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凡世歌 > 第十二章 灵魂歌手

第十二章 灵魂歌手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普圆大师,只要晚辈稍稍用力,榕树的茎干就会把你的脖子勒断了。”

    随着沈飞极为强势的发言,观众席间呐喊助威的声音此起彼伏,为沈飞逆境之下的强势反击而拍案叫绝。

    普圆面‘色’铁青,皮肤发红,抱了杀心的他虽想到沈飞一定会做出强势的反击,却没想到反击的凌厉能够掩盖他的锋芒,反转整个战局,又尝试了一次,还是无法挣脱榕树茎干的封锁,这样看起来,不动用全力的话是没办法挽救颓势了,可一旦使用全力,之前的约定就如同打脸,佛宗的颜面更会被自己丢尽。

    “可恶的娃娃啊,杂家九州几十年,今日栽在你的手上,可谓一失足成千古恨。”

    纠结的心情下,又一次尝试挣脱宣告失败,却听沈飞说道:“普圆大师,你功法盖世非晚辈可比,不如今日的战斗就以平局作罢可好?”

    “平局?”沈飞知道普圆并未使出全力,故意出言为他找一个台阶,没想到反而更加让对方生气,在普圆看来,这是沈飞赤‘裸’‘裸’的侮辱,当下怒喝道:“平局?小娃娃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平起平坐,今日的战斗若不是杂家大意你早就化为一滩烂泥了,平局?小娃娃,让你看看杂家真正的实力。”

    普圆这般义愤填膺地说完,沈飞已经意识到危险‘逼’近,果然,下一刻,普圆全身上下青筋暴跳,无比狂躁的力量以他起伏有力的‘胸’腔为中心四散奔啸,一道圣洁的光芒从天上降临,将普圆身体笼罩进去,随即,恐怖而巨大的身影在普圆身后浮现而出。

    “沈飞小儿哦,杂家的金身法相是佛祖麾下十八罗汉之首大迦叶,你受死吧。”

    相传佛祖麾下有十六个护卫,世称十六罗汉,朝夕不离地守护在佛祖身边,保护他的安全。佛祖成圣后,两位尊者圣士自愿加入十六罗汉之列,并称为十八罗汉,而其功法玄妙,更在其他罗汉之上。其中以大迦叶功法最为上乘,成为诸罗汉之首。

    普圆的金身法相若真的是十八罗汉中战斗力最强的大迦叶,那其威力一定不容小觑。

    金身巨人在光芒照‘射’下缓缓凝聚而成,手持罗汉棍,身高百米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参天巨人,只是挥挥手指头,便将缠卷在普圆身上的前一刻还看起来很是巨大的榕树茎干全部清理干净了,面向不断向远方逃窜的沈飞砸下罗汉棍。

    沈飞怒道:“大和尚你不要脸,开战之前明明已经说好了不动用真正的力量,你违约,不要脸。”

    “哼,擂台之上刀剑无情,只有生死,没有承诺。”普圆不要脸地为自己辩解。

    金身罗汉身高超过竞技场最高处一倍,罗汉棍砸下的时候,在夜空下留下了一道耀眼的光弧,“轰”的一声,将整个地面砸出一圈圈的涟漪,坚硬的土石如水‘浪’一般向着远方推挤,竞技场石块坍塌如屑,摇摇‘欲’坠。

    观众们惊呼奔走,互相推搡踩踏,向着场外逃窜。

    令狐悬舟无奈地叹息一声:“再这样下去,这棵屹立金陵二十年的摇钱树怕是要被折断了吧。”

    “哎,就是沈飞到来之后,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是生非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刚好有一块石头落下,被慕容白石的护卫挡住,“不说了贤弟,此地不宜久留,老哥先去避避风头。”

    “我也走了,竞技场已经呆不下去了,不管谁输谁赢,此处都又要修整很长一段时间。”

    “有事情勤加联络。”

    “走好。”

    “走好。”

    两位巨头更奔东西,他们虽能在人国境内搅动风云,但面对仙人之间的战斗还是非常无力的,能够保全‘性’命也是靠着身边人的协助,而那些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帮助他们,必然与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利益‘交’换的约定。

