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二三四六章 久违

第二三四六章 久违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朱厚照睡得很安稳,寝殿里一直没有传来声响。

    到了中午小拧子实在忍不住,垫着脚尖,轻手轻脚进去查看,却发现一名小宫女跪坐龙卧榻边打瞌睡,大感意外,因为以往都是小太监在里面侍奉,少有宫女在旁的时候。

    朱厚照睡觉时容易受惊,这也是他喜欢独睡的原因,越是在意皇位,越怕别人在他睡觉时图谋不轨。

    “拧公公?”

    小宫女见到小拧子进来,有些害怕,轻声问候。

    小拧子食指竖到嘴边做噤声状,然后一招手,小宫女心领神会地站起身,跟小拧子一起出了殿门,小拧子这才稍微提高声音,问道:“小罗子呢?怎么换你在这里?你是谁派来的?”

    小宫女道:“奴婢是花妃娘娘派来的,前几日,花妃娘娘已跟陛下说过,让奴婢来侍奉……”

    小宫女说话的声音虽然轻微,但颇有条理。

    小拧子骂道:“没眼力劲儿,陛下睡觉时身边生人勿进,若醒来不认得你,愤怒之下岂不要了你的小命?”

    小宫女瞪大双眼望着小拧子,不太理解,为何自己在皇帝卧榻前跪着侍奉,会被皇帝杀了。

    小拧子道:“这里不需要你照应,可以退下去了!”

    “是,拧公公。”小宫女恭敬行礼后退下,小拧子看她走远,这才松了口气,不过随即眉头紧皱。

    他心想:“陛下身边人怎么了?一个二个开始恣意妄为起来……好像自从江彬来了后,什么事情都有了变化,难道是江彬闹出来的?”

    就在小拧子想这个问题时,江彬出现在小拧子面前,问道:“拧公公这是在作何?为何在陛下卧房前心神不宁?”

    小拧子冷声道:“咱家来看陛下是否睡醒了……大臣们正在奉天门外等候面圣,陛下说过睡醒便会去见。”

    江彬道:“怕是陛下今日不太可能会见大臣,不如拧公公去跟他们说,不必再等了。”

    小拧子道:“江大人,你可真有本事啊,现在可以替陛下随便下旨了?你可知道满朝文武都在等候,包括阁臣、部堂和勋贵?”

    江彬摊摊手道:“就算如此,也不是我故意得罪他们,要知道陛下正在休息,一次次进去打扰,责任可不小……拧公公试想,即便陛下醒来,就愿意去出席朝会了?你还不如直接跟陛下说,那些大人回去了,如此陛下就可以得到更充足的睡眠时间……这才是咱们应该做的。”

    小拧子被江彬的话说得一愣,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江彬微笑着道:“拧公公不肯去,那就是不体谅陛下的辛苦,也不为朝中大臣着想,这么冷的天还让他们在风雪中等待,太不人道了……总归你不能再进去打扰陛下,等陛下醒来后自会有答案。”

    小拧子瞪着江彬,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他很清楚,江彬的话并非无的放矢,朱厚照的确是如此性格,若按照江彬所言,对皇帝和朝臣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但显然对谢迁等想面圣之人却非如此。

    “文武大臣都在等候面圣,陛下没开金口让他们回去,咱家可不敢胡乱传圣旨。”小拧子道,“若此番朝会作罢,下次再要举行指不定要等到何时,若因此耽误朝事,咱家便是大明的罪人,这责任你江彬承担得起吗?”

    江彬笑了笑:“还是拧公公说的有道理,那我便不跟你争了,你继续在这儿等吧。但也请别妨碍我做事,不能再随便进去打扰陛下休息!”

    ……

    ……

    虽然小拧子对江彬很不屑,但现在皇帝的安保工作由江彬负责,尤其白天朱厚照睡觉时,江彬比锦衣卫指挥使江彬权限还高。

    现在江彬对他还算客气,若换作旁人打扰朱厚照休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拿下再说。

    小拧子心道:“这个莽夫,只知道一味讨好陛下,甚至不惜牺牲朝廷的利益……这才是最危险的,看张苑回来怎么收拾你!”

