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零四章 珠后玄机

第一二零四章 珠后玄机

推荐阅读: 元尊   三寸人间   老婆是武林盟主   御鬼者传奇   超品透视   直死无限   重生之妖孽人生   太古神王   美国之大牧场主  

    大厅门外,一人缓步而入,借着烛光看清楚来人,齐宁骤然色变,失声道:“神神候!”却万万没有想到,从门外进来那人,竟然是神侯府神候西门无痕。

    西门无痕全身上下罩在一层厚厚的黑色棉袍里面,头戴棉帽,已经是冬夜,西北的气温极低,咸阳的人们都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服,西北的棉服自有特色,棉帽两边还有垂下来的护耳,乍一看去,西门无痕的打扮就宛若是街头行走的西北老汉,但是那张面孔齐宁一眼便即认出来。

    齐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西门无痕会出现在西北,脑子有些发懵,洪门道却已经快步上前,跪倒在地:“拜见神候!”

    西门无痕气色看起来还算不错,两手拢在袖子里,看了洪门道一眼,道:“老五,先起来吧。”

    洪门道起身来,垂手站在一旁,齐宁瞥了洪门道一眼,见洪门道神色镇定,也不知道是此人心理素质过硬还是早就知道西门无痕身在西北,面庞并无太惊讶的表情。

    他微微缓过神来,上前两步,拱手道:“岳父大人!”

    西门无痕微微点头,走过去在一张椅子坐下,齐宁看了洪门道一眼,洪门道终于道:“爵爷,神候数日前抵达,没有他老人家的允许,我不敢擅自泄露。”

    齐宁嗯了一声,西门无痕已经含笑道:“贤婿别怪他,老夫行走天下,也从不让人知道行踪。不过今晚约你相见的人,老夫也很有兴趣。”

    “岳父也想见他?”

    “老夫用不着见他。”西门无痕道:“老夫待会儿到屋顶上听你们说就好。大概的事情,老夫也已经清楚,北堂庆是北汉第一名将,如果他还活着,必须要让朝廷知道,眼下我大楚还没有一名大将能与他匹敌,若是他东山再起,对我大楚将是极大的威胁,所以他是死是活,定然要弄清楚。”

    齐宁微微颔首,西门无痕已经抬手示意他坐下。

    齐宁走过去在西门无痕对面坐下,问道:“岳父这一向身子可好?”

    “年纪大了,总有些不舒服的时候,那也没什么大不了。”西门无痕道:“你在短短时间内便拿下了西北,皇上果真是用人独到,你这次立下的大功劳,足以让锦衣齐家威风不灭。”

    今夜西门无痕冷不丁出现,齐宁内心到现在还是觉得大有蹊跷,暗想难不成朝廷派西门无痕前来还有什么机密大事不成?

    西北既然拿下来,朝廷得到消息,自然是要派出不少官员前来赴任,而且还会带来不少政令,齐宁在理政方面自问没有多少经验,而且也无心操持那些繁琐的政令,眼下也只是暂时稳住西北的局面,等着朝廷派人来料理。

    但西门无痕显然不是朝廷派来接替自己的人。

    西北距离建邺京城路途遥远,送去的奏折尚未到京城,隆泰自然不可能未卜先知就派人过来,而且西门无痕身为神侯府神候,也不可能前来坐镇西北。

    “如果不是五师兄和神侯府的人暗中相助,也不会如此顺利。”齐宁在西门无痕面前还是显得颇为恭敬,不但因为这是帝国老臣,而且毕竟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

    西门无痕微笑道:“如果不是你统领有方,就算他们相助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咳嗽一声,才道:“是了,有一桩事儿,老夫想问问你。”

    “岳父大人请讲!”

    “你可知道哲卜丹巴此人?”西门无痕问道。

    齐宁心下一凛,没想到西门无痕会突然提及哲卜丹巴。

    哲卜丹巴是大雪山逐日法王座下,本想在田府利用田夫人下毒控制齐宁,却反遭齐宁所制,而且被齐宁派人秘密看押,但却突然被人救走,齐宁当时就怀疑是神侯府的人所为,但苦于没有证据。

    今日西门无痕忽然提到哲卜丹巴,自然是让齐宁大感意外。

    他想了一下,才反问道:“岳父为何提及此人?”

    “老夫也不瞒你,你软禁哲卜丹巴,是老夫让人将他带走。”西门无痕很爽快地承认道:“如今他也在神侯府的手中。”

    齐宁苦笑道:“原来是岳父派人带走,我一直在好奇究竟是谁会对哲卜丹巴感兴趣。”

    “你可知道哲卜丹巴 是什么人?”西门无痕皱眉道:“你将哲卜丹巴软禁起来,可知道此事一旦传扬出去,会是怎样的后果?”

    齐宁肃然道:“岳父可知道哲卜丹巴做了什么?”

