你较量一番。”

    两人面向同一个方向,邵白羽亦步亦趋地缓慢向前,沈飞逗留在原地,凝望着他的背影,头顶的月光没来由的暗淡,点燃的灯笼只能照亮三米之内的地方,冷风嗖嗖,走道细长,气氛莫名的压抑。

    沉了许久,沈飞向前快步奔跑两步,追上了白羽,脸上洋溢起灿烂的笑容:“好啊,下山之前,切磋切磋。”

    “好。”

    “你似乎不对我将要下山感到惊讶。”

    “师父一早跟我提起过。”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自己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呢。”

    “探寻罗刹族覆灭真相,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此次下山更是兼具传道重任,沈飞你肩上的压力可不小。”

    “我从不畏惧挑战,只是咱们兄弟二人即将分开,心里感到丝丝不舍。”

    “别说这么肉麻的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你还真是冷酷呢。”

    “嘿嘿。”邵白羽笑,“你说师父会答应我的要求吗?”

    “从今早上深谈的语气中,我觉得师父应该会答应。”

    “希望如此吧。”

    兄弟二人,互相搀扶、依偎着行走在被两边红墙包裹的狭长走道里,白羽一身白衣,身上落满的灰尘在光芒放射而出的时候震落,现出俊秀的面容和英挺的身姿,他的嘴唇很薄、很红,下巴尖尖的,眼睛如鹰隼一般锐利,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右手搭在沈飞肩膀上,扶着他前进。和沈飞相比,他的身子显得更淡薄一些,充满儒雅气质,在晚风下多少显得弱不禁风,眼中的目光却是凌厉的,亮如华昼。邵白羽的心中有着执着的坚持,这种坚持是外人无法想象到的,这二十多天的长跪,同时也是二十多天的深思,他勐然发现,自己的选择真的不多,他只能向前,顺着狭长被封锁了的道路一直向前,直到心目中的顶峰为止。掌教的话在他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沈飞主外,自己主内,有朝一日继任掌门之位,如果连炎天倾这个魔教的妖孽都打不过,自己要如何继任掌教之位,如何服众,团结人心与未来的魔教进行抗衡。他要变强,要成为像掌教那样,天上地下最强之人,只有成为最强,才配得上师父的嘱托,配得上蜀山掌门这个位置,为了变强他愿意付出一切,一切的一切。白羽坚信,炎天倾之所以能强大至此,是因为付出的代价足够多,这从他极端的厌世就能看得出来。

    “只要能变强,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白羽忽的止步,“沈飞。”

    “怎样?”

    “在这里斗一场如何!”

    “你连站都站不稳,还要和我切磋?”

    “谁说我站不稳的。”说着,便要推开一直搀扶着自己的沈飞,可惜对方不依。

    “不闹了白羽,我重伤初愈,你长跪刚起,咱俩都不是巅峰状态,等过段时间,状态恢复了再行切磋?”

    “过段日子,你就要下山了,哪里还有时间切磋的。”

    “那就等我入世归来。”

    “要等到什么时候。”

    “五年。”

    “那么久啊。”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不行,我现在就要。”

    “兄弟之间不可拔剑相向。”

    “切磋武艺有何不可。”

    “也不可。我们的剑锋只指向敌人。”

    “其实你有什么好怕的,连炎天倾的手臂都斩下了,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邵白羽的语气显出一丝落寞,他果然还是在意的。

    沈飞心里却翻起惊涛骇浪,亲如兄弟,他怎会察觉不到白羽的心事。摇摇头道:“如果我说那是偶然的,你会相信吗?”