    小拧子断定,只要张苑回来,江彬一定会倒霉,这是建立在他对张苑性格非常了解的基础上做出的判断。

    小拧子从豹房出来,却没法回紫禁城,他知道无法跟谢迁等人解释,心想:“就算将江彬的话传达给谢大人,他们也不会走,只要有一丝面圣的机会,他们就会继续等待,再者说了陛下现在还没发话说不见。只是让等……不行,我得去见见沈大人,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发现自己无路可去后,小拧子只能去见沈溪,如今只有沈溪能给他指点明路。

    等到了沈府门前,却发现想来见沈溪的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位早已等候在那里,一时间有些慌张,甚至想马上逃开,正是有小半年未见面的张苑。

    “张公公?”

    小拧子见到张苑,惊愕不已。

    张苑离开京城七八个月,模样没什么变化,身上也不见有多少沧桑感,好像只是出游一圈回来,连风尘仆仆的感觉都没有。

    张苑笑着行礼:“这不是拧公公吗?久违了。”

    说话非常客气,让小拧子有些不能接受,这并非他熟悉的那个飞扬跋扈的司礼监掌印,不过马上想到张苑才回到京城,还未重新执掌权柄,所以见到谁都要客客气气。

    小拧子这才稍微安定下来,道:“张公公几时回的京城?”

    “刚回来。”

    张苑回话非常简单,“陛下正在休息,暂且不能面圣,只好来求见沈大人。”

    小拧子脸上带着些许回避之色,一摆手道:“那张公公请吧。”

    张苑笑道:“一起吧。好不容易从皇陵回来,想跟沈大人说说以后在朝为官的事情……咱家已将十万两银子准备好,但需要沈大人派人护送,这也是咱家来的主要目的,这些银子要给豹房送去。”

    小拧子点了点头:“银子够就好,如此对方方面面都好交差。”

    张苑道:“咱家明白……若银子不够,还敢胡乱出价的话,那就是欺君罔上,是要被杀头的。”

    ……

    ……

    在小拧子看来,张苑是那种张牙舞爪、一旦得势就忘乎所以,非要压人一头的狂妄之徒。

    但这次见过后,对张苑又有了全新的认识,眼前的张苑更为低调内敛,说话多了几分老谋深算的味道,开始有了城府,小拧子对于张苑的改变啧啧称奇。

    “这样的变化对我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好事,张苑经历过起伏后,万一更加高深莫测狡诈多变该如何是好?”

    二人一起进入沈家前院,小拧子道:“张公公手头可真宽裕,居然能出那么多银子,咱家就算努力一辈子都赚不到……”

    张苑脸上呈现似笑非笑的表情:“现在没有,未必意味着将来也没有,拧公公你有大本事,一直在陛下跟前屹立不倒,谁不巴结你?咱家不过是因为当了几天司礼监掌印,下面溜须拍马的人多了,才有如此收益,若你也能爬上这位子,保管比咱家有钱。”

    小拧子皱眉,他不相信这些银子完全是张苑贪污来的,因为臧贤曾跟他说,张苑已是山穷水尽。

    “哎呀不好,难道臧贤在骗我?”小拧子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张苑好像记起什么来,笑道:“拧公公,咱家身边曾有个奴才叫臧贤,以前在豹房当供奉,后来听说跟了拧公公你。这完全是见异思迁的小人,上不了台面,说是有本事但其实胸无点墨,拧公公你还是早些将他赶走,让其自生自灭吧。”

    本来小拧子还没觉得如何,可当他听张苑直接提到臧贤的名字,不由紧张起来。

    此时张苑神色有些古怪,虽然看起来笑容满面,但额头青筋隐现,嘴角微微颤抖,跟人一种阴森感,小拧子忽然意识到,张苑大概是在暗示他会加以报复,心中不由一凛。

    小拧子一阵憋屈:“不对,不是说姓张的没人脉和资源了,以后需要巴结我吗?怎么现在却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就因为他重新坐上司礼监掌印之位,所以才在这里大放厥词?”

