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2539章 节骨眼儿上

第2539章 节骨眼儿上

推荐阅读:庆余年  战气凌霄  帝临鸿蒙  火影之千叶传说  太古神王  巅峰玩家  超级仙学院  元尊  三寸人间  

    正巧,这时候金乌已经翻过了镜面。

    它做出这动作犹如人类跨栏,利落而优美,高达一丈的大鸟做出这动作来,居然轻盈得像掠过密林树枝的巧燕。它的双足紧紧缩在腹下,一旦翻越过去以后就顺势箕张,带着重重风声自上而下,扑向了

    扑向了长天。

    它临时切换了目标,不再抓向偷袭者,而改向长天。

    此时乌谬的戟尖已经刺入长天后心,紧接着就是顺势一搅!

    心脏是所有智慧生物的动力之源,遭此重创,巴蛇就算再强大,一身神能也只能发挥出十之六七。

    削弱了他,就是大大增强了己方的胜率。

    不过他长戟才刺入对方后背,即觉出了强大的阻力,每移动半寸都格外费劲,似乎自己搅动的不是血肉,而是粘稠已极的水泥。

    他当然明白,这是巴蛇依靠肌肉本身强大的力量阻住了武器的刺入。除开这样几乎将力量炼至巅峰的怪物,恐怕谁的心肌也不可能阻挡神器的切割。

    但对长天来说,哪怕他的肌体再强健,这样的椎心之痛也是半点不打折扣。以他的耐受力,这时俊面都不由得扭曲起来,却没有回首恋战,身形向上高高跃起!

    这势头极猛,他的气力又远胜乌谬,后者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这柄长戟竟然硬生生被巴蛇带得向上挑起。

    这人心房受创,属于乌谬的神力想必随着长戟的刺入在他心尖炸开,急速奔流去全身。这等情况下,巴蛇竟然还有如此强横的力量!

    长天跃起,金乌正好俯冲而下,巨爪探出,将他一把抓住。

    下一秒,两人与光同化,原地消失。

    金乌是光,无论乌谬造出来的空间再怎样重叠、扭曲、膨胀和变化,只要光能穿透,它就能毫无阻碍地穿行而过。

    广德识得厉害,颈上飞出一枚金镶玉牌,直接拦在眼前。

    这玉牌见风即长,甫一见光即放大成为四尺高、二尺宽的一面玉匾,一放出来即是光芒万丈,比午后的艳阳还要耀眼。玉匾上似是原本刻有四字,现在却只剩下了最上面的“广被”二字,以下的字迹却被抹平,只余一片白板。

    广被什么,苍生吗?

    在场众人自然没有这个闲心去猜。

    不远处的虚泫在拖住阴生渊的同时也始终关注这里,见这玉牌出世,不由得吃了一惊:“功德牌!”

    他见多识广,活过的年头又长,一下认出这在神境当中都属于稀罕已极的东西。功德牌是至善之人在渡过天劫以后,天道额外奖赏下来的宝物,能将此人积累的功德放大三倍致用。就虚泫所知,古往今来得过这样至宝的修仙者,总共也不超过十人,广德居然占了一枚。

    功德当然是个好东西,仙人之前有功德护身,则面临的天劫威力大减,成活率大大提高;升仙以后,功德也不是没用了,对于没有星力的神仙来说,积攒下来的功德可以在必要时直接转化为法力、神力,在探索无上大道时也更容易感悟天地至理。因此南赡部洲的神境都难以超然物外,至少要为本世界做些实事,这样在收集凡人信仰香火的同时,也顺手积累一点功德。

    广德这面功德牌上只剩上头俩字,下面的字迹被抹平,正说明他所作所为已经违背了接受天道奖赏时的初心,与天理背道而驰。只不过天道不是人,赏出来的东西可不好收回去。

    虚泫看到这块玉牌时只觉讽刺无比,广德身为战盟叛徒,已经站到了天道的对立面去,却居然用出天道奖赏的功德来抵御长天、金乌的攻击。

    天下种种荒谬,这个肯定排得上号。

    广德祭出此宝,却非意在转化其中功德值为法力,而是要凭它挡住来自强敌的惊天一击。这玉牌既然赏自天道,那么人间的武器就难以击破。

    替死人偶在一打照面的时候就已经用掉了,那么压箱底的保命之物,终于只剩下了这个。

    光的速度有多快?这世界大概还没人说得出来。广德的功德牌祭出是物随心动,一个念头的事,可它才刚刚放大形体,金乌就带着长天凭空闪现,极刁钻地出现

    在广德身后。

    哪怕他身经百战,惯性思维依旧让他下意识地防范来自前方的威胁,却忘了金乌既然可以化光飞行,那么却是完全有可能换一个角度,从后方偷袭的。

    在这一瞬间,双方位置对调,胜负几乎已成定局。

    功德牌还飘在前方,它毕竟不是广德的本命法器,用起来没有那么如臂使指。广德再想将它挪到后头去,也已经力不从心。因为,他感受到了来自后方森森的杀意。

    那杀意凝结如针,凝寒如冰,刺得他的后背都隐隐发疼,寒毛更是根根立起。

    好不容易逮着了这样的机会,长天怎可能不下死手?

    这一切变生肘腋,快得连乌谬和唐努尔都来不及再次施放空间神通,阴生渊则在更远之处,看起来都救援不及。

    节骨眼儿上的小小疏忽,就能要走神境一条命。广德真君只得暗叹一声“我命休矣”,而后黯然等死。

    可惜,可惜自己孜孜以求的还没有实现,一心向往的大道终点,也没有机会望见了。就这样撒手人寰,消散于天地间,他好不甘心!

    像是听到他内心的呐喊,空气忽然微微一颤。

    那动静极尽轻细,连花儿落下枝头带出的轨迹都比它明显。然而投入战斗的每一个人都立觉不妥。

    空气像胶水,要把每人都粘在原地;明明这里大能云集,个个都有惊天动地的本事,偏生举手投足倒像是要在刚刚搅拌好的水泥里行走,说不出的艰难滞涩。

    简言之,周围的一切,包括自己都慢下来了,那感觉倒和方才阴生渊的领域有些儿相似。诡异的是,大伙儿清楚分明地知道这一点,却好似魂体双分,身体不听使唤,先前那种圆融如意、行云流水般的战斗节奏一下就被打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