    “不信。”

    “当时我一心扑在若雪身上,愤怒至极,以燃烧生命为代价使出最后一剑,终于斩下炎天倾一臂,但也为此险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昏睡整整二十天。”

    “燃烧生命就能得到力量?你是如何做到的。”

    “当你真心保护一个人的时候,便能够做到。”

    “你是不是在骗我。”

    “咱俩是兄弟,你觉得我会撒谎吗。”

    “那好,今日就先放过你。”

    “你可不要误会了,等你状态恢复,我随时奉陪。”

    “好啊,怕你不成……”

    月出青山,两人沿着狭长的走道前行,那份不自觉的疏远消散在晚风里,他们是兄弟,雷打不动的兄弟,拥有着没人能够动摇的友情。

    浸泡在南山寒冷刺骨的水泉内,将彩儿、金燕、白瀚王、七小、燕儿、墨玉全部召唤出来,才发现,家庭成员真的已经很庞大了。

    墨玉和白瀚王是其中唯一没有开启灵智的兽类了,虽然很聪明,但没有开启灵智就不能修炼,和开启灵智的灵兽有着本质的区别,两兽虽然都是马中之王,可在这一众年纪虽小,却都有着极强潜力的灵兽面前,在自己强大了百倍的主人面前温顺乖巧,互相倚靠着在河岸边上吃草,也不用栓缰绳固定,自己便不会离开。金燕和燕儿这一双灵鸟围着月亮盘旋鸣叫,金燕全身金羽,一根杂毛都没有,身后托着霓虹般绚烂的尾羽,作为信鸽真是暴殄天物。它的个头比燕儿大一圈,每一次拍打翅膀,每一次引颈鸣叫都显露出高贵无比的王者气质,与它想比,燕儿的一身白色羽毛真是相形见绌,就如同土鸡站在凤凰的面前,虽然燕儿很不服气,围着金燕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可对方根本不理会它,高贵地舒展着美丽的身姿,形成月下的一道彩虹。

    七小和彩儿依旧是一副敌对的状态,彩儿漂浮在空中,任由七小对着自己狂吠,根本不将它们放在眼里。同样是幼体状态,彩儿的真身是一只可以吞噬万物的大嘴,比这七个小家伙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它也确实没必要将七小看在眼里。许是被惹得烦了,来到它老爹白羽的肩膀上,安稳地坐下了。它本就是流体态的身体,水对它来说亲近无比,不像七小,看起来一副怕水的样子。

    “不知不觉间,咱们的伙伴已经不少了呢。”沈飞感慨。

    “五年前你收服墨玉的情景,我现在也记忆犹新。”白羽微笑。

    “一晃五年时间,如同做梦一般,我们都长大了。”

    “这些可爱的灵兽,本来就只配强者拥有。”白羽身子前倾,在寒冷的潭水中向前游弋,他喜欢这种凉丝丝而又非常舒服的感觉,如同几百双漂亮女孩的冰凉小手抚摸在你的身上,给你带来难以言喻的美妙。

    沈飞留在远处,两臂架在岸边,看着头顶的月亮,忽然想起初来南山之时,云师叔对他的试探,想起了老夏的话,心中大惊,匆忙进入内视状态。

    今天下午太过激动,以至于完全忘记了自己体内还住着一只远古凶手九龙。而九龙又叫焚尽天下,其火焰可以将一切化为灰烬,所以沈飞实际上是不能随便签订主仆契约的,因为九龙的毒火会将与自己签订契约的生物化成灰烬,它要占有完整的自己。当然,老夏是其中的一个特例,他有着不输于九龙的力量,可是龙龟之蛋却不一样,不会已经被烤熟了吧。

    沈飞这样想着,进入内视状态,发现丹海之中红彤彤的,灼热的风浪来源于九龙的唿吸,从混沌云中不断飘来。

    “不会吧……”他径直飞入云中,驾轻就熟地找到了关押九龙的牢笼,“醒一醒,九龙大哥。”

    铁笼之内漆黑如墨,巨大的鳞甲只有在移动的时候才会反射出亮光,“九龙大哥,醒一醒。”沈飞又一次唿唤,沉睡在牢笼内的强大生物移动了一下身躯,显出不耐烦:“滚!”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将身边的混沌云吹散了,露出脚下同样为铁质的地面,说实话,在丹海深处存在着这样一个似乎是人为打造的铁笼子其实蛮古怪的。