    虽然眼前张苑的脾性好像跟以前迥异,但小拧子却不那么放心,张苑并非他印象中张牙舞爪盛气凌人,连威胁人的方式都有变化。

    说话间,二人到了沈家侧院,张苑故意走在后面,让小拧子打头阵。

    “我家老爷在书房等候二位。”朱鸿道。

    张苑笑道:“有劳了,如今沈大人担负朝廷重任,想必非常忙碌,今日来打扰很唐突……这位兄台,要不你先进去通禀一声,或者请拧公公先进去会面,咱家稍后再见?”

    本来小拧子以为张苑会跟他一起进去,听了这番话,这才发现对方似乎想避开跟他同时见沈溪,那如此一来张苑就不太可能跟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小拧子心里觉得非常危险,他对张苑的防备要比对其他任何太监更甚。

    朱鸿不明白张苑为何要这么做,小拧子却抢先道:“张公公,不如一起去见沈大人吧,免得沈大人要见两次面,实在太过麻烦。”

    张苑笑道:“在下就怕耽搁拧公公的大事,您如今替陛下做差,咱家还没获得正式职位,只是个闲人,您先请吧。”

    ……

    ……

    张苑果然不打算入内,好似闲庭信步般在院子里溜达起来,小拧子回头看了一眼,带着些许疑惑进入沈溪书房。

    此时沈溪也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往外看,小拧子进来差点儿跟沈溪撞在一起,等他见到沈溪正往院子里打量,马上低声道:“沈大人,姓张的回来了。”

    在小拧子看来,沈溪理所当然跟张苑是敌人,因为几个月前张苑在朱厚照跟前说了沈溪不少坏话,甚至做了很多不恰当的军事调动,以至于皇帝对于前线情况不了解,最后让沈溪身处险地。

    张苑算是被沈溪赶下台的,所以就算重新起复,也不可能跟沈溪结盟。

    “嗯。”

    沈溪微微点头,没有评价小拧子说的话。

    小拧子当即要关房门,却见张苑探头往门里看,马上站到沈溪身后,低声说道:“沈大人,不能让张苑在朝中危害社稷,这种人太过危险,利欲熏心,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

    或许终于找到倾诉的对象,小拧子不断在沈溪耳边吹一些风。

    沈溪回过头看着小拧子:“拧公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跟本官说这些?”

    小拧子一怔,这才想到自己来的真实目的,紧忙道:“乃是陛下……今日朝议恐怕要泡汤了……”

    暂时顾不上外面等候的张苑,小拧子将当日朱厚照放大臣鸽子的事情详细跟沈溪说了一遍。

    沈溪听到后并没有感到大惊小怪,或者说连小拧子自己都觉得皇帝就是这个脾性,不足为奇。

    不过最后小拧子还是愁眉苦脸地说道:“江彬跟小人说,让大臣们直接回去,但小人没照做。”

    沈溪点头:“正该如此,那些大臣早就盼望有一个觐见陛下的机会,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们也会十倍百倍努力,在奉天门前等一天算什么?”

    小拧子道:“小人也是如此想的,不过还是有些麻烦……大臣中有很多年老体弱,出了问题,小人担待不起,而且江彬有一点说的对,陛下今日的确无召见大臣的打算。”

    沈溪道:“全看陛下怎么想,本官对此无从干涉,所以拧公公你或许不该来见本官。之前陛下说要举行朝会,不过是本官的一个建议,若陛下不想听,就当本官没说过吧。”

    小拧子急了:“沈大人,您可不能袖手旁观啊,其实这一切都是您促成的,若不是您跟陛下建言,陛下又怎会突然提出要在今日举行朝会呢?既然说好了,那些大臣肯定准备了很多国家大事拿到朝会上来说,要是今日朝会无疾而终,不知道要荒废多少正事……沈大人,您于心何忍啊!”

    沈溪打量小拧子,想了想,干脆而直接地问道:“那拧公公你是希望大臣们以后容易面圣,还是难以面圣?”

