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第二十六章 开花结果

第二十六章 开花结果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出城那一天,昂山青带领城中百官,远行二十五里送别,普德大师二十五年来第一次没有准时开堂讲经,坐在自己房间的蒲团上,眼望紧紧闭合的窗子沉沉地叹息:“灾难即将降临,人间很快便会血流成河,善哉善哉。”

    可惜只能坐视一切发生,却没有做出改变的勇气。

    轮回之门早已敞开,命运的走向不可更改,沈飞压根没有向师父禀告此间的情况,他既然来到人国,便需要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哪怕万劫不复也不后悔,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他要一路走下去,直到道宗的思想生根发芽的那一天为止。

    ……

    帝都长安,呈虎踞龙盘之势坐拥华中平原,是人国境内最大的一座城市,高达三十米的城墙外人工挖建了深愈百米的护城河,河水中饲养着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鱼。整座城池占地千亩,只有正东一个方向修有吊桥,吊桥每日辰时开启一次,申时开启一次,每次只开启两个时辰。除此之外,桥锁一概拉紧,长安城就此成为密封在瓦罐中的罐头,里面的人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吊桥开启,通向帝都的古老门扉缓缓打开,此处面相正东,是为正阳门,到此处时,莫说是沈飞,甚至连身怀皇室血统的王子烈都要下马,牵马前行,方可走过正阳门进入帝都。并无人迎接他们,对于帝都权贵而言,他们并非凯旋归来的英雄,而是即将掀起血雨腥风的洪水猛兽。

    沈飞回身望过去,看河水湍急,历经时代变迁的古老吊桥在河水冲刷下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倾覆折断,长叹一声:“殿下,是时候道别了。”

    这句话说的突兀,别说是皇子烈,就连楚邪和纳兰若雪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道尊,你说什么?”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是时候道别了殿下。”

    “道尊您是在和本王开玩笑吗!”

    “帝都乃万佛聚集之地,尚在门侧,沈某已感受到佛音雄浑,难以撼动,若此时以道宗使者身份公然进入王爷府,恐怕会为殿下引来不小的非议。”

    “道尊你说的哪里话,本王既决定与道宗结盟,便早已做好了承担由此带来的种种后果,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会义无反顾,断没有回头的道理。”

    “沈某只怕,这样做对王爷不利。”

    “为了得到道尊的支持,本王在所不惜。”

    “这……”

    “道尊,别犹豫了,请随本王一起回府。”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贫道与王爷同进同退。”这一番试探性的话语,是沈飞给皇子烈最后一个台阶,试探他对道宗是否诚心诚意,是否心智坚定,对方用行动证明了心意,沈飞心领神会,随着他一起穿过人流,牵着马走过了正阳门。

    往前一步,眼前豁然开朗,如果说前一刻还是高城挺拔、河水湍急的险峻天险,此刻已深处天险内部,放眼望去具是明亮之态。太阳的光辉需要用手掌盖住眼睛方可远望,四周都是金碧辉煌的样子,大多数建筑物的风格与人国其他城池迥异,像是一座座庙宇鳞次栉比的排列。

    有布衣僧在道边端坐,有袈裟僧在高坛上诵经,有破戒僧在深巷中寻花问柳,大大小小的僧人,高矮不同的僧人随处可见,甚至比来往的普通居民还要多,这才是真正的人间佛国,这才是人间诸佛聚集之地,沈飞以道宗使者身份进入帝都,如同只身闯入龙潭虎穴,稍有差池,便会万劫不复。

    “咚!”杵撞金钟,一方巨佛幻影凝立虚空,散发出的光辉将偌大的长安城镀染成纯金的颜色。整座城市如同一片建立在山腰上的金色麦田,放眼望去,心旷神怡之余感受到虔诚信仰带来的震撼。

    天朝上国,万佛之都,沈飞的命运将在此处开启!