    两位巨头相继离开,看到兴头上的观众们也因为忽如其来的强烈地震争相逃窜,远远没有他们来得幸运,互相拥挤推搡不说,有些体弱地被人流拥倒,遭后来者活活踩死,情况惨不忍睹。

    就连廷方和婷希都不得不暂时远离了,以免被战斗的余‘波’‘波’及。

    显化出法身的普圆大师,成为了高耸入云的巨人,身高或有百米,在这种情况下,每一次挥动手中的利器都会带来山洪海啸一般的灾难。

    “小子,纳命来吧!”普圆大师已经完全不顾及辈分的差距了,一心杀死沈飞,后者仗着敏捷的身形躲闪,却总归躲不过巨人的臂展,从这个角度看,普圆身后的法身其高度仅次于曾为蜀山带去巨大灾难的先祖铁狼,是至今为止见过的第二高巨人了。

    佛‘门’高僧具有的金身法相真是相当可怕。

    沈飞不知道的是,十八罗汉本就是佛‘门’之中负责惩戒的僧人,战斗次数最多,战斗力最强,大迦叶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其金身法相几乎已经代表了佛宗杀伐惩戒的极限,百米高度不足为奇。

    而且,打眼望过去,这巨人近乎没有死角,纯粹在光芒中显化而出,为普圆‘操’控,想再故技重施,用纷‘乱’‘花’瓣去扰‘乱’他的呼吸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次之时,沈飞能做的也只有逃了,普圆作为灵隐寺主持师弟,实力绝强,在他展现出真实力量之后,以沈飞现在的实力只有逃跑这一条路可以选择。

    却仍不甘心如此,在他想来,若此时逃了,与普圆之间的胜负也就分出来了,斗技场内只尊重强者,自己此战落败,将无缘和楚邪之间的决战,进入帝都之前找到一个绝强帮手的计划便会就此落空。

    “该怎么办呢。”站在巨人棍‘棒’不能达到的边缘,沈飞犹豫了一瞬,逃还是战,由他自己选择。

    比他更加犹豫的是普圆大师,本以为展现出金身法相之后,沈飞必定头都不回的逃之夭夭,哪想到他居然又站定了,目不转睛地望过来,似乎还要继续打下去。

    连续被‘阴’了几遭,普圆心里真的有些拿不准了,暗道:“难道他还有后手不成?对一个小娃娃而言,若还有后手未免太恐怖了吧。”总归是一代‘性’情粗暴的破戒僧,当此之时怒喝一声,手持金刚杵挥砸下来,大迦叶的金身法相在他身后随着他的动作,挥动罗汉棍兜头罩下。

    单一个罗汉棍的棍尖就有一间房子大小了,挥砸下来的时候仿佛天塌了一样,在这样浩瀚的力量面前,也就是沈飞,换了他人早就吓得‘尿’‘裤’子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心底里传来:“呀吼,幸好我来的及时,要不然臭小子你今天一定死无葬身之地了。”

    “老夏!”这声音再熟悉不过,让沈飞心中一喜。

    下一刻,看不出来路的粗壮树干拔地而起,或缠或卷,将罗汉棍以及挥舞罗汉棍的大迦叶一起困住。

    “沈飞的木系创生术困不住你,本大爷的千年妖身如何!”霎时间,刺耳的音律响彻斗技场,月光不知为何明亮了十倍,照亮了斗技场最高处一个面容老迈,但是穿着酷炫的老者,老者手抚不知名乐器,奏响劲炫刺耳的音律,与此同时,高度远远超出常识的巨大树身拔地而起,根茎似榕,树冠似松,满树银‘花’尽开放,不可阻挡地将普圆大师身后的金身法相层层捆缚。

    “有高手潜藏在暗处?”普圆心中一惊,怎会感受不到巨树之上传达而来的强大力量。

    却见那身处斗技场最高处,吸引了天空中所有明亮月华的穿着劲炫的老者一边弹奏手中的乐器,一边很有节拍地嚷嚷道:“哦吼吼,我可不是沈飞请来的帮手,哦吼吼,我是他剑中的剑灵,哦吼吼,我是万树界之王,哦吼吼!”