    小拧子一怔,突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沈溪的问题。

    想了半天,小拧子才回道:“以前不希望,因为这样小人才有更多上进的机会……这是小人心中的真实想法,沈大人您莫要见怪……不过现在不是了,因为小人要为大明考虑,而且最重要的是,姓张的回来了,他是司礼监掌印啊!”

    小拧子这番话完全是肺腑之言。

    以前他可以掌握入见皇帝的渠道,连沈溪每次面圣都要经过他通禀,而且只能以他为桥梁,别人就更不用说,他掌握的就是一条通天的渠道。

    但现在不同了,君王身边多了个宠信有加的江彬不说,张苑还回来了。

    小拧子最忌惮的人就是张苑,这是个可以跟刘瑾比肩的危险人物,一旦张苑重新掌握司礼监,不用说下一步就是要打压异己,而皇帝闭目塞听,那他小拧子很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溪笑着摇了摇头:“纸老虎,不足为惧!”

    小拧子一怔,等反应了一下,才明白沈溪所说便是在外等候进来相见的张苑。

    小拧子疑惑地问道:“沈大人说的是……姓张的?他可不是纸老虎,您忘了他当初在陛下跟前所进的那些谗言?他也是东宫常侍出身,而且小人以前地位完全不如他,他跟太后娘娘关系也很不错,听说他以前是国舅送进皇宫里的……”

    当小拧子去防备一个人时,便会将这个人所有的底牌拿出来罗列,好像张苑是那天选之人,很多事早有定数。

    沈溪道:“就算拧公公你说的是真的,但这依然不能成为张苑只手遮天的理由……他一定能将江彬斗倒,再将拧公公你发配出宫?”

    小拧子仔细一想,摇了摇头,倒不是否认,而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沈大人,您还是防备点儿吧。”小拧子苦着脸道。

    沈溪笑了笑,说道:“防备肯定是要防备的,但今天的事情,本官的确爱莫能助,本来本官也没有觐见陛下的打算……陛下要歇息,作为臣子非要去打扰才算得上是忠臣吗?”

    小拧子道:“小人不是让您惊扰陛下,只是……”

    小拧子仔细想了下,好像自己来找沈溪,就是想让沈溪去劝劝皇帝,但其实沈溪没有这种责任和义务。

    只要朱厚照睡觉,那无论是谁,都必须先解决一个问题,怎么把他给弄醒,然后才能谈是否去皇宫参加朝议的问题。

    沈溪道:“其实在这件事上,有人比本官去做更合适,至少人在豹房,有理由请见陛下。”

    小拧子一怔:“江彬么?”

    沈溪摇头道:“非也,乃是丽妃。”

    听到这个名字,小拧子不由咳嗽两声,因为对他而言这也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之前小拧子信誓旦旦要投奔丽妃名下,结果最后发现,对方野心太大,对他的利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于是萌生退意。

    小拧子迟疑地道:“丽妃……不可信。”

    沈溪道:“她是否可信,不在本官思虑之列,不过拧公公你现在不该在这里,应该在豹房等候陛下醒来,若实在找不到人帮忙,可以考虑找丽妃,要么就直接带着张苑去见陛下,或许陛下醒来后……发的脾气会少一些,或者迁怒旁人身上!”

    小拧子目光真切,迫切想让沈溪帮他更多的忙,但眼下沈溪的话更多是敷衍,好像主要目标也放在外面等候的张苑身上。

    “沈大人,您准备如何应付姓张的?”小拧子语气中带着紧张问道。

    沈溪道:“既来之则安之,这个道理难道拧公公你不懂?他现在连陛下都没见,便直接到本官这里求见,本官其实更想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盘……不知为何拧公公恰好适时出现在沈府?”

