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第二十章 持剑者(二)

第二十章 持剑者(二)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难怪人们对上官虹日以正面评价居多,这与他的行为做派有直接关系,他明明做恶了还要威胁你决不能将他的恶说出去,否则就怎样怎样陷害你,所以大臣和百姓同时保持缄默,甚至说些虚伪的话来虚以委蛇,只有当你真的与他接触过才会清楚地了解到,面前的男人究竟有多么的下作,多么让人不耻。

    上官虹日啊,上官虹日,帝国大将军王居然是这样的人,着实让沈某失望透顶。

    不仅是人品的问题,沈飞对上官虹日的厌恶还集中在另外一个层面异人。

    帝国大将军王上官虹日奉陛下之命南征百战,东征西讨,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太多的人命,背负了太多太多所谓“妖族”的鲜血,本来这样也就罢了,他居然还丧心病狂地研究出了器官移植的技术,丧心病狂的圈养我族族人,对其百般凌辱虐待以此获得器官,简直罪不可恕。如果说在他之前沈飞还没有将人类视作敌人的话,现在的上官虹日就是他眼中的头号死敌,别说他今天主动来找自己麻烦,就算他不来,自己也要去寻寻他的晦气。

    上官虹日哦上官虹日,难道你杀人的时候就不会感到自责吗,难道你看到无辜者的鲜血流淌就不会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愧疚吗,难道塞外六部的异邦人,长相与人类完全相同只是身体器官略有区别的妖族人便不配称活在世上吗!上官虹日,你不仅极端下作而且罪恶滔天,我沈飞无论如何要将你诛杀,以此告慰族人的在天之灵。

    亲手杀死五名异人的时候,沈飞体内的王族之血终于燃烧了起来,有关罗刹族的荣耀和罗刹族人背负的血海深仇第一次冲入他的脑海,为他带去极端的思想,让他生平第一次有了渴望人血的感觉。

    沈飞曾经固执的认为人心向善,需以善良对待他人哪怕他人没有同等善良的回馈,但是此时此刻,他的思想头一遭产生了变化,产生了异变,他头一次如此渴望饮下一个人的血,渴望折磨一个人,用无尽的痛苦让他为自己的邪恶赎罪。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仿佛为沈飞开启了一条路,一条坠入深渊与炼狱同行的道路。

    难道沈飞有一天会黑化不成?

    如果有一天他被人间抛弃了,黑化将是必然的选择。

    没有人愿意与世界为敌,只是世界抛弃了我,让我只能坠入深渊来保护自己。

    黑暗笼罩,沈飞的目光中仿佛掺杂了一丝的杂念,这丝杂念被明亮的目光掩盖的很死,只有纳兰若雪一个人发现到,她对沈飞如此熟悉,仿若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沈飞身上的细微变化只有她察觉得到。

    前几天,若雪忍不住问沈飞:“沈飞哥哥,你是不是有秘密瞒着人家啊。”

    沈飞直接吻上去,用一个浓情蜜蜜的吻来回应她。

    若是以往,若雪肯定会为此高兴得不得了,但在两人交往逐渐加深的今天,若雪却反而感到担心,她意识到沈飞并没有明确的回答自己,她意识到这个看似甜蜜的吻其实代表着敷衍。

    沈飞心境上的改变是从看到俊雅的那一刻开始的,那个女人目光中难以掩饰的伤感深深刺痛了沈飞的心,让他头一次意识到,其实自己和罗刹族人是不能分开的,他无论怎样逃避也不能掩盖自己身为罗刹族的事实,不能磨灭罗刹圣城坍塌所造成的悲剧,不能挽救数十万族人的性命。沈飞头一次意识到身为罗刹皇族自己肩上的担子到底有多重,由此感到压抑,感到难以呼吸。

    上官虹日的张狂挑衅,沈飞的到来仿若照入人们心中的一道光,但这道光却俨然已经无法照亮他自己了,连他一个矢志改变世界的人!也逐渐被黑暗和复仇的火焰所占据。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前辈的话真是太对太对了。

    不想多说废话,沈飞举起剑指向上官虹日,“上官将军,法律或许制裁不了你,但我沈飞可以,我道宗可以,我道宗的教义便是顺天而为,替天行道。我沈飞奉天之意来到人间,便是来清除你这般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的。”沈飞以剑指天,凛冽剑气直冲云霄,在那风轻云淡的蓝天上撕出一个口子,仿佛巨大的灾变即将到来。

    为何,他明明要行正义之事,反而出现此等灾变的前兆?