    “哲卜丹巴都已经招供。”西门无痕道:“你出使东齐的时候,正好大雪山的那些喇嘛也在东齐,他们从东齐得到了雪蚌,本是要带回古象王国,但却被人所盗,这事儿不假吧?”

    齐宁点头道:“确有此事。”心想西门无痕怎地会追究其此事来?又想他千里迢迢从建邺京城来到西北,该不会就是为了此事而来?

    不过马上又想到,如果西门无痕真的想追究此事,自己在京城的时候西门无痕便可以质问,又何需跑到西北来问?他此来西北,自然另有大事,只不过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忽然提及此事。

    “哲卜丹巴他们一开始都以为幽寒珠是被北堂风所盗,但后来却查明白,幽寒珠很可能是落入你的手中。”西门无痕凝视着齐宁:“老夫问你,幽寒珠是否真的为你所得,你要据实回答,不得欺瞒。”

    齐宁想了一下,才反问道:“岳父为何要调查此事?哲卜丹巴很肯定幽寒珠是在我的手中?”

    “老夫告诉你,幽寒珠乃是世间罕见的寒药,你可知道雪蚌只会出现在东海,而且只有水性最好的水手才能潜入下去,即使花费数年时间,也未必能够找到一只雪蚌。”西门无痕缓缓道:“最为要紧的是,并非所有的雪蚌都能产出幽寒珠,只有真正的雪蚌王才能蓄养珠子。你细细想一想,一颗幽寒珠又是何等宝贵?”

    齐宁知道幽寒珠产自雪蚌体内,不过倒也没有想到如此稀罕,他不知西门无痕为何会解释这些,弄不清楚西门无痕意图,便也不轻易开口。

    “逐日法王派出门人千里迢迢去东齐取珠,这幽寒珠对逐日法王自然是异常重要。”西门无痕叹道:“哲卜丹巴潜入京城对你不利,无非是希望能从你手里拿回幽寒珠,你将他软禁起来,一旦逐日法王得知,就是一场大纷争。”

    齐宁皱起眉头,西门无痕继续道:“如果你是其他人倒也罢了,可你偏偏是锦衣齐家的人,在我大楚谁都可以得罪逐日法王,却唯独锦衣齐家的人不成。”盯着齐宁眼睛,一字一句道:“更准确地说,唯独你齐宁不行!”

    齐宁神情肃然,道:“岳父是指剑神?”

    “原来你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西门无痕叹道:“只是你却不知,这天下间有五大宗师,那都是超凡脱俗的绝世高手!”说到这里,摇摇头,道:“他们的武道修为,已经不是以高手来论,而是另一个时间的人,或者说他们本不应该存在在这世间。也正因为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的武道修为实在太过恐怖,任意一人都可以搅动天下不安,所以五大宗师之间订立了龙山之约!”

    “龙山之约又是什么意思?”齐宁心里早就知道龙山之约大概是怎么回事,但龙山到底在哪里,五大宗师又如何订立了契约,他却实在不知其详。

    “龙山之约很简单,五大宗师都不可过问世俗尘事。”西门无痕道:“最为紧要的是,不得助力本国对付其他国家,一旦任何一名大宗师事涉国家纷争,那么其他四大宗师便可以联手将其诛杀。”

    齐宁心想如果不是龙山之约约束着五大宗师,只怕天下早已经大乱。

    “北宫和逐日法王当年是达成了约定,所以两国之间从来都是相安无事。”西门无痕道:“可是不问世间尘事,并不代表他们就诸事不问远离尘世,大宗师之间都是互相忌惮,却也都是互相小心。”顿了一顿,才道:“逐日法王并没有为难锦衣齐家,你却盗走了幽寒珠,这幽寒珠必然是逐日法王极为珍视之物,否则哲卜丹巴也不可能跑到建邺,不惜加害于你也要夺回珠子。”

    齐宁脸色更是凝重,烛火闪动,寒夜凄冷。

    “哲卜丹巴既然不惜得罪北宫,也要夺回珠子,你便知道那颗珠子有多重要。”西门无痕叹道:“你率先盗取幽寒珠在先,囚禁逐日法王的门人在后,老夫不知道消息是否传到大雪山,可是你自己想一想,如果大雪山那边知道这些事,逐日法王是否会就此罢休?如此一来,便挑起了北宫和逐日法王的纷争,一旦逐日法王真的要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齐宁心想看来这事儿还真是不小,不过幽寒珠被自己盗取,并无人亲见,至少大雪山的人并没有亲眼见到,否则当初贡扎西那帮人也不会一直盯着北堂风,既然如此,自己来个死不认账便是,毕竟幽寒珠已经融入自己体内,和自己的血液化在一起,大雪山那帮人就算认准是自己盗了幽寒珠,可是拿不出任何证据,如此一来,逐日法王也就无法理直气壮找北宫连城的麻烦——

    ps:跨年夜一直在码字,大家2019新年快乐,希望今年能够勤奋努力!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m 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