    小拧子一怔,等再看沈溪时,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怀疑了。

    小拧子赶紧解释:“沈大人别误会,小人并未派人盯着您府宅,连张苑回城都不知情,算是赶巧了……小人这就回去,回头再来拜访。”

    此时的小拧子不敢多说什么,免得被沈溪怀疑,但心底又对张苑来访的事情放心不下,只能先等沈溪见过张苑后,回头再过来问询。

    因为外面张苑还在等候沈溪传见,小拧子往外瞧了瞧,没说回去是否要求助于丽妃,便行礼告辞。

    沈溪道:“本官就不亲自相送了。”

    小拧子急忙道:“不劳烦沈大人,小人能找到出去的路,沈大人您先歇着……不对,您先见客,小人告辞了。”

    说话之间,沈溪跟小拧子一起到院中,张苑往这边看了过来,小拧子看向张苑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坚毅,好像已下定决心要跟张苑斗到底。

    “拧公公,这就要走了?”张苑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小拧子道:“不敢打扰张公公见沈大人,回头再款待您……告辞了!”话里的意思,是要给张苑接风洗尘,但又好像是在威胁,有跟张苑纠缠到底之意。

    张苑笑道:“还是咱家款待拧公公你,回头会将设宴地点告知,找个不需要当差的时候,一起把酒言欢,到时候少不得给拧公公你送上一份薄礼。”

    小拧子听到这话,心里多少有些得意,到底张苑回来后也要巴结他,但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回头看了沈溪一眼,只见沈溪站在书房门口没过来,他轻哼一声便在朱鸿的引领下往门口去了。

    “什么人啊!”

    小拧子走远后,张苑嘴里抱怨了一句。

    沈溪道:“到底是陛下跟前得宠之人,怎么,张公公你有所不服?”

    张苑这才回头看向沈溪,笑呵呵地道:“沈大人这是说的是什么话?咱家怕是连不服的资格都没有,还不如本本分分做事,也好让陛下那边能提携一二,也好给沈大人您分忧不是?”

    当张苑望向沈溪时,目光中蕴含着一抹深邃的笑意,好像跟沈溪有种神秘的默契。

    沈溪没有理会张苑的暗示,一摆手:“到里面说话去,沈家不是你随便闲走之所,真不怕遇到故人?”

    “怕,当然怕,都成了这模样,再被人看到,怕是连祖宗都不会宽宥。唉,这辈子算是完了!”

    ……

    ……

    豹房内,丽妃从小拧子嘴里得知张苑回到京城的消息。

    小拧子脸上带着委屈之色:“姓张的回来得太快了,奴婢都还没准备好,这次他一回来就去见沈大人……娘娘,您说到底是为何啊?”

    本来沈溪让小拧子找丽妃的目的,是跟丽妃说催促皇帝参加朝会之事,但小拧子现在将所有心思都放在刚回京的张苑身上,让他想旁的事也是力不从心。

    在对付张苑上,小拧子更能在丽妃这里找到共鸣,浑然忘了之前在沈溪面前所说的“丽妃不可信”的话。

    丽妃打量小拧子,笑了笑问道:“小拧子,一个失势之人,回到京城后屁点儿权力都没有,你需要怕成这样?”

    “谁说他没权力?他可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这可是所有太监中,权力最大的一个,他甚至能管着朝廷事务,一度连谢阁老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怎么能说没有权利呢?”小拧子强调道。

    丽妃摇摇头:“那是以前,现在有了沈之厚,谁敢保证司礼监掌印的权柄跟以往一样?”

    小拧子低下头:“所以张苑回来后,马上去见沈大人,其实是想跟沈大人服软,以后都听从沈大人调遣……娘娘您是这意思吧?”

    丽妃淡淡一笑:“沈之厚这个人见到谁都会怀疑,他会相信一个曾害过他的人?张苑回朝,只能算是各方妥协的结果,谢阁老那边说得过去,陛下那边能得到银子也说得过去,而沈之厚要是也接受……这总比张永当司礼监掌印好得多吧?”

    说话时,丽妃用厉目打量小拧子,似乎怪责对方不听她的意见非要推举张永为司礼监掌印之事。

    当时小拧子跟丽妃承诺过,一切都听从丽妃安排,随后两人便在推谁出任司礼监掌印这件事上闹翻。

    小拧子道:“娘娘,现在说这些,太迟了点儿吧?姓张的都回来了!”