    (闲话:《凡世歌》酝酿了很久、很久,大言不惭地说会是一部史诗级巨作,其中的每一个细节于我而言都要精益求精地刻画,因为这是一个起承转合的过程,现在挖的每一个坑日后都必填的。沈飞从进入人国开始一直处于一个了解和适应的过程,来到帝都,了解和适应结束了,走向。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来为下面的内容做铺垫,兄弟两人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早晚还会碰面,早晚还会交汇,而那个时候,是继续齐心合力,披荆斩棘;还是暗生嫌隙,分道扬镳就不好说了。

    总之,我要描绘的世界太大太大,要写的内容太多太多,好好期待吧,不要遗漏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哦,因为深不见底的坑便隐藏在其中,日后自会开花结果。

    此外,最近很忙哈,真的很忙,十月份就要结婚了,定下来了,求祝福,求赞美,人生便是如此,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正所谓“万里乌云终有散,十方艳阳洒山河”。作为一位有理想的作家,十年磨一剑,剑出覆乾坤,并不为过。

    更何况时代总在前进,时代有你有我,我辈自当名满天下。)

    ……

    金光普照的地方,一条主路直达远方,其尽头是庄严气派的寺院灵隐寺。长安城内,条条道路通皇宫,唯有一条康庄大道直达万庙之首灵隐寺。沈飞一行在大道上前行,遇一乞丐样衣衫褴褛的和尚拦路。

    这和尚侧卧在玉石铺筑的主干道上,身上的衣服满是破洞,右脚脚趾露出鞋子散发出恶臭。寒冬腊月的天气,他侧卧在地一动不动如同一座冰雕。

    七小冲上前吼叫,和尚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随便哼了一声,一股磅礴的气势爆发出来,惊地七小夹紧尾巴回到若雪身边。

    沈飞和拓跋烈同时蹙眉,倒是楚邪来了兴趣,上前道:“臭和尚,故意挡道是吧,再不躲开小爷可就要出剑了。”

    那和尚仍不转身,备懒地伸展四肢,漫不经心地说道:“佛土之上诸佛平等,道路宽阔你等绕道便是,凭何命令洒家。”

    “小爷我想命令就命令,你能咋的。”楚邪正想动粗,一只修长的右手从斜刺里冒出,阻止了他的行动,“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绕道行便是。”进入了佛宗的老巢,沈飞不想多生事端,强行阻止了楚邪的行动,拉着他往空路上去了。

    康庄大道,那和尚身高八尺侧卧在道路中心,路过此地的人想要通过便只能绕行,沈飞强行拉住愤愤不平的楚邪,往道路的边角去了,正待通过,却没想到那和尚忽然离地,极为诡异地悬浮着冲过来,又一次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仍然是一副备懒的样子:“阿弥陀佛,伸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好舒服啊。”

    这一次终于明确了对方的真实意图。

    “臭和尚找茬是吧!”楚邪暴怒,挣脱了沈飞的桎梏,往前踢出一脚,那和尚居然贴地飘行,不可思议地向前平移,躲开了他的飞踹。

    “有意思!”楚邪更来了兴趣,一脚落空之后再连踹三脚,看对方能够做何应对。

    却万万想不到,那和尚背后如同长了眼睛,灵活躲避的同时,身体移动的幅度极小,让楚邪的一身力气无处可用,等到一番连踹完结的时候,忽然平移过来栖近了楚邪,撞了他支撑在地的单腿一下,竟然将身高体宽的楚邪撞翻了,引来路边小童“嘻嘻”的嘲笑。

    楚邪大怒,鲤鱼打挺站起,拔出重剑,正待有所行动,沈飞却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单手五指并拢,持于胸前:“我辈远道而来,惊扰了大师,在此向您赔罪。”

    “沈飞,你我堂堂蜀山门人,向他低头做什么。”楚邪在身后推搡,想要与那和尚再战一番,却发现沈飞的身体如同灌了铅一样,沉重的不可思议,怎么推都推不动,无论如何都要挡在他身前。