    “剑灵?那把‘花’瓣凝成的仙剑?”听了老夏的自编自唱,普圆心中大惊,仔细想想,和沈飞战斗了这么久,确实一直没有见到仙剑剑灵的出现。只不过之前的战斗中那仙剑一触即溃,让他误以为是一柄不成器的东西,却万万想不到其中潜伏着如此强大的剑灵。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剑灵都是灵体,就算灵力强大也必须由持剑者催持才能现身,这只剑灵怎么就如此凭空出现了呢,而且沈飞对他的出现似乎充满震惊。

    “该死的,你说谎,你根本不是剑灵,你是一只妖怪,大妖怪。”

    “哦吼吼,老朽当然是剑灵,愚昧无知,目光短浅的臭和尚。”轻抚琴弦,空间中的音律陡然一变,万千‘花’瓣在半空中凝聚,慢慢聚合为一把剑的样子“这把剑你应该再熟悉不过了,接招吧,让你见识见识朝‘花’夕拾剑的真正威力。”

    “刷!”宝剑匹练一般划过天空,冲破金身法相的阻碍进入普圆和尚的近前,在他双掌闭合准备将剑锋夹住的时候化作一大片纷飞的‘花’瓣,可冲势不减,全部冲撞在普圆的身上,发出金铁碰撞的声音。

    “叮叮咣咣、乒乒乓乓。”‘花’瓣和肌肤的接触,居然发出金铁‘交’织的声音,普圆的金刚不坏之身被‘花’瓣撞得通红渗血,步伐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

    “这是……这是什么功法?”他双目圆睁,万万想不到同样的功法,在眼前不知名的人物使出来与沈飞使用的威力大相径庭。

    “哦吼吼,厉害吧,这才是朝‘花’夕拾剑的最强姿态,万物皆可为刃,哦吼吼,大和尚若是我早些在场,你根本没有嚣张的机会。”

    “你真的是剑灵?”

    “哦吼吼,如假包换、童叟无欺,老朽即是朝‘花’夕拾剑的剑灵老夏是也。”

    “原来那把由‘花’瓣凝聚而成的仙剑叫做朝‘花’夕拾剑?明明拥有你这般强大的剑灵为何以前从没有听说过。”

    “哦吼吼,作为天上地下最独特的仙剑,你以为老朽会轻易认主吗。”

    “妈的,你为什么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加上哦吼吼的前缀,不觉得别扭吗。”

    “哦吼吼,连为什么有这个前缀都不知道,你这个大和尚真的应该被好好教训呢。要说为什么,那还用说吗,当然因为老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歌手喽,是一个直达心灵的灵魂歌王。”

    “哦吼吼!灵魂歌王我们爱你,灵魂歌王我们爱你。”比谁都滑头的沈飞眼见老夏给力的不要不要的,站在擂台上拼命附和,拍他的马屁,“灵魂歌王、灵魂歌王、灵魂歌王、灵魂歌王,尊敬的观众们都不要再跑了,接下来是灵魂歌王的表演时间。”

    “哦吼吼,非常好,我的经纪人,老朽果然没有看错你。”月光聚拢为一束从天空中降下,老夏站在聚集成光束的月光下,一身皮质的衣衫拉风,镶有铁定的皮靴锃亮,“哦吼吼,没听到我经纪人说了什么吗,你们这些人都别跑了,耐心听完我的演出。”

    “咋啦啦。”呱噪的声音,老夏手中的乐器倒像是一把竖琴,有着六根琴弦,凹凸酷炫的造型,虽然奏响的音律着实刺耳难听,但在这道声音出现以后,正在奔跑的观众们真的止住了去势,站在他们中间的楚邪奇怪地歪过脑袋,呢喃道:“我靠,这家伙是哪来的啊,怪的不要不要的,不过确实很带感,而且相当强。”

    “哦吼吼!”又一次挑拨琴弦,‘肉’眼可见的结界出现在观众席和擂台之间,让观看表演的观众们进入安全的领域。

    “哦吼吼!”第三次挑拨琴弦,琴声明显盛大了起来,“哦吼吼,观众席的观众们,你们爱我吗。”

    不明所以的众人被搞得莫名其妙,几乎晕倒,沈飞则接茬道:“我们爱你,灵魂歌王,你演唱的歌曲能够触动我们的心灵,唱一个,唱一个。”

    这样说着,沈飞大力挥动双手,调动观众席观众们的情绪,“来啊,亲爱的观众们,难道你们不想听到灵魂歌手的声音吗,赶快随我呐喊起来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