    丽妃道:“你现在巴望沈之厚帮你,张苑也是这么想的,张永或者李兴等人难道不同样如此?你小拧子还是要多斟酌一下,到底谁才是值得你真心投靠之人,别到最后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小拧子眼睛瞪得大大地,茫然地摇头:“奴婢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就算小拧子糊里糊涂,丽妃也不会给他解释,除了丽妃外没人知道沈溪跟张苑也就是沈明有的关系。

    丽妃掌握着一张王牌,当然要用在最合适的地方,本身她对小拧子也没有多大的信任。

    丽妃道:“这件事,你还是先把心安回肚子里,至少在张苑回朝初期,总要巴结着你,回头看看他送的礼是否到了你的宅邸。”

    小拧子神色间满是失落,低着头想心事,半晌才道:“娘娘,还有关于陛下定日期举行朝会却……”

    “那跟本宫无关,不要再说了!”

    丽妃直接打断小拧子的话,道,“回头本宫有机会见到沈大人时,或许会跟他说说,咱们三方连成一线,那才是最有利的局面,你认为呢?”

    小拧子琢磨一下,突然身体打个寒颤,不敢再多言。

    ……

    ……

    一直到黄昏时分,朱厚照才睡醒。

    此时张苑已从沈家过来,正在豹房正院等候面圣,而小拧子跟江彬却在内院朱厚照的寝殿门口等着。

    朱厚照坐起来,迷迷糊糊地问道:“什么时辰了?”

    四下一看,却连个伺候的太监和宫女都没有,恰在此时江彬快步进来:“陛下,已是申时中了。”

    朱厚照打了个哈欠:“未时了,外面天快黑了吧?时间还早!”

    快天黑都还早,江彬不知该如何应答,却见小拧子快步往前走上几步:“陛下,您忘了今日还有参加朝会之事?”

    朱厚照这才将眼睛完全睁开,打量门口的方向:“哎呀,还有这事儿?看看朕这脑子,光顾着睡觉,你们怎么也不提醒朕一下?”

    突然想到自己承诺了要开朝会,都这时间了,他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随即态度就变得轻松起来,道:“不过到这时辰,大臣们该走了吧。”

    小拧子道:“之前派人去问过,人还在奉天门前等着呢。”

    朱厚照眉头皱起,好像对于大臣们的停留不太满意,朱厚照正要说什么,小拧子又道:“陛下,张苑张公公从皇陵那边回来了,正在外等候求见。”

    这话马上将朱厚照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问道:“那他把十万两银子带来了吗?”

    小拧子想了下,这才说道:“说是已备好银子等人去运送……”

    朱厚照骂道:“一群不开眼的东西,有银子还不知道去接收?那可是十万两!江彬,你去把银子接回来,然后清点清楚。”

    江彬本以为这件事跟自己无关,突然间火便烧到自己身上,多少有些意外,正要说上两句,最好推辞掉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但见小拧子偷瞄自己,心有不甘,却依然恭敬行礼:“是,陛下。”

    朱厚照坐直身体,道:“去传话给那些大臣,让他们不用等了,朕隔日再开朝会,到时会通知他们。”

    一撩睡衣袖子,朱厚照双足放在木台上,已有起床的架势,马上有太监上前侍奉。

    小拧子道:“陛下,奴婢之前过去的时候,谢阁老对奴婢说,今日不见到陛下,他们便不会离开,奴婢也没办法。”

    朱厚照冷笑不已:“这群老家伙,一个个就会拿出这种死谏的态度威胁朕,一点儿都不知道变通……好吧,那就让他们先等着,朕要洗漱后才能过去,若是可以的话朕还准备再补个觉。”

    小拧子请示:“陛下,那如何回复那些大人?”

    “还能这么说?跟他们说,朕已经开始准备参加朝会,如果他们能等的话,就一直在那儿等着,若谁不想等可以直接走人。”

    朱厚照道,“至于几时能见到他们,可就说不准了,若明早才能看到朕……呵呵,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朕没强求谁。”

    “是,陛下。”

    小拧子意识到,皇帝又要给那些大臣下马威了。

    总归朱厚照胡闹惯了,现在说肯见,也算是对那些大臣的一种“恩赐”。

    小拧子心说:“就算有些大臣对于面圣没想法,总归谢阁老想见到陛下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