    紧接着,凄厉幽冷的狼嚎在沈飞身后响彻起来,众人看到不可思议的景象,只见沈飞身后的空间裂开了一道缝,一只巨大的狼爪扒在裂缝上,似乎有恐怖的怪物即将从黑暗中现身。

    凄厉的狼嚎让在场所有人仿佛坠入冰域之中,由此带来的恐怖和紧张远远超过紫靛出现时带来的感觉,这是一种天然的威压,是一种兽威,是种族不同所带来的融入血液的极端压制。

    众人本能地想要逃走,但强烈的好奇心又驱使他们驻足留下。

    事情变得越来越难以收拾!

    ……

    沈飞离开王子府的时候,嘱咐纳兰若雪无论如何不要跟来,因为她在会让自己分心,若雪答应了,但是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让七小陪在沈飞身边,给他帮帮忙,沈飞只能应允。

    由此,久未上阵的七小终于获得了一次冲锋陷阵的机会。它们被沈飞短暂的封印入囚牛至尊赠与的逆鳞中,一起来到了道观。(囚牛至尊和七小同为顶级仙兽,两者同样拥有着顶级的兽威,导致它的逆鳞七小向来敬而远之。但这次不一样,在七小长大之后接连经历了老大和沈飞的战争,老二和老大的战争这两场恶战,奠定了他们之间的等级顺位,让长大成狼明了一些事理的七小对沈飞有了仆人对主人的服从,因此哪怕不情愿也努力忍耐,坚定服从主人的命令,最终成功的被封印到了逆鳞当中。沈飞之所以将它们封印携带,是因为七小凶威太盛,容易引起恐慌,他本想在关键时刻在使用七小的力量,但看现在的形势,看上官虹日带来的阵容,沈飞改变了主意,直接召唤它们全力以赴与敌人交战。)

    状若火烧的狼毛在沈飞身后出现,它们呈现出张牙舞爪的样子,或纠缠或伸展仿佛是一条条强有力的尾巴,又像是万人坑中互相纠缠拉扯的死尸。狼毛达到高达五米,其中两簇冲向不远处的黑蝠,没有击中他,在他之前落脚的地方留下两个可见的坑洞,整个房顶都被穿透了,威力不知比杀人链大了多少。

    黑蝠轻身功夫不错,就此遁逃而去,一去不返,直接退到了钢盾的身后。

    攻向他的狼毛找不到目标,在半空中凝立片刻回到原处,巨大锋利的兽爪扒开黑暗的裂缝,一只巨狼探出半个头来,三角形的眼睛狭长,瞳孔之中隐含着不止一层的轮廓,那些轮廓像是正在孕育的胚胎,隐含在最深处尚且没有完全成形。腥臭的舌头从夸张巨大的口腔中伸出,利齿参差,巨大的犬齿上残留着食物的残渣。

    “吼!”众人从未听过如此如此震人心魄的狼嚎,仿佛比狮虎等丛林之王更有威慑力,响彻云霄,传遍整个帝都,让身在帝都中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距离最近的一些人居然在这一声狼嚎之下吓尿了裤子。

    老大快要脱离黑暗了,逆鳞内的空间对它而言非常狭小,它急欲挣脱出来一展凶威。

    下一刻,一连串低沉沙哑的狼嚎在黑暗空间的最深处响起,这个声音远远没有老大的嚎叫来得洪亮,来得可怕,但更加阴沉,更加具有威严,沙哑着回荡传遍四面八方,老大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居然马上止住了动作,眼珠转动,居然露出人类的表情,看起来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呜呼”一声退了回去,将四处伸展的长毛、可怖巨大的兽爪以及能够撕开大象喉咙的犬齿一同收敛,退回到黑暗中。