    沈飞在灼热的气浪中勉强保持平衡,他不能退,毕竟龙龟将自己的亲骨肉交托给自己,就算死了,也必须把骨灰带回去。

    “九龙大哥,你不要激动,我是诚心诚意来拜见你的。”沈飞在风中呐喊。

    “滚,我不想看见你。”气浪却反而增强,推着沈飞向后走,将他推出了混沌云。

    站在混沌云的边缘,沈飞想:自己不能就这样离去,说什么也得问清楚龙龟蛋的下落才行。

    当下又冒险进入混沌云内,驾轻就熟地找到了九龙,这次他不再说话,在笼子前面盘膝而坐,似乎要打一场持久战。

    “你很烦馁,为什么又来打扰我的休息。”鳞甲摩擦反射出凌冽如千刀万刃同时挥动的光芒,九龙的眼睛在黑暗中睁开一双,瞳孔之中现出无数个层次,美丽而充满威严,沈飞需要仰起头,才能与它对视,“我什么时候又成你大哥了……你这小子说话靠不靠谱。”

    “九龙大哥,许久不见了,小弟我怕您寂寞,所以前来拜见您。”沈飞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你这臭小子,讲谎话比说真话还要顺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何而来的。”九龙和沈飞打了几次交道,知道这小子滑头的很,不好对付,不过也不是特别讨厌,闲来无事的时候,和他斗斗心眼,倒也有趣,“那只龟蛋挺好吃的,是大补之物,我已经笑纳了。”

    “那本就是给您进补用的。”沈飞脸都绿了,“不过,可否将蛋壳交还于我,我也好向龙龟的父亲有个交代。”

    “既然是给我进补用的,又为何需要向别人交代。”九龙声音寒冷地反问。

    沈飞道:“毕竟是人家一片心意,拿个蛋壳回去,也好让龙龟上仙知道它的心意您已经欣然笑纳了。”

    “沈飞,我真是佩服你胡扯的能力!”九龙无奈。

    “上仙说笑了。”沈飞恬不知耻地笑。

    “你走吧,没事别来烦我,我的外号叫焚尽天下,吃东西不吐骨头,蛋壳什么的早就融化成灰烬了。”

    一股狂风吹过,九龙懒得和沈飞胡扯,将他吹离了混沌云,吹离了丹海,再想内视都不可能,因为丹海之内灼热无比,一进入内视状态,就全身火辣辣地发热。

    “沈飞,怎么你身边的水都沸腾了,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听白羽一说,沈飞才发现偌大的寒潭,冰冷如雾的寒气漂浮,唯有自己所在的地方潭水沸腾滚烫,不断冒出泡泡。

    “看来九龙上仙说的是真的,龙龟之蛋就这么被它吞吃了,自己该如何向龙龟交代,真是辜负了它的寄托。”沈飞欲哭无泪,暗道:以后只能少去后花园了。”

    “你没事吧沈飞。”因为沈飞身边的池水滚烫,白羽不能靠近,远远地看着沈飞,见他一直不回答,愣愣的出神,以为真是走火入魔了,关切地问道,“说话啊,没事吧,沈飞。”

    被他连续喊了两声,沈飞才回过神来,拍打水面,将滚烫的水撩向白羽:“哈哈,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

    那可都是滚烫的沸水,溅到白羽身上疼的要命,后者正要发怒,彩儿当先不乐意了,飞到空中,流体状的身躯显化出手脚,兴师问罪道:“你这块臭黑炭,烦死人了,那水很烫的,知不知道。”

    彩儿此前一直趴在白羽头顶上,随着他出水入水,起起伏伏,蓦然被热水烫到,心中不忿地叫骂:“臭黑炭,真讨厌。”

    “不要对我兄弟无理。”还没等沈飞反击,白羽先一手抓住彩儿,拉到自己面前,“说了多少次了,沈飞是我兄弟,不许对他无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