    “不要胡闹,这件事情我来处理。”沈飞语气少有的严厉,他在面对楚邪的时候,绝少使用这般的语气,使得楚邪脸上挂不住,重重地哼了一声。

    那和尚看着两人争执不下,贱笑道:“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敢问高僧尊姓大名,需要什么。”沈飞出奇的有耐心,因为这里是僧人的地盘。

    “洒家需要的是……嘿嘿。”和尚终于回过头来,众人这才看清了他的全貌,粗短的眉毛、深厚的鼻阔、面上无一根胡须,竟是出奇的年轻,与背后看过去的邋遢完全不同。

    “嘿嘿。”和尚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在众人身上飘过,最后落在纳兰若雪的身上,“那个女娃娃很好看,洒家要了。”

    这句话说出口,整个气氛忽然凝固,沈飞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嘴角露出古怪的笑,慢慢侧过身子,为楚邪让开了一条路:“毕竟是人家的地头,下手别太重了。”态度转变之大,让众人几欲喷饭。

    “好嘞。”没了他的阻拦,楚邪终于可以放手大干一场,摩拳擦掌地走上前,蓄势良久正待出剑,却又被那只熟悉的手掌拦下了动作。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楚邪的行动接二连三的被沈飞打断,正想破口大骂,却注意到沈飞坚定的目光,听他道:“还是我来吧。”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不知何时,纳兰若雪在沈飞心中已有了举足轻重的位置,任何语言或者肢体上的侮辱都是不被允许的,会引来对方凶猛的还击。

    “敢问大师高姓大名。”沈飞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佛宗小僧而已,姓名不足挂齿。”

    “敢问大师可愿意让路?”

    “不想再说一次,你们打扰了洒家的幽梦,留下点东西才好将功赎过。”

    “那便是没得谈了。”

    “没得谈。”

    “既然如此,也只好动粗了。”沈飞看得出来,那和尚虽然有意刁难,下手却不重,并非心肠歹毒之人,所以不愿意看着楚邪拔剑,让本来简单的事情变成生死相搏。他只是要出一口气,让敢于在语言,或者精神层面亵渎纳兰若雪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于是,沈飞赤手空拳地走上前,太阳光照射在他的头顶上,在地面上留下最短的影子,预示着此刻已是正午。

    “占路而不用,小和尚坏事做多了可是会让佛祖不高兴的哦。”沈飞往前一步,既没有挥拳,也没有踢腿,更不会出剑,众人视线中,他另辟蹊径,忽然弯下腰将双手插入地面之中。通向灵隐寺的康庄大道是玉石铺筑的,沈飞手掌插入地面,如火刀刺雪轻松随意,引来小和尚的蹙眉,引来路旁看客的惊疑。

    下一刻,整个地面被一掀而起,那邋里邋遢的和尚,连同着他的被子一大块玉石地面被怪力掀飞,腾空十几米高度。沈飞再凌空一脚踹在那高飞的玉块上。

    “轰隆”一声,一整块石板裂成碎块,石板后面的小和尚被那碎石撞中后背,远飞而去,脸冲下摔在一处民房上,摔了个狗啃泥。观战者追过去看时,发现那脏兮兮的和尚已经不在了。

    沈飞稳若泰山的落地,面向众人露出笑容:“走吧!”

    “沈飞哥哥,还是你有办法。”纳兰若雪一蹦一跳地上前,揽住他的胳膊。

    楚邪不服输地道:“别以为自己厉害,小爷我早就想到对付那和尚的招数了。”

    拓跋烈会心一笑:“有道尊相助,大业必成,大业必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将惊疑不定的看客们留在了身后。

    王爷府距离灵隐寺不远,所以几人才会取道康庄大道,走到尽头,一转弯就是目的地了。

    刚刚入城,便遇到僧人拦路,可见早有人等待着他们的到来。前行片刻,沈飞忽然止步,向路边走去。视线的尽头,一座法坛高高在上,离地十五米高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