    在那以后,伴随着凛冽的风,一只长着翅膀的白狼从黑暗中翱翔出现,一举现身!在天空中盘旋四周降落到沈飞身边,拼命将脖子往沈飞的臂弯里蹭,像是小狗在像主人撒娇。

    但它可绝对绝对不是什么可爱的宠物,它有着严重的残疾,三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贯穿了左眼上下,看起来像是猛兽的爪子挥舞导致的,让它的左眼永远地失去了光明;身上的皮毛虽然光亮洁白,但是表面凹凸不平,兽毛长短不一,仔细看的话会看到大片大片的伤疤密布全身,直到今天依然不曾淡化;它的翅膀只有一只,本来长着翅膀的狼已然是见所未见,能够凭借一只翅膀飞行的狼更是超越常理,它的翅膀确实只有一半,展开长度达三米以上,像雄鹰那样生着密实的羽毛;身子的另外一边由一团风聚现出翅膀的样子,那些风能够随着它的心意保持稳定的状态,能够像身体另一侧真正的翅膀一样上下拍打,实在匪夷所思。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它的身体上虽然残留着大片大片的死皮,但是看得见的风流在体表划过,像是伴随着它起舞的精灵,给人极端神秘的感觉。狰狞的外表,领袖的气质,这匹飞狼比之刚才探出半个身子的血狼更有威慑力,更让人不敢直视。

    在场众人很快联想到为何血狼明明已经探出身子却在一声充满威严的狼嚎下退了回去,很明显,是地位更高的狼族领袖在命令它,让它不许第一个踏足人间。血狼接受了对方命令,不得不服从命令,才会露出那番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

    如此看来,眼前的飞狼一定就是狼王了!

    果然如他们所料,在狼王肆意散发兽威,尽情享受主人的宠爱的时候,之前退回去的巨狼又一次在黑暗的缝隙中现身了。它的一双眼睛燃烧着嗜血的光,胸前有着交叉的十字伤痕,一只前爪触地,另外一只前爪弯曲着,居然也是个残疾。

    不过和狼王一样,残疾并不影响它的行动,反而化作累累战功烙印在身上让它更有威势。血狼显然含有着怨气,甫一现身便对天发出一连串震慑人心的狼嚎,紧接着低下头,背脊拱起、后肢缩紧,露出进攻的姿态,目光瞄准了上官虹日。

    众人由此发现它灵性超然,否则为何身边许多人都无法成为它的攻击对象,偏偏将矛头指向上官虹日呢,它一定有着敏锐的辩查能力。被老大的目光瞄上,上官虹日脸孔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但仍未从椅子上站起。

    下一刻,张牙舞爪的兽毛化作一根根长枪冲向上官虹日。

    仿佛为了给它增添声势,又有五头会飞的天狼从黑暗的空间中飞出来了,它们五个的身上光洁透亮,皮毛光滑,一丝伤痕都没有,咧开的大嘴仿佛是人类脸上洋溢的笑容,舌头吐出,目光如星辰般闪耀。

    众人看到,这五头飞狼与第一个出现的狼王长相接近,且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痕,全身白毛零星夹杂几根杂色,雄鹰般的翅膀左右张开将近六米,飞行的时候能够看到蓝色的风流萦绕体表。

    从外形上来看,它们是美轮美奂的,近乎无可挑剔,但身上的霸气也远远没有之前那两头满是伤疤的大家伙来得足,倒如同一只体型硕大的狗,离近的时候会让你害怕,远远观望则赏心悦目。它们同样在天空中翱翔四周,径直降落在沈飞身边拼命想要往对方的怀里钻,又摄于狼王的威严不敢名目张单的行事,那纠结的样子真是好笑极了。

    “刷!”老大的兽毛化作长枪射出,它的兽毛可软可硬,可长可短,平时像山脊般盘踞在背后,战时直接化作武器远距离攻击敌人。它的兽毛是污涂的米黄色,其间泛着红光,给人嗜血无度的印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